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14章 能够收买人心的,只有人心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(日ri)渐西斜,暮色四合。

    国师府衡芜院,此刻早乱成了一锅粥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色苍白,躺在东隔间小(床chuang)上,(床chuang)前围着京城中有名望的大夫们,这些人细声交谈,最后俱都摇首叹息。

    素问站在屋檐下,一张俏脸毫无表(情qing),只静静等着君天澜归来。

    下午,小姐问她是否能解这相思子毒,她回答说,凭着她的医术可缓解毒(性xing),但并不能根除毒素。

    世上能根除这剧毒的神医,据她所知,不超过五位。

    而其中一位,便是她那位隐居棉城的师父。

    当时小姐闻言,笑得腹黑,二话不说,便直接饮了那杯毒茶。

    乌黑的血液顺着白嫩的下巴蜿蜒而下,小姐将那杯茶好好搁在桌案上,当时她的神态,根本就没有一个小姑娘该有的(娇jiao)憨可(爱ai)。

    她说,只有国师真正心痛了,才会舍得对白珏儿出手。

    素问回想着,清秀的面庞染上一层寒意,小姐她,小小年纪便经历太多,以致如今的行事手段,几乎都是拿命在拼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,捏住空中飞过的一片梨花瓣,瞳眸中第一次有了茫然。

    她的主子,她效忠的对象,该是国师大人才对。

    可小姐把她当成可以信任的人,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小姐平(日ri)待她极好,她也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那么,这次中毒之事,她可不可以,更偏心小姐?为小姐瞒下她是故意中的毒,以便对付白珏儿?

    她正想着,添香和拂衣走过来,三人只一个对视,便将腹中所有心事做了交流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来时,早在前院就听顾明说,沈妙言中毒了。

    他大步走进衡芜院,素问上前一步,将下午的事说了一遍,唯独漏掉沈妙言故意喝下毒茶的事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脸上遍布寒意,大步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三名侍女对视一眼,便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躺在树上的夜寒望了眼放下的门帘,随手折了片绿叶衔在嘴中,双眼透过枝桠缝隙,望着那些漂移不定的白云。

    既是都决定向着沈小姐,那么,他也向着沈小姐好了。

    银钱什么的,终归收买不了人心。

    能够收买人心的,只有人心。

    东隔间内,沈妙言躺在小(床chuang)上,紧闭着双眼,面色苍白得令人心疼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进来,大夫们纷纷对他作揖行礼。

    他抬手示意免礼,到(床chuang)榻边缘坐下,沈妙言睁开一条眼缝,稚嫩的面庞很是憔悴,声音透着虚弱:“国师,我怕是要死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瞎说什么。”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握住她冰凉的小手,“放心,本座不会叫你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白珏儿带着阿彩匆匆赶来,她听说沈妙言中毒了,因此想要看她到底死没死,可见她还在同国师大人说话,不(禁jin)狠狠掐了下阿彩,眼底都是憎恶。

    这死丫头,怎么这般命硬,相思子毒都弄不死她!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沈妙言透过人群瞥见白珏儿,勉强支撑着坐起来,在白珏儿的视线里,轻轻环住君天澜的脖颈,“你会一直守着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(娇jiao)软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本座一直都在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轻轻拍了下她的后背,声音虽清冷,却叫人安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冲着白珏儿,扬起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    众人只当是这小姑娘被国师安慰了,所以高兴得笑了,可只有白珏儿看清了,沈妙言的眼底有多腹黑冷血。

    饶是见惯了(阴yin)谋与人心,她也(禁jin)不住往后退了一步,这个小姑娘的眼神,令人害怕……

    那是背负了鲜血和人命,亲眼见证最在乎的人离开世间,亲眼目睹最在乎的东西被毁于一旦,亲自品尝过从云间坠入尘泥的滋味,才会有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想要报复一切的冷血目光,同她稚嫩甜美的面庞形成鲜明对比,同素(日ri)里的活泼天真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叫人怀疑,她的心,严严密密,到底裹了多少层?

    而沈妙言毫不在乎白珏儿的心理状态,只轻轻环着君天澜的脖颈,赤/(裸luo)/(裸luo)地将他霸占,宣誓着这个男人,是她沈妙言的。

    “国师,你一定要查出凶手,为我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他耳朵边呵气,(热re)(热re)的,痒痒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让她重新躺下,替她捋开额前的碎发,“放心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两个字,让白珏儿整个人都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,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入夜之后,沈妙言睡在小(床chuang)上,双手捧着那颗七彩玲珑珠子把玩,圆圆的眼睛里一片复杂。

    国师他,到底会怎么做?

    没等她想明白,拂衣便匆匆进来,朝她行了个礼:“小姐,主子说,明(日ri)出发去巫山,寻找鹿神医为您解毒,让奴婢为您收拾行李。”

    “去巫山?!”沈妙言猛地坐起来,丢了珠子,满脸不爽,“他不查凶手了吗?去什么巫山,我不去!”

    正说着,君天澜进来,面容清冷:“素问说,你体内毒素还未根除,不去巫山治疗,你想做什么?凶手随时都能查,可你的(身shen)体,耽误得起吗?”

    凶巴巴的语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揪着被子,没精打采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黑金马车等候在国师府门前,三十六骑侍卫开道,君天澜带着沈妙言,一路浩浩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往巫山而去。

    从京城到巫山,大约要行两天路程。

    拂衣为沈妙言收拾了一个装满糖果、蜜饯、干(肉rou)条的木盒,沈妙言抱在怀里,望着车窗外逝去的风景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解毒固然重要,然而在她眼中,报复白珏儿其实更加重要。

    两天后,马车终于抵达巫山脚下。

    巫山脚下的小城称作棉城,民风淳朴,景色宜人,乃是世外桃源般的城镇。

    街道牌坊下,君天澜将沈妙言抱下车,当地的官员早已恭候在侧,正(欲yu)行大礼,君天澜抬手,声音淡漠:“本座不过是微服私访,你们做自己的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罢,牵了沈妙言的手,直接步入街道中。

    那几名官员对视一眼,茫然不知所措,最后只得试探着问夜凛:“这位小哥,国师大人这是何意?在下等早已备好府邸宅院,午膳等也已准备妥当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