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15章 一生一世一双人(上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有劳诸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夜凛朝几人拱了拱手,“只是大人此次来棉城,乃是为了一点私事,不会逗留太久。”

    几名官员面面相觑,可对方如此客气疏远,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得告退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跟着君天澜,好奇的目光扫过周遭的一切,但见这青石板街也还算(热re)闹,叫卖胭脂水粉、锦衣华服、水果点心等的摊贩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这街上无论男女老幼,脸上都挂着笑容,说话间俱都是一团和气,同京城的氛围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街角的杨柳闻风摇摆,叫卖杏花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经过,笑容甜美:“公子,要不要买一束杏花?早上新摘得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看过去,那杏花雪白,花瓣尖儿上还沾着露水,正散发出淡淡的怡人清香。

    她扯了扯君天澜的袖子,意思是想要。

    君天澜从袖袋里摸出半块碎银子,那小姑娘吓了一跳,连忙摆手:“不要这么多的!三个铜板儿就够了!”

    “拿着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那小姑娘接过,犹豫片刻,干脆将怀中的几束杏花都给了沈妙言,认真地对两人作了个揖:“这花儿不值钱,但愿姑娘能喜欢!”

    两人继续朝前走,沈妙言低头望着怀中的花团锦簇,(身shen)处这样安和的小城,叫人烦躁的心,也跟着这山水和杏花,一同平静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穿过长街,君天澜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,拐过街角,沿着一条土路,继续朝前走。

    土路两边是漫无边际的棉花田,三四月的天,棉花都开了,放眼望去,大片纯白,同天际的云朵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土路尽头,矗立着几间木制房屋,有大黄狗卧在门口,听见有生人过来,连忙跳起来,冲着二人狂吠。

    沈妙言(禁jin)不住抓紧了君天澜的衣裳,有些害怕地往他(身shen)后躲。

    从院子里走出来一个小少年,十岁的模样,周(身shen)的气质很是恬静淡然,声音清脆:“大黄,别叫了!”

    那黄狗子立即奔到他(身shen)边,很(热re)(情qing)地((舔tian)tian)他的手。

    小少年抬头看向君天澜和沈妙言,微微一笑:“两位是素问师姐介绍来找我师父的吧?请进。”

    说着,做了个抬手的姿势。

    沈妙言揪着君天澜的衣角,还有些怕那条大黄狗,小心翼翼跟着跨进门槛,又望了眼笑眯眯的少年,小声道:“国师,这个少年,看起来还(挺ting)稳重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就听见“哎呀”一声,那少年径直被门槛给绊了一跟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扶额:“当我没说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堂屋,一位(身shen)着绿色衣袍的老者,正端坐在上位,双眼炯炯有神,“这位便是国师大人吧?素问在信中提起,你十分有本事。老夫观你面相,果然非池中之鱼。但愿有一天,你能龙游九天。”

    这老人说话很直,丝毫不避讳,叫沈妙言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老者又转向沈妙言,只看了一眼,便笑道:“相思子毒?这可真是巧了,老夫正好得了株解相思子毒的药草,小丫头,算你命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不等君天澜和沈妙言开口,便吩咐那位少年:“阿瞒,领两位客人去隔壁厢房。”

    那少年应了声是,便笑着抬手:“国师大人、沈姑娘,请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说着,挑了侧门的布帘,正要跨过去,又被那门槛绊了一下。

    沈妙言憋住笑,一本正经地跟着君天澜迈了过去。

    厢房只有一间,绿纱窗,青竹(床chuang),圆木桌,素白帐幔,被衾整齐,收拾得很干净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说,这几晚,我同他挤一挤,不知国师大人是否能和沈姑娘挤一张(床chuang)?若是不行,那我和师父去客栈里住就好。”少年笑容温和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君天澜淡淡道。

    那少年便作了个揖,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奔到窗边,支起木窗,阳光落了满室,窗外栽着一树杏花,再远的地方,是同天际连成一线的大片纯白棉花田。

    “国师,我喜欢这里!”

    迎着和煦的(春chun)风,她开心大喊。

    君天澜找了个白瓷八棱瓶,倒了些清水进去,将买来的杏花插进里面,声音淡漠:“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而另一边,阿瞒回到老者跟前,“师父,两位客人已经安顿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点点头,慢条斯理地品着一杯茶:“你去我的药室里,把红木柜第三层放的青色药丸,用(热re)茶融了,给那个小丫头送去。这是解毒的第一步,可别弄错。”

    阿瞒立即点头,很快就去办了。

    药室光线昏暗,阿瞒擎着一盏烛台,念念叨叨:“黄木柜第三层……金色药丸?”

    这么念着,便走到最里面的黄木柜前,第三层果然摆着一粒金色药丸。

    他戴了手(套tao),将药丸小心翼翼放进一杯(热re)茶里,端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走到堂屋,又想起还未给国师大人泡茶,便急匆匆又泡了一杯,放到托盘上,一同端到厢房。

    他叩了叩门,听见“进来”的声音,含笑走进去,“大人,沈姑娘,这是(热re)茶。沈姑娘的茶水里放了解毒的药丸,师父说这是解毒的第一步,你快些喝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托盘放到桌上,正要端茶,却忘记了哪杯才是沈妙言的。

    他挠了挠头,目光落在右边那杯上,应该没错,就是这杯。

    想着,便笑着将另一杯茶递给君天澜:“国师大人,请。”

    他留在这里,跟沈妙言唠了一会儿嗑,才收拾了茶具,退出去。

    等他走到堂屋,便听见药室里发出一声咆哮:“小兔崽子,你给老/子滚进来!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快步进了药室,就对上那位鹿神医狰狞的脸:“我叫你拿红木柜第三层那颗青色药丸,你拿的是什么?!”

    阿瞒吓得要死,挠挠头,认真回想了一下,连忙拍了自己一巴掌:“师父,我拿的是黄木柜那颗金色药丸!”

    鹿神医几乎要晕厥过去,苍老的手扶着门框,一把年纪的人,孩子似的抬手抹眼泪:“那药乃是老夫的珍藏啊!你这小兔崽子,一百个你都不及那颗药丸贵!要完,要完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