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17章 我也想,待国师好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眼见着天色暗了下来,叫阿瞒的小少年过来叩门,请两人去堂屋吃晚饭。

    四个人围坐在一张方桌前,阿瞒的手艺很好,几盘菜色香味俱全,尽管朴素,却依旧叫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“这些菜蔬,都是我自己种的,刚刚才从地里摘回来,新鲜着呢。”

    他挠挠头,谦虚的笑容中,又藏着几分骄傲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只盯着最中间那盘红烧(肉rou)流口水,因为是客人,又不好贸然去吃,最后还是君天澜给她夹了一块。

    阿瞒做的红烧(肉rou)也好吃,沈妙言差点把舌头吞下去,努力在外人面前克制住馋相,却依旧在阿瞒惊讶的眼神中,连盛了三碗米饭。

    等吃饱喝足,天色彻底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木屋中,洗澡的地方是一口直径一米多的漆黑大锅,锅下烧柴禾,等到水烧(热re)了,便熄了柴禾,让人泡在里头。

    鹿沉吩咐阿瞒在锅中放了不少排毒的珍奇药草,沈妙言泡在里面,她第一次见识这样的泡澡方式,十分新奇,因此忍不住在里面摸摸那些药草,又玩玩水,直到水凉了都还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也要洗澡,他在外面等得急,隔着门帘,冷声催促:“你好了没有?!”

    “国师,水凉了,你帮我添些柴禾!”

    甜甜的声音传出来,叫君天澜又气又无奈。

    他走到灶洞前,却不知该如何烧火,将一堆柴禾都丢进灶洞里,因为塞得太实,灶洞中的火根本烧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见旁边竖着一根长长的吹气竹筒,便拿了起来,探进灶洞中,试图将里面的火吹旺些。

    然而一口吹下去,不见火旺,反而吸了不少锅灰出来,将一张冷峻精致的脸染得漆黑。

    他剧烈咳嗽着,抬起头,就瞧见沈妙言穿着雪白中衣,一边擦头发,一边笑嘻嘻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颇觉没面子,面颊一烫,站起(身shen),丢了竹筒,面无表(情qing)地试图为自己挽回一点颜面:“本座要沐浴,去把你的洗澡水倒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他沾满锅灰的脸,敛去小脸上的笑容,很认真地勾勾小手:“国师,你趴下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君天澜依旧没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趴下。”

    他挑着眉头,慢慢俯下(身shen)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伸出手,用自己干净的雪白衣袖,一点点,缓缓将他脸上的锅灰擦掉。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微动,就瞧见她那双琥珀色的瞳眸中,满是平静,和认真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国师待我好,我也想,待国师好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眼帘,凝视着君天澜的眼睛,温(热re)的指尖抚摸过君天澜的眉眼与唇角,在烛火明灭的房间里,甜甜一笑。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,紧盯着她的双眸,平静的心,再度被打乱。

    她的中衣领口敞着,一痕雪白露出,像是(诱you)惑。

    君天澜直起(身shen),余光扫到那痕雪白,伸出手,缓缓替她扣上盘扣,那么自然,没有任何占便宜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小心翼翼的姿态,更像是,对待一件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沈妙言低头望着他修长的手指,心底弥漫开一股异样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君天澜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去房间睡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深深看了他一眼,才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她躺在(床chuang)上,木窗仍旧大开着,此时正值三月尾,一轮弯弯的月牙儿高挂夜幕之上。

    那夜幕透着浩瀚无垠的深蓝,星河流转间,像是能将人的魂魄沉溺进去。

    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,君天澜擎着一盏烛火,(身shen)着宽松的中衣进来,见她还没睡,便将烛火放在桌上,走到(床chuang)边,掀起外面的被子躺进去:“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同他睡两个被窝,(禁jin)不住往他(身shen)边挪了挪,声音轻软:

    “国师,若我大仇得报时,你(爱ai)上了我,那,你能和我一起到这个地方来吗?咱们就住在棉城,每(日ri)晨起而作,(日ri)落而歇,耕田织布,做一对不问世事的夫妻,可好?”

    君天澜侧头看她,但见她的瞳眸,是蜜糖一样的琥珀色。

    大约是刚吃过糖果,那张红润润的小嘴,呼出的气息十分香甜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轻轻将她额前的碎发捋到耳后,“到时候,再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帐幔顶部,眼中渐渐盛满憧憬:“棉城很漂亮啊……到时候,咱们也建一座小木屋,依山傍水,前面是一望无际的纯白棉花田,再远的地方,是安宁祥和的小镇。”

    “再养一只像大黄的狗,等你傍晚回来,大黄跑出去迎接你,我在家做好了可口的饭菜,系着围裙,扶着门框等你,多好……国师,咱们以后,一定要回棉城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说完,浅浅地笑了,转头望向君天澜,却见他阖着双眼,呼吸均匀,俨然是睡着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不爽地冲他扬了扬小拳头,侧(身shen)向里,怀着小小的梦,很快睡过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,静默良久。

    君天澜缓缓睁开眼,薄唇轻抿,凤眸幽深,从喉咙中发出两个低沉的音符: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桌上的烛火逐渐燃尽,落在那双漆黑的瞳眸中,火光渐渐小了,最后化为一点,寂静地熄灭。

    那双瞳眸中,便只剩无边无际的黑暗。

    翌(日ri),清晨。

    几只黄鹂鸟拖着滚圆的(身shen)体,在窗外的杏树间蹦跶,叽叽喳喳的,偶尔梳理一下有着绸缎光泽的羽毛。

    沈妙言被吵得烦,猛地抽出君天澜的枕头,朝着窗户砸过去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君天澜睁开眼,点漆般的瞳眸注视着帐幔顶部,“为什么要砸我的枕头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还要接着睡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了揉睡乱的头发,侧(身shen)向里躺下,捂住耳朵:“别吵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长本事了!”君天澜坐起(身shen),直接推开她的小手,拧住她的耳朵,“起来,伺候本座梳洗。”

    “疼!”沈妙言强压抑住起(床chuang)气,被揪着耳朵坐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松了手,重复了一遍:“伺候本座梳洗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揉着惺忪睡眼,君天澜盯着她,这小丫头晚上毫无睡相,头发都睡偏了,鸡窝似的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那眼角,隐约还沾着眼屎,(身shen)上的中衣松松垮垮,露出半个雪白香肩,毫无世家贵女的矜持模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