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19章 国师眼中映照出的,是什么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望向窗外那些懵懂的面庞,和那些天真无邪的目光,一颗心像是被什么触动,莫名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而今天,是他们留在棉城的最后一天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沈妙言躺在(床chuang)上,辗转反侧,怎么都睡不着。

    尽管只在这里住了短短几天,可是她已经深(爱ai)上了这座依山傍水的小城。

    恍惚中,那些小孩们懵懂的面庞又出现在脑海里,真想要,为他们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黑暗中,她睁开双眼,眼下一片青黑,完全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国师。”她轻声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侧(身shen)向外、一手托着脑袋的男人,轻轻应了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起来,亲昵地晃了晃他的胳膊,“咱们出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,现在是两更天。”拒绝得淡漠直接。

    沈妙言摇胳膊的手顿了顿,随即爬过他的(身shen)躯,跳下(床chuang)穿好鞋袜,借着清透的月光,穿好外裳,又从衣架上拿了他的衣袍,晃了晃他:“国师,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闭着眼睛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“国师,我想看萤火虫。”沈妙言趴在(床chuang)边,小脸凑到他那张冷峻精致的脸前,伸出手,摸了摸他的睫毛,“国师,陪我去看萤火虫,三四月的萤火虫最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沈妙言唤得千回百转,伸手攥住一缕他的长发,往小手指上缠绕,“国师,陪我去看萤火虫!”

    君天澜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,是她稚嫩清秀的面庞,和那双蜜糖似的瞳眸。

    那瞳眸温柔似水,带着一点乞求,像是平静湖面漾开的微小涟漪。

    心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,面对这样的目光,他甚至无法说出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他坐起(身shen),沈妙言便欢天喜地的给他穿衣,又拿了桌上的墨玉发簪为他挽发。

    两人悄悄出了门,月色如清水般澄澈,落在棉花田里,莹白一片,如梦似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提着灯笼,一手牵住君天澜的衣袖,兴奋地进了棉花田。

    这些棉花树比她还高,枝头堆霜砌玉,却又软绵绵的,像是(春chun)(日ri)里的一场暖雪。

    顶上还有将开未开的棉桃,一点白棉花从裂开的棉桃中膨胀出来,生命的张力在此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长头发整齐地散在脑后,她随手摘了一朵棉花,递给君天澜:“国师,为我簪花吧?”

    “哪有人簪棉花的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沈妙言仰起小脸,“国师知道棉花代表什么吗?阿杏今天告诉我,棉花在棉城,代表珍惜(身shen)边人。国师,你要珍惜我。我也会,珍惜国师。”

    稚嫩的声音,却包含着无边无际的甜暖,像是在阳光下的麦芽糖,包裹着君天澜的心,一同融化变暖。

    夜风轻盈,君天澜接过那朵棉花,轻轻别到她的鬓角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棉花田中自由地转圈:“国师,我好看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看着她,无数萤火虫从田地里飞出来,遍野都是金色和绿色,似是在同月辉一争光芒。

    可饶是月辉再亮,又如何亮得过这小丫头的双眸?

    他抿了抿薄唇,沈妙言突然扑到他怀中,张开双臂,抱住他的腰,将半边脸贴到他(胸xiong)口: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她贴了一会儿,忽然仰起脸,同他对视。

    四周白茫茫都是棉花,微风吹来,像是白色的大海泛起波浪。

    良久的无言,沉默的对视,两人的心跳,渐渐加速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这一刻,忽然确定,自己的心跳的原因,是因为喜欢。

    喜欢这个小姑娘疯癫傻笑不守规矩,喜欢这个小姑娘摆架子闹脾气,喜欢这个小姑娘的腹黑和伶俐。

    远处的溪水映照出瑟瑟明月。

    灯笼映照出扑向火焰的飞蛾。

    沈妙言抓住君天澜的衣袖,面上半分笑容都没有,只凝视着那双幽深凤眸,呢喃出声:“那么,国师眼中,映照出的,是什么?是江山社稷和黎明百姓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我?

    君天澜伸出手,指尖缓慢地流连过她的面颊,想说什么,却终究是无言。

    等她报完仇,他很想陪她隐居于此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(身shen)份,不(允yun)许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沈妙言那充满期望的双眼,一点点黯淡下去,果然,她在国师心中,占据的地方,尚还很小。

    今宵月明。

    君天澜走在田埂上,缓步往木屋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灯笼跟在他(身shen)后,低垂着脑袋,周遭的萤火虫也不能使她高兴。

    快走出棉花田时,君天澜忽然顿住步子,沈妙言没注意,直接撞上了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头,君天澜转过(身shen),抬头望了眼明月,伸出手,在空气中握住什么,继而又缓缓张开五指:“沈妙言,你说,我这样,抓住的,究竟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怔看着他,“是……月光吗?可月光,是抓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月光和时间,都是抓不住的。它们从我的指缝中流走,即便再次去抓,也不是之前的那一束月光,更不是刚刚那一瞬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凝视着她的眼眸,下一瞬,忽然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手很小,同他修长的手指相扣,却莫名相衬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月光和时间我都抓不住,我能努力抓住的,只有人心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清冷,却透着致命的(诱you)惑。

    像是美丽却有毒的蛇吐出长长的红信,(诱you)惑着眼前的猎物。

    沈妙言瞳眸倏然放大,与他相扣的手掌,不(禁jin)渗出细密的汗珠来。

    他的双眸那样黑沉,无边无际,月光也无法洒落进去。

    像是他黑暗的过往。

    像是她一旦参与其中,今后,便会再也无法脱(身shen)。

    沈妙言攥紧的手逐渐放松,她什么都没有说,就这么由他握着手,缓缓往木屋而去。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国师府的马车停在木屋前,阿杏和阿瞒依依不舍地送沈妙言上车,阿杏又送了她一枝杏花和一粒糖果。

    马车路过镇上的青石板街时,沈妙言看到昨天站在窗外听课的孩子们,含泪站在路边,纷纷对马车作揖,你一言我一语的,似乎是感谢国师为他们请来了私塾先生。

    她转向君天澜,却见他闭目养神,好似这好事不是他做的一般。

    阳光从车窗洒进来,她摊开手掌,掌心的糖果散发出(诱you)人的光泽。

    她将糖果扔进嘴里,眉眼弯弯,真甜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