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21章 红豆虽无毒,相思却有毒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此时的后院厢房中,白珏儿镇静地挑了(套tao)崭新的浅蓝色襦裙,挽了水红色轻纱披帛,打扮明艳。

    她带上阿彩,往花园而去。

    阿彩攥着衣角,颇有些忐忑:“小姐,若国师大人查到是咱们下的手,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凭大人的本事,早就知道是咱们下的手了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端着白玉小碗,悠闲地将鱼食洒进湖面,漆黑的双眼没有一丝波澜,“可是,别忘了,咱们背后是白家。大人在朝堂一手遮天,但白家,是楚国首屈一指的富豪。大人不会蠢到,为一个沈妙言,对上白家。”

    阿彩皱着的眉头放松开来,“小姐说的是,奴婢倒忘了这茬!想来这事儿,大人是打算就这么算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顿住步子,只见前方湖畔,一个(身shen)着素白衣衫的小姑娘坐在大石头上,正拿着鱼竿垂钓。

    她戴了斗笠,即便白珏儿看不清她的面貌,却也知道她就是沈妙言。

    白珏儿的手紧了紧,就听见她幽幽开口:“红豆生南国,(春chun)来发几枝,愿君多采撷,此物最相思。红豆,又名相思豆,如此美好的名字,却被人用来做毒药名称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着,缓缓摘下斗笠,偏过头,含笑望向白珏儿。

    那张尚未长开的面容稚嫩清秀,琥珀色的瞳眸透着(春chun)(日ri)的瑰丽,肌肤白嫩,即便没有表(情qing),红润的嘴角也总是微微翘起。

    阳光落在她精致的眉宇间,她展颜一笑,宛如一朵雪芙蓉的盛开。

    (日ri)后的倾国倾城姿容,此时已可窥得一二。

    白珏儿的手紧紧攥起,去年见到这个小姑娘时,她看起来还很幼稚,容貌也仅仅称得上可(爱ai),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若是让她继续生长下去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白珏儿稳住心神,声音轻慢:“红豆虽无毒,可相思却有毒。能够腐蚀人的心智,叫人做出不该做的事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继续往前走,与沈妙言错(身shen)而过:“沈小姐可要当心了,将来,还不定会发生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握着鱼竿,对白珏儿的张狂只是抱之一笑:“我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现在不动白珏儿,不过是为着国师罢了。

    若是没了白家,白珏儿又算什么?

    (春chun)(日ri)的暖阳洒在她洁白的面庞上,她盯着湖面,侧脸精致却冷漠。

    第二(日ri)。

    国师府风平浪静,白珏儿照旧在清晨起(床chuang),如往常一般唤了声“阿彩”,却不见她进来。

    她蹙眉,有些生气,又唤了好几声,却还是不见人来。

    她下了(床chuang),正要发火,一名小丫鬟哭着推门跑进来,噗通一声跪下:“小姐,阿彩姐姐她,没了!”

    白珏儿呆愣几秒,满脸震惊:“你说什么?!”

    小丫鬟被吓坏了,一把鼻涕一把泪,战战兢兢道:“奴婢早上打了(热re)水,等阿彩姐姐起(床chuang)用,可是等了许久,也不见她起来。奴婢心中奇怪,就去唤她,却怎么也唤不醒。奴婢害怕,试探了下她的鼻息,竟是一丝气儿都没有了!”

    白珏儿坐在(床chuang)上,目光平静地投向窗外,“找人检查她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她如往常一样起(床chuang)梳洗用膳,正优雅地喝着燕窝时,一名嬷嬷走进来禀报,“小姐,奴婢查看了阿彩的(身shen)体,并无一丝伤痕,大约是睡梦中暴毙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珏儿漫不经心地应了声,抬手示意她退下,“本小姐(身shen)边不能没人伺候,嬷嬷替我找个能干的,提拔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那嬷嬷应是,很快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白珏儿一勺一勺用着燕窝,尽管阿彩从小就跟着她,可于她而言,终究只是个奴婢罢了。

    在她眼中,丫鬟等同于私有物品。

    若是没了,那便再买一个好了。

    她并不怜悯阿彩,她只是在想,阿彩真的是暴毙的吗?

    沈妙言前脚回府,后脚阿彩就死了。

    这让她,不得不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她搁下燕窝碗,擦了擦唇角,想起前些时(日ri)去街上买东西时,遇到的女人,清秀的脸上便浮上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此时的衡芜院书房中,沈妙言抱着医书坐在软榻上,却聚精会神地盯着窗前飘飞的棉花帘子发呆。

    一旁看书的君天澜目光瞟过来,抬手往她脑袋上一敲:“发什么呆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凑到他(身shen)边,“国师,白珏儿(身shen)边那个叫阿彩的侍女,忽然就没了呢!听说(身shen)上一点伤口都没有,说是暴毙,真可怕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容淡漠:“好好读书,别管这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沈妙言重新将书翻开,却总觉得什么地方怪怪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京城中的长公主府。

    楚珍慵懒地坐在梳妆台前,张敏战战兢兢为她梳头,眼底都是恐惧。

    她被父亲逐出家门,前些(日ri)子用一顶粉轿将她送到这儿,还未见着沈峻茂的面,就直接被宫女们送到楚珍的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这些天,她过着生不如死的(日ri)子,不仅房中的活儿都交给她做,还得每(日ri)伺候楚珍,稍有不顺心,动辄打骂,根本就不把她当人看待。

    稍感欣慰的是……

    她摸了摸肚子,自婚宴上那一次之后,她便怀上了沈峻茂的孩子,如今已有一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诞下孩子,就一定还会有机会!

    楚珍盯着镜中她的小动作,冷笑一声:“张敏,你又在打什么算盘?你是不是又想谋害本公主?!”

    “妾(身shen)不敢!”张敏连忙低头屈膝行礼,眼眸流转间,却想起前些天,在街上遇见的白珏儿。

    她轻声道,“其实,妾(身shen)进府,与沈公子做出那等不要脸的事,完全都是受沈妙言唆使。据妾(身shen)所知,也是沈妙言害得公主无法嫁给国师大人。说到底,公主与妾(身shen),有着共同的敌人呀!”

    楚珍把玩着一根金凤衔珠发钗,瞳眸微动,觉得张敏说得甚是有理。

    张敏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神色,轻声道:“如今正是四月天,妾(身shen)瞧着长公主府的花园里,牡丹开得极好,不如公主以举办花宴为名,请京城中的贵人们来,趁机对沈妙言下手?妾(身shen)愿意为长公主所驱使呢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