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25章 杀气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时温倾慕还只有十五岁,听着祖父这些话,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而她那不成器的父亲,从屏风后走出来,哭着要给她下跪:“女儿,我不想进大牢啊!当王妃娘娘多好,你有什么不满足的?!我养你这么多年,你便回报我这一回吧!”

    她低头扶着父亲,什么都没说,也没有任何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与楚随玉的亲事,便就这么订了下来。

    原以为楚随玉娶她,好歹该是喜欢她的。

    可他却从未碰过她。

    像是买回来的摆设,放在那里徒增美观。

    她想着,精致的唇角浮起一抹浅浅的笑,说来可笑,她与她的夫君最亲近的一次,乃是那夜元宵望川楼上,她拨断琴弦,他俯(身shen)吻她。

    (春chun)风中,她托着腮,表(情qing)寂寥至极。

    远处的亭台楼阁之上,(身shen)着墨绿色长衫的男人擎一盏酒水,柔和的目光,静静注视着温倾慕的面容。

    那双眼含着太多(情qing)愫,像是和风漾开了(春chun)水,点点涟漪,都是深(情qing)。

    他将温府最美的一朵海棠摘回了王府,却不曾好好温柔待她。

    他对每个女人都可以笑意盈盈,都可以温柔体贴,唯独对她,除了尊重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她一定以为,他是不喜欢她的吧?

    薄唇扬起一个弧度,他饮尽杯中酒,目光在一瞬间变得复杂难测。

    温倾慕离开之后,花容战在藤萝花架下的藤椅上落座,桃花眼平静中透着怜惜与不忍。

    沈妙言无意参与他的(爱ai)(情qing),悄悄转(身shen)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花容战却忽然出声:“沈丫头,你说,(爱ai)(情qing)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手紧了紧,抬头望着馥郁的紫藤萝花串,指尖拂拭过那些鹅黄的花蕊,轻声道:“我觉得,想要跟他在一起,一直一直在一起,就是(爱ai)(情qing)吧?”

    一直一直,在一起?

    花容战抬眸看她,这小姑娘还未长大,心智还未成熟,却似乎比他们看得都要明白。

    什么是(爱ai)(情qing)呢?

    无论发生什么,都想要跟她在一起,不就是(爱ai)(情qing)吗?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望了眼花容战,但见他那张妖冶的脸上挂着一抹轻笑,像是嘲讽,像是叹息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小嘴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等到了席位,她在君天澜(身shen)后跪坐下来,附耳轻声:“花狐狸说,顾钦原已经掌控了白家商户三分之一的要员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将剥好的橘子递给她。

    旁边的白珏儿见状,心底不(禁jin)涌上一层嫉妒,目光流连过沈妙言的衣裳,歹念顿起,端着一杯酒笑盈盈上前:“妙言,说起来,咱们认识这么久,从未一同喝过酒呢。这一杯,我敬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微微一笑,正要端起面前的酒盏,君天澜按住她的手,“在外面,不许喝酒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的表(情qing)一僵,国师大人,这是何意?

    她的手举在半空中,觉得尴尬,于是堆起一脸笑,勉强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:“那么,不如大人代妙言喝一杯?”

    君天澜因为白珏儿下毒谋害他家丫头(性xing)命一事,着实恼怒这个女人,若非顾钦原要求,他是正眼都不会看她的。

    闻言,他只淡漠地盯着场内舞姬,仿佛根本没听见她的话。

    白珏儿自讨个没趣儿,一张脸通红通红,只得悻悻放下手,心里更是恨毒了沈妙言。

    正好楚珍与沈峻茂等人过来,她抬起眼帘,眸中掠过光彩,立即拉了沈妙言,笑道:“咱们一同去给长公主(殿dian)下见礼吧?”

    见礼?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冷笑,她不和楚珍拼个你死我活就不错了,还见礼,见哪门子礼!

    这么想着,目光在触及到白珏儿躲闪的眼神时,却瞬间明白,这女人是想借着将她拖到场中的机会,弄坏她的衣裙,让她出洋相。

    于是她笑得花枝乱颤:“好啊,走,咱们去见礼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诧异于她的配合,却很快将这诧异抛到脑后,急不可耐地起(身shen)同她步入场中。

    此时舞姬们都退了下去,场中只剩这二人,轻易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白珏儿心中狞笑,故意落后半步,伸手去拉沈妙言的衣裳:“妙言,你走那么快做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,状似无辜:“快吗?”

    白珏儿怔了怔,为什么,这丫头的衣裳没被撕破?

    嬷嬷不是说,她偷偷进了绣房,将这丫头新衣裳的针脚都挑断了吗?

    沈妙言扬起一抹天真可(爱ai)的笑容,伸手就去拉白珏儿的衣裳:“白姐姐,你不是说要给长公主见礼吗?快些呀!宴席都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众人只听得“嗤啦”一声,白珏儿那(身shen)粉紫色上衫,忽然就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将手中的碎布丢到地上,震惊地往后退了一步,像是犯了错的小孩儿,眼圈一红,就跑到君天澜(身shen)边:“国师,白姐姐的衣裳,她的衣裳……”

    她将白珏儿一个人丢在场中,白珏儿上衫破烂,露出水红色鸳鸯戏水肚兜,雪白饱满的****呼之(欲yu)出。

    白珏儿怔愣片刻,猛地尖叫出声,“都不准看!你们都闭起眼睛!”

    这样的场合,寻常丫鬟是不准跟进来的,她抱着(胸xiong),一张白嫩的面颊涨得通红,只觉旁观者的目光像是刀子,一点一点,在她(身shen)上凌迟。

    “切,一个商户之女,凭什么命令咱们?”

    “衣裳哪儿那么容易撕坏,定是她自己不知检点,故意这么露给男人看的!”

    一些官家小姐本就瞧不起白珏儿,见她如此嚣张,不(禁jin)纷纷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白珏儿孤零零站在场中央,她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,又没人帮她,眼泪不(禁jin)啪嗒啪嗒掉下来。

    楚珍不屑地瞥了她一眼:“张敏,这就是你说的好帮手?真是跟猪一样,一点用都没有!”

    张敏连忙下场,亲自拿衣裳给白珏儿裹上,又让丫鬟带她下去更衣。

    她返回座位,对楚珍小心翼翼地赔笑:“定是沈妙言察觉到了不妥,才将计就计,顺手陷害白珏儿的。长公主不必担忧,妾(身shen)还有一计,并未使出呢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楚珍翻了个白眼,“若是没用,仔细你的皮!”

    她坐在中央,张敏垂下头,眼角余光瞥向坐在她另一边的沈峻茂,露出一脸的柔弱无助。

    沈峻茂对她的可怜视而不见,左眼圈淤青着,不时抬手摸摸差点被楚珍打断的肋骨,畏畏缩缩的模样,哪里还有半分昔(日ri)的俊秀潇洒。

    而下方,君天澜面容淡漠,眼底却隐隐弥漫着杀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