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27章 罪孽太深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白珏儿愣了愣,想起在场中,张敏为她披上外裳的事儿,不由尖叫:“沈妙言,你少诬陷我!当时众目睽睽,我怎么可能对她做手脚?!”

    众人又转向沈妙言,沈妙言笑容单纯天真:“那,就搜咱们两个的(身shen)好了。不过,得由素问和金珠两人一起搜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见她说的如此坦((荡dang)dang),心中本是一喜,正想着沈妙言竟然这样蠢笨轻易就让人搜(身shen),可转念一想,若沈妙言察觉到她在她的衣服上动了手脚,那么,那腰封中的药粉……

    她的脸色倏然变得惨白,正要对楚珍使眼色,对方脸上的欢喜挡都挡不住,一扬手:“给本公主搜!”

    端得是毫无脑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丫鬟们立即搭起布帘,隔开众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素问动作很快,三两下就从白珏儿腰封中搜出了药包。

    她当众拆开药包,只嗅了嗅,便淡淡道:“落胎粉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理了理衣襟,从容不迫地从布帘后走出来,凉凉的目光扫过惊愕的楚珍和张敏,“如此,是否能证明我的清白了?”

    白珏儿扑通一声跪坐在地,满脸震惊。

    她输了吗?

    她输给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小丫头了?!

    正在这时,忽然有小丫鬟尖叫了声:“张姨娘!血流出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转过视线,只见张敏(身shen)下,有大片鲜血在裙子上晕染开,乍一眼看去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张敏缓缓低头,望着那些血液,呆愣片刻,猛地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她明明命人在茶水中放的是令人肚疼的药,怎么会,怎么会流这么多血?!

    她紧紧攥着裙摆,因为害怕,双腿都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想起一个人,她缓缓抬眸,只见楚珍坐在石凳上,满脸不屑,眼底,更是没有半分意外。

    她的心颤抖得厉害,是楚珍吗?

    是她吗?!

    她偷换了药粉,真的害她堕了胎?!

    这一刻,恐惧蔓延至四肢百骸,汗毛倒竖,脊背逐渐爬满凉意。

    就像是口渴之时,想伸手去摘树枝上一颗鲜艳的果子,在触及之后,却发现那果子是皮色鲜艳的毒蛇盘踞而成。

    毒蛇的牙深深嵌入手背,下一刻,便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,不过是想害沈妙言,而已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她盯着(身shen)下那些血液,几乎要疯了,那是,她流掉的孩子啊!

    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是沈峻茂,他盯着那些鲜红的血液,模模糊糊的知道,自己的一个孩子,似乎就这么没了。

    尽管不喜欢张敏,可亲眼看着这一幕,心中,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儿。

    他急忙上前,将张敏打横抱起,好歹有了一丝男人的气概,怒吼道:“还不快找大夫!”

    说罢,便匆匆抱着她往远处的院落而去。

    楚珍回过神,一张俏脸上立即流露出不爽,这个该死的沈峻茂,(身shen)为她楚珍的男人,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下抱其他女人,简直该死!

    她毫无尊重沈峻茂的念头,冷声吩咐道:“金珠,带人去把沈峻茂给本公主拦下!本公主才不管张敏的胎,沈峻茂既然是本公主的男人,就得离旁的女人远些!”

    金珠正要应是,张璃适时站出来:“长公主(殿dian)下,舍妹(情qing)况严重,刻不容缓,还望长公主能够通融一二!”

    说着,蹙起精致的眉尖,对楚珍行了标准的屈膝礼。

    这副姿态宛如弱柳扶风,微风将她的发丝吹得稍显凌乱,却自有一种自然美,叫在场的贵公子们有些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沈妙言挑着眉头,嫌弃地看了她一眼,走到君天澜(身shen)边,拉住他的大袖:“国师,咱们去看看张敏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跟着她离开,她仰起头,小小声:“不许你看张璃,她老是想装好人,吸引你的注意。刚刚张敏流那么多血,她一点反应都没有,现在才站住来说事……可见,并非真心在乎张敏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她一眼,薄唇抿着一丝笑:“本座不看就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心中得意,连带着脚下步伐都轻快许多。

    楚珍盯着他们二人的背影,即便如今嫁了人,可是国师那么优秀,只是这么看着,便令她心旌摇曳。

    也不知,国师若是在(床chuang)上,又是怎样一番表现……

    她想入非非,目光最后落在白珏儿(身shen)上,懒得管她与张敏这档子破事,趾高气扬地去追沈峻茂和张敏他们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跨进房屋门槛,里面几名大夫正给张敏开药。

    她看见沈峻茂颓然地坐在大椅上,张敏肚子里的孩子,大约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楚珍追了来,也不管张敏,只揪住沈峻茂的耳朵,拎着他往外走:“本公主说过,不准你和她接触!再让本公主看见你同任何女人接触,本公主剁了你那玩意儿!你听见没?!”

    屋外聚集了这次花宴的所有客人,沈峻茂在人前被如此羞辱,只恨不能一刀结果了楚珍。

    然而他到底不敢说什么,只唯唯诺诺,眼泪差点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他这副模样,以后该怎样步入仕途,该怎样去做高官。

    总之,他觉得楚珍不死,他这辈子便都毁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屋内,张敏躺在(床chuang)上,一张脸苍白得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沈妙言毫不避讳满屋子的血腥气息,走到(床chuang)边,静静俯视着她:“即便陷害人,也不该拿孩子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张敏虚弱地睁开眼,盯着帐幔顶部,瞳眸中,满是泪花。

    “我与你,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。”沈妙言的指尖漫不经心拂过帐幔,“与你有直接利益冲突的,是楚珍。”

    张敏哽咽着,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进绣枕里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并不是什么想要用断肠草取人(性xing)命的恶人,她只是个失去孩子的母亲。

    沈妙言转过(身shen),“楚珍也并非无懈可击,譬如……她肚子里的孩子,果真是沈峻茂的吗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凉幽幽的,却直击人心。

    (床chuang)上的张敏瞳眸倏然放大,震惊地望向沈妙言,对方背对着她,看不出任何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屋中沉默良久,沈妙言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她跨出门槛,望了眼(春chun)(日ri)里湛蓝的天空,大人造的孽,却叫孩子来偿还……

    张敏和楚珍的罪过,太深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