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32章 好戏开场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江风拂面,她冲着他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那(身shen)着墨绿色锦袍的男人便也一笑,摇着折扇,目光无论触及到何方,都是温柔缠绻的模样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着君天澜进了一座酒楼,她完全无视白珏儿,只拉着君天澜絮絮叨叨:“国师,咱们去年端午是在画舫上观看龙舟赛的,我赢的银子,你都还没给我呢!”

    (娇jiao)软的语气,稚嫩无邪的面庞,她看起来像是不问世事的深闺小姑娘,(娇jiao)嫩的花儿般,令人怜惜。

    而不施脂粉、青衣白裙的小模样,更让她看起来仿佛不食人间烟火,干净纯粹。

    白珏儿坐在桌边,盯着沈妙言,莫名的,突然就自卑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还没长开,尚还及不上京城中如张璃、楚珍等女子明艳饱满,可她(身shen)上,偏有一股独特的气质,像是在国师大人(身shen)边呆久了,自然而然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清贵、淡漠。

    这样的气质,不是寻常世家能够养出来的。

    更别提,她这样出(身shen)商户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腕间冰凉的红玉缠金丝镯子,从小到大,她不在乎金钱却又最在乎金钱,金银堆里泡大的姑娘,不曾读过几本书,学到的永远都是如何丈量人心、如何赚得利润。

    人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大抵便是这个道理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目光复杂。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窗边,被沈妙言吵得烦了,便从袖袋里取出一张银票:“去楼下,压一个赢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捧了那张百两面额的银票,眨巴眨巴圆眼睛:“多余的钱,可以买一串冰糖葫芦吗?”

    “只许买一串。”

    糖葫芦对牙齿不好,他是不喜欢小丫头吃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便兴高采烈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白珏儿依旧坐在桌边,静静凝视着君天澜的背影,刚刚这两人说话,周(身shen)似乎总有一层结界,容不得他人插入。

    现在,沈妙言走了,她却觉得,君天澜周(身shen)的冷漠便自动形成一层结界,不许任何人接近。

    似乎能够靠近他的人,唯有沈妙言。

    一股无言的酸苦在心底弥漫开,白珏儿给自己倒了杯茶,果然,想要拿下国师大人的心,几乎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蹦蹦跳跳跑到楼下,压根儿不去压什么赌注,揣着那一百两银票跑到外面,用荷包里几枚铜钱买了串糖葫芦,视线所及,寒露台就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今(日ri)寒露台被人包场了,只有一位客人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她知道,是楚珍。

    楚随玉包下了寒露台,并且在高台上做了些手脚,等到楚珍进去,没过一会儿,那高台便会坍塌。

    届时,会有埋伏好的高手上去将楚珍救下来,大庭广众之下,再派御医过来为她检查伤口,顺口说出她四个多月的(身shen)孕。

    她二月才嫁给沈峻茂,即便有孩子,满打满算也该只有两个多月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所有人便会知道,她肚子里的孩子,并非沈峻茂的。

    沈峻茂被她压迫了这么久,那口怒气早该攒够了,当众休妻的事(情qing),也不是干不出。

    只要他当众写下休书,便等同落了皇室的脸面。

    楚云间即便明面上不会说什么,心底,也会对他产生隔阂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要的,就是这个隔阂。

    她独自找到楚随玉所在的雅间,楚随玉正坐在桌边,优雅地准备享用美食。

    见她进来,他便笑吟吟地招手:“三小姐,过来尝尝这酒楼的美食,可还对你胃口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过去,无视满桌珍馐,在他对面落座,“好戏快开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楚随玉瞥了眼对窗的寒露台,笑容淡淡。

    江面上,数十艘龙舟蓄势待发,众人只听得一阵急促的鼓点响起,下一瞬,锦旗招展,所有龙舟一同飞速往终点驶去。

    雅间中的两人谁也没有多看那些龙舟一眼,楚随玉饮了口美酒,轻飘飘的目光落在沈妙言脸上:“三小姐为何不动这些食物,可是疑心本王在里面投了毒?”

    沈妙言指尖敲击着桌面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楚随玉明面上是流连花丛的温柔公子,可越是跟他接触,就越能感受到,他(身shen)上散发出的危险气息。

    这种危险,丝毫不亚于楚云间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多虑了。咱们是同盟关系,本王又怎会对三小姐下手?”楚随玉吃了块红烩鸭舌,“味道当真不错,三小姐不尝尝?”

    “晋宁王客气了。”沈妙言从怀中取出糖葫芦,撕掉糖纸,就这么吃起来。

    楚随玉盯着她,这小丫头明明很想吃桌上的美食,却拼命压抑着嘴馋,只用自己带来的糖葫芦解馋,这份戒心与毅力,都很叫人佩服。

    他垂眸轻笑,继续优雅地用膳。

    过了两刻钟,龙舟赛终于结束,似乎是夏侯家的船只获得了第一名。

    沈妙言扔掉空竹签,走到窗台边,对面的楚珍攥着书信,一脸急不可耐,正在雅间中来回踱步,想来是等急了。

    楚随玉走到她(身shen)后,“咱们的好戏,开场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只听得一声轰隆,那寒露台的柱子忽然折断,整座高台朝江面倾斜过去。

    这动静太大,所有前来观看比赛的人都将目光投向寒露台,楚珍吓得要死,因为不想让人打扰她和国师大人的幽会,所以她根本没带任何宫女侍卫上来。

    她尖叫着,抱住脑袋,慌张失措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那高台平静了一瞬,轰隆声再度响起,整个高台彻底向江面垮塌。

    一根横梁重重砸到楚珍手臂上,恐惧和疼痛让她花容失色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正在危险关头,几名侍从打扮的人施展轻功,将她从高台上带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群纷纷围拢过去,沈御史府的沈朋、华氏、沈峻茂、张敏等人亦在其中。

    对这些人而言,是巴不得楚珍赶紧死的。

    一名被楚随玉安排好的御医,挎着药箱,挤开人群进去:“都让让,老夫替长公主(殿dian)下检查一下伤势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识趣地让开路,老御医在楚珍(身shen)边蹲下,检查了一下她的手臂,顺势把了脉,捋了捋胡须,状似不经意地开口:

    “长公主(殿dian)下因为害怕和皮外伤,动了胎气。待老夫开一副安胎的方子,好好养一养(身shen)体。公主这四个多月的(身shen)孕,可经不起如此折腾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