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36章 废子,当弃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价值连城?”

    沈妙言捻起一颗白玉棋子,“白小姐太不了解我了。所谓价值连城,在我看来,不单单是指一件物品值多少钱。我更在乎的,是它代表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落了白棋,端起手边的凉茶,“比如,比起你那(套tao)华丽的衣裳,我觉得拂衣姐姐为我沏的这杯茶,更担得上‘价值连城’这四字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面色一变,抓紧了那(套tao)华丽衣裙,“你瞧不起我?你以为你如今还是官家小姐吗?你凭什么瞧不起我?!”

    沈妙言深深呼吸,呷了口凉茶,端坐在紫藤萝花架下的(身shen)子,小巧玲珑,却格外端正:

    “我从未瞧不起你过,真正瞧不起你的,是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抬起眼帘,琥珀色的瞳眸中倒映出白珏儿苍白的脸:“你一口一个官家小姐,一口一个瞧不起,这世间,果真就非要将等级划分得这样明白吗?都是人命,你(身shen)边丫鬟的命,难道就比你的轻((贱jian)jian)吗?!”

    一番话,令君天澜和白珏儿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凝视着这小姑娘,凤眸复杂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小丫头同院子里其他丫鬟们玩得极好,却没想到,她竟将那些人,看得这般重。

    是啊,这世间,果真就要将人的尊卑,划分得如此明白吗?

    他(身shen)边,除了钦原和棠之出(身shen)贵族,容战与清觉都是出(身shen)市井之间的。

    可其才能,未必就低于钦原与棠之。

    人品贵((贱jian)jian),果真不是出(身shen)能够决定的。

    白珏儿咬着嘴唇,一张清秀的小脸涨得通红,她才没有瞧不起她自己!

    明明就是,明明就是那些人瞧不起她……

    她将那(套tao)襦裙塞进锦盒,怒声道:“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我,何必找这么多托词!沈妙言,你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说罢,便转(身shen)跑走。

    紫藤萝花架下,又只剩下两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摸了摸沈妙言的脑袋,“人心的价值,只能由人心来丈量。妙言,本座觉得,你又长大了些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抬起头,揪住他的袖角,稚嫩的包子脸上满是孺慕:“都是国师教导有方!国师比我家以前请的夫子,厉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很认真地捡起地上的一枚紫藤萝花,“我以前做国公府小姐的时候,刁蛮任(性xing),也曾骄傲地看不起那些总是畏畏缩缩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来到国师府以后,我自己成了伺候人的小丫鬟,我才明白,原来丫鬟们做的事(情qing),也很重要。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她盯着紫藤萝花,想着拂衣她们待她极好,红润的小嘴便抿出一个柔和的笑:“而且,她们都有自己的(性xing)子,谁也不比谁低((贱jian)jian),谁也不比谁高尚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注视着她,她才十三岁,可这份觉悟,却不知高出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柔嫩的紫藤萝从她背后垂落,她坐在那里,小小的,白白嫩嫩,唇角的笑容很恬静。

    眼中的干净无邪,令他心疼。

    他朝她伸出手,沈妙言愣了愣,将自己的小爪子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带她穿过紫藤萝搭成的长廊,凤眸中隐隐有着坚定,他很想要,好好保护这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而白珏儿回去之后,几乎砸碎了房中所有摆设,最后趴在(床chuang)上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沈妙言越是那么说,她就越是觉得,这些人在欺负她!

    明明,明明她那么优秀,不就是家族没人考中进士嘛,凭什么要被人轻视至此!

    她哭得伤心极了,最后将被褥等揉作一团,扔到地上,狠狠踩了几脚,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疯狂:“沈妙言,我要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正愤怒时,她的婢女进来,小心翼翼地开口道:“小姐,前院来了太后懿旨,奴婢打听了,说是太后娘娘宣沈妙言明(日ri)入宫,然后同她一同前往掩梅庵。还说,要小姐您陪同呢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?”白珏儿一双眼红肿着,眼底都是不解,“太后娘娘要我去掩梅庵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知。”

    白珏儿走到窗边,推开窗户,盯着远处的风景,心中一百个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,能被太后召见,乃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,她虽不解太后娘娘是如何知道有她这个人的,可心中还是稍感安慰。

    她抬袖擦了把眼泪,眼底发狠,只要离开了国师府,沈妙言便手无寸铁。

    到时候,她就可以下手了……

    衡芜院书房,沈妙言躺在软榻上,拿着那封懿旨挥来挥去,完全不把它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她翘着二郎腿,太后突然传旨,定然是受了沈月如的挑唆。

    而沈月如,必然是从张敏那里得知了白珏儿与她不和,这才会让太后也将白珏儿带上。

    等到了掩梅庵,里外都是她们的人,自然好对她下手。

    啧,自己也不过是个十三岁小姑娘罢了,至于这般兴师动众?

    她想着,偏头看向窗下临字的君天澜:“国师,我过些天要去掩梅庵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,我想把夜二哥和素问带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的背影,不(禁jin)盘腿坐起来,随手拿了矮几上的点心吃,眉眼弯弯:“国师就这样放心我?”

    “太后母女,没一个聪明。至于白珏儿,你若是斗不过她,也不必回来见本座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嘴上说着淡漠的话,心中却思忖着,得多派些暗卫悄悄跟着,才能放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完最后一口点心,闻言便(娇jiao)笑起来,“国师太坏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指尖的糕点碎屑,敛去笑容,琥珀色瞳眸中,隐隐有暗光流转,“国师,我可以对白珏儿下手了吗?”

    忍了这么久,她早就忍够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运笔的手腕一顿,凤眸晦暗不明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钦原那边,已经掌控住白家大部分要员了。

    白珏儿,其实已经没了利用价值。

    废子,当弃。

    他垂下眼睫,淡漠地继续写字。

    沈妙言依旧注视着他的背影,又拿了块点心,语气中含着几分试探,几分调侃:

    “国师不心疼吗?那么一个(娇jiao)滴滴的美人,且又是(爱ai)慕国师的……死了的话,多可惜。”

    房中,静默了下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