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39章 若想跟着,就得强大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他说着,缓缓抬起眼帘,走向楚珍,瞳眸中火光跳跃:

    “公主,只要你死了,就不会再毒杀宫婢和无辜之人,就不会再杖毙那些赤胆忠心的侍卫。”

    “李迁,你疯了?!”楚珍瞳眸骤然放大,“你别忘了,我肚子里,还有你的孩子!”

    李迁听而不闻,他在楚珍跟前蹲下,凝视她良久,忽然将她抱进怀中:

    “为天下百姓谋杀公主,是义。与公主死在一起,是忠。”

    他的下巴搁在楚珍肩膀上,任由这个女人在他怀中哭喊嚎叫,任由她长长的指甲抓破他的后背,也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他闭着双眼,两行清泪从脸颊悄然滑落。

    那泪珠倒映出熊熊火焰,像是金色的琥珀。

    火光吞噬着一切,那颗清亮的泪珠跌进火焰之中,火舌顿了顿,旋即,燃烧得更加(热re)烈肆意。

    屋宇外,徐太后带来的侍卫、宫女、掩梅庵的尼姑们终于赶了来,见此(情qing)景,吓得要死,连忙去打水救火。

    徐太后只(身shen)着中衣,披着件外裳,扶着两个嬷嬷的手,瞧见那冲天的火光,眼前一黑,差点就要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她往前踉跄了几步,“哀家的珍儿啊!”

    喊着,便要往火里冲。

    几个嬷嬷死死抱住她,七嘴八舌地请她不要冲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目光落在隔壁院落,几名白家的丫鬟,披着湿衣裳,拼死护着白珏儿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珏儿虚弱地倒在地上,一头长发被烧掉了大半。

    她呼吸着新鲜空气,脑海被劫后余生的喜悦和庆幸所充斥,完全无法思考其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方泛起鱼肚白时,四野间落了山雨。

    楚珍和白珏儿住的厢房早被烧成了废墟,几缕残烟缓缓扶摇而上。

    临时搭建的棚子里,徐太后悠悠转醒,一把抓住(身shen)边嬷嬷的手,“珍儿呢?!”

    那嬷嬷满面灰尘,双眼发红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“太后娘娘,您……节哀!”

    徐太后呆愣片刻,猛地推开她:“哀家不信!”

    说着,便要起(身shen)。

    “太后娘娘,听说,昨晚那场火烧得太狠,长公主她,连尸骨都成了焦炭……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稚嫩的声音响起,徐太后抬头看去,只见不远处,(身shen)着白色襦裙的小姑娘站在微雨中,抬头看着灰色的天空,语气里满是不经意。

    徐太后愣了愣,随即浑(身shen)都发起抖来:“沈妙言?你怎么,你怎么还活着?!”

    明明,明明她都叫人将木楼的门全都锁了起来,这小((贱jian)jian)人不可能逃出去的呀!

    “阎王说,我是得享天年的命,会平安活到一百岁,所以不肯收我呢。”沈妙言说着,平静地望了眼徐太后,“既然太后娘娘醒了,我便也放心了。告辞。”

    说罢,毫不留恋地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徐太后指着她的背影,手哆嗦着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嬷嬷连忙扶着她坐下,有侍卫急急来报:“启禀太后娘娘,昨晚长公主所居厢房着火的原因,已经找到!”

    “说!”

    徐太后目眦(欲yu)裂。

    “是白珏儿小姐房中的烛台倒地,引燃了帐幔导致的。”

    那侍卫轻声道,心中却也奇怪,若是烛台引起的,不该闹出那么大的火势来。

    可他们查来查去,却查不出所以然,只能认定是烛台倒地引起的大火。

    “白珏儿?”徐太后嘴唇直哆嗦,咬牙切齿道,“给哀家将那((贱jian)jian)人带过来!”

    很快,白珏儿被两个侍卫拖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吓得要死,匍匐在地,紧紧抱住徐太后的腿:“太后娘娘,不可能是我房中的烛台引起的!太后娘娘明鉴啊!”

    “哀家瞎了眼,才让你住在珍儿隔壁!”

    楚珍就是徐太后的软肋,她一把摘下手腕上那串碧玺珠子,砸到白珏儿脸上,随即一脚将她踹开,“((贱jian)jian)人,你就等着午门斩首好了!”

    上好的碧玺珠子滚了满地,白珏儿倒在地上,面如死灰,几乎无法相信,自己会是这样一个下场。

    明明她是来掩梅庵,谋害沈妙言的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掩梅庵后门。

    这儿有一条小路通往山下,由青石台阶铺成,狭窄得只能容一个人行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最高的台阶上,双手托腮,静静凝视着远方,触目所及都是青山绿水,偶有白兔子从草丛中一跃而过,林中安安静静,只能听见簌簌雨声。

    这雨并不大,雾气一般笼着群山。

    沈妙言并未撑伞,裙摆和肩头逐渐晕染开深色,湿发贴着白嫩的面颊,琥珀色的瞳眸深沉复杂。

    权力是个好东西,上位者轻飘飘几句话,轻而易举就能要了其他人的(性xing)命。

    如国师和楚云间那般地位的,随口一句话,又会牵连多少人呢?

    她伸出手,拔了棵草,眉宇间都是凝重。

    不远处,素问和夜寒倚着后门门框,默默注视着沈妙言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小姐报了仇,可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。”素问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夜寒伸出手,接了几滴小雨珠,娃娃脸上挂着浅笑:“小姐年纪尚幼,这种事又是头一遭做……等(日ri)后,见多了,便也就习惯了。”

    素问看了他一眼,“我倒希望,这样的事,再也别让小姐碰到。”

    夜寒敛去笑意,垂下眼帘,“咱们,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?若跟着主子,将来还会遇到更大的风浪,更多的残酷。小姐她,必须习惯。”

    听似无(情qing)的话语,可素问却知道,他说的都对。

    主子那样(身shen)份的人,小姐若想跟着,就必须强大起来。

    尽管,她还只有十三岁。

    徐太后受了打击,一病不起,被宫里的人迅速抬回了宫中。

    白珏儿也被投进大牢,择(日ri)问斩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傍晚时分下了山,乘坐马车,回了国师府。

    她失魂落魄地进了衡芜院,却见书房中,君天澜正同顾钦原对弈。

    不同于与她对弈时的闲适,君天澜和顾钦原都十分严肃,他们盯着棋局,棋盘上的每一步,都险象环生,完全是一字落错满盘皆输的状态。

    她到隔壁沏了杯松山云雾端过来:“国师,白珏儿她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