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40章 微小的温暖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茶香氤氲。

    君天澜呷了口松山云雾,面无表(情qing)地落子。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抓着茶托盘的手紧了紧,国师消息向来灵通,想必是早已知晓掩梅庵发生的事了。

    那么,顾钦原今(日ri)至此,不知是否是为了白珏儿而来?

    她在旁边站了两刻钟,那局棋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“表兄的棋艺,较之前又精进许多。”顾钦原将手中的棋子丢进棋篓,漫不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你心事太多,才会输这一局。”君天澜端起茶盏,饮茶的姿态优雅至极。

    沈妙言歪了歪脑袋,又唤了声: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看她,“白珏儿的事,你不必再((操cao)cao)心了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低头饮茶,声音清冷:“白鸣这个楚国首富,所干的勾当,远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复杂。不仅私下售卖罂粟一类令人上瘾的药物,甚至倒卖军火给边境小国……”

    他搁下茶盏,瞳眸冰凉至极:“如此种种,皆是损耗国力之事。如今这两条途径,都已被容战的手下破坏掉。我暗中掌控了他最亲近的部下,白家的大部分经商脉络,也已被悄悄转入花家名下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云淡风轻,可沈妙言却深知,他说的这些内容,无论哪一点,都不是寻常人能随意做到的。

    她不(禁jin)有些佩服,这个看起来虚弱纤瘦的男人。

    顾钦原走后,沈妙言正要同君天澜说话,顾明匆匆进来禀报,说白鸣求见。

    “他大约是想求国师救白珏儿。”沈妙言望着君天澜。

    “主子,见是不见?”顾明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君天澜盯着那盘棋,声音冷漠。

    顾明离开后,沈妙言在君天澜(身shen)边坐下。

    自打那夜掩梅庵大火之后,她就总觉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如今,嗅着君天澜(身shen)上淡淡的龙涎香,触摸着他柔软的衣袖,她那颗心才稍稍安定些。

    君天澜察觉到她的忐忑,摸了摸她的头,“楚云间下了圣旨,命我三(日ri)后,负责白珏儿的法场监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反应极快:“监斩?他,是故意要你和白家反目成仇?”

    今(日ri)白鸣求国师救白珏儿不成,三(日ri)后,他若看到监斩官是国师,必然会恼恨上他。

    为了给掌上明珠报仇,他一定会携带全部家产,投靠能够和君天澜抗衡的人。

    而这个人,楚国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楚云间。

    她望着君天澜,“国师,我是不是又给你惹麻烦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手,轻轻摸了摸她的发团子,凤眸深沉:“即便没有你,本座也不打算留下白家。所以,不必愧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懵懂地点点头,没有给他惹麻烦,就好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。

    沈妙言沐浴了,浑(身shen)轻松地躺在东隔间的小(床chuang)上,(床chuang)头的两颗珠子散发出淡淡荧光。

    她睡得迷糊时,眼前却仿佛出现了大片火光,燃烧着,逐渐将亭台楼阁全都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她独自一人在楼台之上挣扎,火舌席卷了她的裙摆,她在呛人的烟尘中拼命呼喊,却没人来救她。

    那灼(热re)感弥漫在肌肤上,越来越痛,越来越痛。

    她猛地坐起(身shen),瞳眸遍布恐惧,额头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她坐了良久,下(床chuang)倒了杯茶润了润干燥的喉咙,望向小(床chuang),却不愿意再上去睡了。

    她跑到君天澜(床chuang)前,“国师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睁开眼,凤眸清明:“做噩梦了?”

    她点点头,爬上他的(床chuang),滚进(床chuang)榻里侧,扯了一点被角盖在肚子上,“我想跟你睡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被角拽回来,偏头看她,她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中散发着微光,清澈见底。

    他有点心软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今儿钦原才跟他提过,这小丫头已经十三岁,男女有别,实在不能同她太过亲近,更别提同睡一张(床chuang)。

    而安似雪也曾写信给他,请他为小丫头单独安排一间房。

    他想着,莫名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他又不会对她做什么,这些人,为何总是觉得,他好像会吃了这小丫头似的!

    而沈妙言对君天澜的心理活动毫无所觉,只小心翼翼蹭进被窝。

    他的被窝很暖很舒服,叫她躺进去就不想出来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着她眯眼的小模样,下意识地问道:“沈妙言,你什么时候生辰?如今可满十三岁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睁开眼,眼中逐渐浮上彷徨:“生辰……国师,你要为我过生吗?可我的生(日ri),代表着不祥。我一辈子,都不想再过生(日ri)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认真,语气透着无边无际的凉意。

    君天澜默默看着她的侧脸:“为何?”

    长久的静默后,沈妙言终于幽幽开口:“因为我的生辰,是二月二十(日ri)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微动,二月二十(日ri),是沈国公被押上法场的那天。

    沈妙言闭上眼,往他(身shen)边拱了拱,声音闷闷的,带着重鼻音:“那天早上,娘亲拿了贴(身shen)玉佩,请狱吏为我做一碗长寿面……然后,他们就被押走了。剩我一个人待在大牢里,独自捧着那碗牛(肉rou)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平视着帐幔顶部,清晰地察觉到,有冰凉的液体,落进他的脖颈间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国师,我是不会过生(日ri)的。”

    房中重归于寂静,烛火跳跃,将窗外婆娑的翠竹倒映在墙壁上。

    五月的夜,透着一种温凉的舒服。

    却不知是窗外落了夜雨的缘故,还是夜太深沉,于(床chuang)榻上的两人而言,温暖的被衾都失去了温度。

    沈妙言紧贴着君天澜的臂膀,努力想要汲取一些微小的温暖。

    虽然微小,却足以支撑她度过这漫漫长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(日ri)后。

    白珏儿被人押上了断头台,不过被关押了几(日ri),却足够让一个美丽动人的闺阁小姐变得蓬头垢面,不堪入目。

    她跪在刑场上,双眼中遍布着红血丝,紧紧盯着远处的监斩台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君天澜(身shen)边,对她而言,此(情qing)此景,无比熟悉。

    她也曾,跪在那个位置上。

    只是,不会再有人乘坐黑金马车而来,轻飘飘地救下白珏儿。

    法场外围着不少可(热re)闹的百姓,对着白珏儿指指点点,目光各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