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41章 你是不是喜欢我【求月票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眼见着(日ri)头越来越大,白珏儿终于忍不住,大哭出声:“我是白家小姐,你们怎敢如此对我!只要你们别杀我,要多少钱,我都可以给你们!而且,而且长公主并非我所杀!我要杀的,根本不是她啊!你们这些((贱jian)jian)人,怎敢如此欺我!”

    嚣张而愤怒的哭嚎,狰狞扭曲的表(情qing),引不起任何人的怜惜。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收回视线,盯着手中的茶盏,白珏儿到现在都不明白,很多东西,都是银钱买不到的。

    一旁夜凛微微倾下(身shen),在君天澜耳畔轻声道:“主子,午时三刻到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抽出签筒里的签牌,毫不留恋地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膀大腰圆的刽子手朝两手吐了口唾沫,端起一碗水含进口中,又喷在那口锃亮的大刀上。

    冰凉的水珠溅到白珏儿脖颈处,她(禁jin)不住浑(身shen)一抖,下意识地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不忍去看,良久之后,才轻声问道:“国师,可结束了?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却觉得小手一暖,已然被君天澜的大掌覆在掌心。

    君天澜牵着她起(身shen),往不远处的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马车晃晃悠悠回了国师府,沈妙言唇瓣苍白,有些后悔,今(日ri)来这法场。

    她靠在车壁上,睁眼望向君天澜,对方正聚精会神地品着松山云雾,对白珏儿的死,真正是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这,就是国师冷(情qing)的一面吗?

    她想着,抬手揉了揉太阳(穴xue),觉得浑(身shen)疲乏。

    马车在国师府门前停下,君天澜下了车,伸手去扶她,她小心翼翼地走下来,抬头望了眼(日ri)头,只觉那轮太阳犹如烈火焚烧着天空,空气都灼(热re)起来。

    那晚的大火,再度浮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国师,好(热re)。”

    她仰起头,还未看清君天澜的面容,眼前就一阵发黑。

    “(热re)?”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她一眼,现在才五月,(日ri)头再大,也只是暖洋洋的,怎么会(热re)。

    他见沈妙言面颊红扑扑的,伸手去探了下她的额头,才惊觉这小姑娘额头滚烫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发高烧了,自己都不知道吗?”他不悦地蹙眉,随即直接将她打横抱起,大步跨进国师府。

    随行的侍卫侍女们都惊呆了,等回过神,连忙跟上去。

    衡芜院东隔间,君天澜坐在大椅上,静静凝视着(床chuang)上躺着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素问说她前些天在寺庙淋过雨,这些(日ri)子心(情qing)郁卒,加上今(日ri)受了惊吓,才导致突然的高烧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手托着额头,凤眸复杂而深沉。

    他不愿她弄脏双手,可她却偏偏要去做那些事。

    小丫头出(身shen)国公府,从小到大的十二年里,接触的都是些光明的东西。

    鲜血,人命,(阴yin)谋什么的,是见都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如今,要她一下子学会习惯这些,想来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他将大椅挪近些,伸出手,温凉的指尖碰了碰她滚烫的面颊,她眼下的两痕青黑,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他看着,心底便涌上一层怜惜。

    “下一次,不必再这么折磨自己。杀人这种事,交给我来做,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手,声音轻缓。

    沈妙言睁开一条眼缝,抽回手,缓缓拿掉额头覆着的湿帕,声音虚弱:“国师,若我(日ri)后犯错,你会像对待白珏儿那样,无(情qing)地对待我吗?”

    她盯着他的双眼,尽管发了高烧,可脑海中的某处,却格外清明。

    这一刻,想要确定,她在他心中的位置。

    想要确定,他待她,同他待其他女子,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像是在要一个承诺,亦或是在确定,他对她的喜欢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替她掖好被角:“沈妙言,大病期间,别总想这些有的没的。本座让拂衣给你煮了鱼片粥,等下就能吃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视线,小脸上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添香进来禀报:“主子,韩二公子想见小姐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是不耐烦看到韩叙之的,可韩叙之到底是这小丫头的客人,他想着多尊重她一些,便问道:“见不见?”

    “他有说来做什么吗?”沈妙言问添香。

    添香摇摇头:“他看起来(挺ting)高兴,大约是有什么喜事,要和小姐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沈妙言拖长了音调,瞳眸转了几转,淡淡道,“那你转告他,就说我要学女红,没空见他。”

    添香笑着应是,连忙去办。

    许是吃了退烧的药物,沈妙言觉得浑(身shen)有些力气了,好奇问道:“国师,你说,他有什么喜事啊?”

    “近(日ri),楚云间破格封他为承议郎。”君天澜声音淡漠,随手从(床chuang)头书架里抽了本书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承议郎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朝中的文散官,正六品下。”修长的手指翻动着书页,凤眸中都是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个儿琢磨了会儿,最后捏住被角,叙之哥哥他,到底还是投靠了楚云间啊……

    她躺了下来,盯着君天澜看了半晌,开口道:“国师,我想听你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抬眸瞟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本座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一个人躺在这里,什么都做不了,我好空虚。”沈妙言抓着被子,眨巴眨巴圆眼睛,声音(娇jiao)软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手中的史书放下,抽了本《山海经》出来,“本座念书给你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好呀。”她侧过(身shen),一手托着脑袋,小脸上都是期待。

    君天澜第一次念书给人听,清了清嗓子,慢条斯理地念出声:“又东三百里,曰青丘之山。其阳多玉,其(阴yin)多青雘。有兽焉,其状如狐而九尾,其音如婴儿,能食人,食者不蛊……”

    “国师,这是青丘九尾狐?”沈妙言打断他,“不是说九尾狐美貌聪明嘛,为什么你说的那么恐怖?居然吃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白了她一眼:“这是书上说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嘻嘻的,朝他伸出两个小爪子,学着小狐狸模样,“嗷呜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拿书敲她脑袋:“躺好!”

    这丫头,病稍好些,就开始闹腾,也不怕着凉了。

    拂衣端了温(热re)的鱼片粥进来,君天澜将书放到一旁,接过粥,舀了一勺,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起来,披了外裳,“啊”地张开小嘴,圆眼睛凝视着君天澜的双眸,小心翼翼喝下那勺粥。

    君天澜搅了搅粥碗,忽然听见这小姑娘悠悠开口:“国师,你是不是……喜欢我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