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57章 本座的人,谁敢动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晚宴开始的时候,沈月彤即将入宫做娘娘的消息,已经在客人之中传遍。

    这些人望着沈朋一家的目光,几变再变,看来,御史府并非同市井传言那般,与陛下生了嫌隙。

    两女一同侍奉陛下,这不仅是臣子对圣上的忠心,更是圣上的隆恩浩((荡dang)dang)。

    看来御史府未来的地位,还会更上一层楼啊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这群客人便对御史府的人更加殷勤,无数官僚围在沈朋(身shen)边,推杯换盏,言语之间都是奉承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君天澜(身shen)边,观赏着舞姬们的舞蹈,觉得甚是无趣,便附在君天澜耳畔,小小声:“国师,我出去透透气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微微颔首,她便悄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站在屋檐下,呼吸着新鲜空气,触目所及是庭院中数十只栽满莲花的水缸,一些世家贵女正站在其中说话。

    她伸了个懒腰,刚要往前走几步去瞧瞧莲花,一只腿忽然被人抱住,有软软糯糯的声音响起:“姐姐,要抱抱!”

    沈妙言低下头,只见一个大约两三岁的(奶nai)白娃娃,头戴一顶西瓜帽,(身shen)着枣红色绣金福纹锦衣,抱着她的腿,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瞅她。

    那眼神单纯天真,像是小狗的眼睛。

    然而到底不是自己家,沈妙言含着戒心对他道:“你是谁家的小孩儿,我不是你姐姐,快松开!”

    那小孩儿却不肯撒手,只紧紧抱着她的腿,声音稚嫩:“姐姐……给糖吃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她可没有糖,于是板着脸威胁道:“小鬼,你快松手,小心我揍你!”

    那小男孩儿死死不肯撒手,又说了句“姐姐给糖吃”,便忽然对着她的腿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咬得没轻没重,沈妙言吃痛,(禁jin)不住往后退了几步,小男孩儿重心不稳摔倒在地,哇一声便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正要上前扶起他,(身shen)着鹅黄衣衫的少女急匆匆跑过来,“耀哥儿,快起来,好好的怎么摔倒了!”

    那小男孩儿被她抱起来,哭声却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耀哥儿?”张璃晃了晃怀中的小人儿,只见他双眼紧闭,脸上的表(情qing)十分痛苦。

    “耀哥儿!”她满面惊慌,抬高音量,一手拍了拍小人儿的脸颊,可对方仍旧不动不哭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张璃姐弟,面容冷凝。

    这小男孩儿,该是张璃的庶弟,张丞相的庶子张耀。

    张璃还在焦急呼唤张耀的小名,见对方始终没有反应,便连忙对(身shen)边的侍女道:“快去请大夫!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渐渐聚拢过来,没过一会儿,沈府的府医便到了。

    张璃将张耀平放到地上,“大夫,我弟弟被人推了一下,摔倒在地,刚刚还在大哭,怎么突然就没动静了?”

    那府医仔细检查了张耀(身shen)体,最后皱着眉头:“张二公子他,已经没气儿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惊,那府医满脸奇怪:“可老夫并未从张二公子(身shen)上检查出任何伤口,真是稀奇!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众人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转向沈妙言,刚刚,是她推了张耀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咬住唇瓣,望着地上小男孩儿苍白痛苦的面庞,琥珀色瞳眸中都是复杂。

    因为这边动静太大,厅内饮酒的男人们也被吸引出来。

    楚云间听一名小太监汇报了事(情qing)大概,目光落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这小丫头双手攥着衣角,站在那儿,并不十分害怕的模样。

    唇角噙着一丝微笑,他在侍卫搬来的大椅上坐了,把玩着腰间佩玉,并无开口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月彤望着沈妙言,脸上是遮掩不住的笑,死的人是相府的庶子,如此一来,即便是国师,也无法偏袒这小((贱jian)jian)人吧?

    张敏更是扑到张耀(身shen)边,尽管素(日ri)她是瞧不起这个庶弟的,可如今她觉得这庶弟死得真有用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便在那里干嚎起来:“可怜的耀哥儿,那丫头心肠也忒毒了些,你不过才是个三岁的小孩子呀,你到底哪里得罪她了!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耀哥儿要沈妙言抱,她不肯,还推了他。”有目睹事(情qing)经过的贵女小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妾早就说过,妙言(性xing)子太过顽劣,该好好管束才是。”沈月如跟着道。

    众人大抵都站在沈府和相府这边,话语中,将沈妙言贬低到了尘埃里,更有人请求楚云间,沈妙言心(性xing)过于恶毒,该直接赐死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一言不发,只盯着张耀和张璃。

    四周开始有人将她推来推去,最后不知是谁,从背后狠狠将她推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杀人尚需偿命,更何况死的还是相府的公子!”

    “早在沈国公一家上断头台的时候,沈妙言就该跟着去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一开始就觉得,这位国公府小姐心肠狠辣!”

    四周的窃语声不断,那些目光,带着轻视和鄙夷,仿佛沈妙言站在这里,便是污了他们的眼。

    张璃抱着逐渐冰冷的张耀,眼泪顺着白净娟秀的瓜子脸滑落,看上去一派悲伤。

    她听着众人的议论,被睫毛遮住的瞳眸闪过暗光,眼泪却流得更加伤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紧紧咬住唇瓣,死死盯着张耀,他摔倒时,并未磕着碰着,仅仅只是摔了一下,可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想要爬起来,一只手却被人踩住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去,沈月彤居高临下,满脸都是恶意:“沈妙言,你害死张耀,今(日ri)必须给相府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说着,又用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,小声道:“当初我哥哥大婚时,你在新房踩本小姐的这一脚,本小姐可记得清清楚楚!”

    她的唇角咧开一个满怀恶意的笑,正要大力碾压,一阵掌风拂过,她尖叫一声,直接倒飞了出去!

    众人眼看着她撞到一只水缸上,然后重重坠地,大约是后背砸得生疼,直接蜷在地上,疼得直哭,完全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本座的人,谁敢动?”

    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,众人望向屋檐下,只见君天澜负手而立,面容冷峻而精致。

    那些窃窃私语声瞬间停息,偌大的庭院中,只能听见微风拂过的声音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步步走下台阶,走到沈妙言跟前,亲自将她扶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眉尖微微蹙起,小丫头的手,好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