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59章 沈妙言,你给本座矜持些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正是六月的下午,阳光白花花的有些刺眼。

    张璃随着添香在不见尽头的长廊中弯来绕去,她打扮得明艳动人,可走了这么久的路,(身shen)上早已香汗淋漓,后背湿了大片,额头也有汗珠沁出,弄花了精致的妆容。

    她(禁jin)不住拿手绢擦拭细汗:“衡芜院还没到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呢,小姐要耐心。”添香走在前面,唇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刻钟,总算到了衡芜院门口。

    张璃松了口气,添香笑道:“小姐在此稍后,奴婢这就进去通报。”

    张璃初次来君天澜的住处,不大好意思直接进去,便只得等在门口。

    添香进了衡芜院,却不曾去见君天澜,而是跑到东隔间,附在沈妙言耳畔,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沈妙言午睡刚醒,正浑浑噩噩的,听见她说张璃来了,睡意顿时消了大半,连忙拧过冷水帕子擦脸,“国师也是不想见她的,既如此,就叫她在门口多站些时辰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想起那个无辜死掉的三岁小孩儿,琥珀色瞳眸中便多了几分冷意,“她心肠太过歹毒,踏进衡芜院一步,我都觉得是玷污了这院子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说的是呢,奴婢带她进来的时候,她一路都在打量,那目光叫人看了怪不舒服的。”添香给她将蓬乱的发团子拆掉,重新梳理,“小姐(热re)不(热re)?厨房中有冰镇的樱桃和杨梅。”

    “樱桃和杨梅?”沈妙言被勾起馋瘾,连忙央着她去端来。

    此时书房中,君天澜(身shen)着白色暗纹大袖锦袍,正坐在软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沈妙言穿过珠帘,将手中端着的两碟时令水果放到矮几上:“国师,吃水果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偏头看去,只见白水晶碟子里,形状圆润饱满的樱桃和杨梅浸在碎冰中,颜色鲜艳,正散发出酸甜气息。

    沈妙言拈起一颗樱桃,自己吃了,不住点头:“嗯,果(肉rou)可口,酸甜鲜美,凉凉的很好吃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也吃了一颗,望了眼深红色的杨梅,淡淡道:“古时,曹((操cao)cao)行军,军中缺水,为鼓励士兵继续赶路,他用了个小计策,可还记得是什么计策?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嘻嘻的,吃掉一颗杨梅,扬起眉毛:“望梅止渴!他骗士兵,说前方有一片梅树林,结了很多酸梅。那些士兵一听,口中就不自觉分泌出口水,有了继续前进的力气!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天澜薄唇抿着一丝笑,对沈妙言的表现颇为满意。

    然而沈妙言却跳下软榻,跑到书桌边拿了毛笔过来,站在君天澜跟前,小手捧住他的脸颊,往上面画画:“国师,输了要挨罚的!”

    “沈妙言!”君天澜皱眉。

    沈妙言动作极快地在他脸上画了几撇,“以后国师考我,我若是答出来,国师就要挨罚。若是没答出来,我自愿挨罚就是。”

    说着,脸上笑容更盛。

    君天澜拿她没辙,只得由她去。

    等沈妙言画完,君天澜重又拿了书看,丝毫不受脸上那些东西影响。

    沈妙言盘腿坐在矮几旁,一边吃一边盯着他线条完美的侧脸,这个男人,脸上都被画花了,可是这么看着,竟还是光风霁月的凛贵模样。

    那双典雅的凤眸,眼尾斜挑着,低垂着的眼睫修长(挺ting)翘,鼻梁较一般人都要高(挺ting),唇瓣是美好的珊瑚色。

    他的肤色细腻白皙,高束着黑金发冠,几缕长长的碎发垂落下来,更衬得侧脸线条完美精致。

    她看着看着,连樱桃都忘记吃了,(禁jin)不住跪爬到矮几上,凝视他良久,突然亲了一口他的面颊。

    君天澜蹙眉,偏头看她,这丫头像一只小野猫,跪坐在矮几上,眼睛圆圆,完全是毫无体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国师,你长得真好看。”沈妙言打断他的话,麻溜地跳到他怀中,双手亲昵地搂过他的脖颈,“国师,来亲亲我吧!”

    君天澜很想将她丢到地上,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死丫头紧紧抱住他的脖颈,双腿缠上他的腰,八爪鱼似的,怎么都甩不掉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放手!”他气急。

    “不放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叫你放手!你如今已是十三岁,这么同男人搂搂抱抱,成何体统?!”

    “国师是我的男人,我抱自己男人,何错之有?莫非国师还想娶张璃?”她伶牙俐齿,整个人都挂在了君天澜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两人正僵持间,终于有个小丫鬟畏畏缩缩进来禀报:“启禀主子,相府的张小姐求见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窗外的艳阳天,张璃大约在外面站了半个时辰,她唇角的笑容(热re)切了些,转向君天澜:“国师,你要见她吗?”

    “不见。”君天澜执着于将这小姑娘从自己(身shen)上拎下来,不停地将她往旁边拽。

    那小丫鬟正待出去,沈妙言却道:“难为人家跑这一趟,岂能不见?让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那小丫鬟见君天澜没有异议,于是连忙退下去请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眉眼之间都凝结着霜雪:“沈妙言,滚下来!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腿却缠得更紧了,包子脸鼓鼓的:“我不。”

    她偏要让张璃看到这副画面,叫她知道,她家国师,只有她才能亲近。

    两人争执不断,沈妙言透过君天澜背后的窗户,瞧见张璃往这边来,便伸手拿了一颗樱桃,学着酒楼里,那些烟花女子喂楚随玉吃东西的样子,含在嘴里,仰起小脸,试图去亲吻君天澜。

    君天澜吓了一跳,早年,他同人议事时,也曾去过秦楼楚馆,知晓这是那些烟花女子们常用的手段。

    却不知,他家这小丫头,从哪儿学来的?!

    一股无名火从心头窜起,他捧住沈妙言的脸,不许她靠近:“沈妙言,你给本座矜持些!”

    说着,一名丫鬟挑开珠帘,张璃跨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一眼看到软榻上的两人,沈妙言双腿缠着国师的腰,双手搂着他的脖颈,口含樱桃,似乎是要喂国师。

    而国师捧着她的脸,凤眸中一片复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