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60章 国师放心,我会对你负责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眼中纯粹是对沈妙言的怒意,可看在张璃眼里,便成了燃烧的(欲yu)/火,叫她心碎。

    而国师大人脸上那些墨水印子,一定也是沈妙言画上去的,他竟也不计较!

    他,宠(爱ai)沈妙言究竟到了什么程度?!

    似是听见动静,沈妙言自己吃了嘴里的樱桃,望向张璃,状似惊讶:“张璃姐姐,你怎么弄成了这副模样?可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君天澜看去,只见张璃头发凌乱,满脸大汗,(身shen)上的绫罗衣衫似乎也被汗水浸/湿,看起来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脏。

    这是他脑海中掠过的第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张璃清晰地察觉到君天澜对她的不耐,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铜镜上,镜中的姑娘看起来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,处处都是不堪。

    她难堪地咬住唇瓣,她无论出现在何种场合,都会打扮精致,可今(日ri),她先是被带着在国师府中绕来绕去,最后顶着大太阳晒了小半个时辰,妆容不花才怪!

    心中委屈,她眼圈一红,正要哭诉国师府的婢女待她不好,君天澜便冷声道:“出去把仪容整理下再进来。这副模样,是叫本座看了倒胃口的吗?”

    张璃不可置信地望着君天澜,这样冷酷的话,他怎么说得出口?!

    然而对方,根本就不愿意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眼含泪花,转(身shen)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国师,”沈妙言拍了拍君天澜的脸颊,“你嫌她脏?”

    君天澜拿开她的爪子,伸手拎住她的后衣领:“下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肯,将他脖颈牢牢抱住:“国师,我以前滚了一(身shen)泥,然后去抱你,你也没有嫌我脏。”

    琥珀色的瞳眸对上那双点漆凤眸,她嫣然一笑:“你喜欢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注视着这小姑娘,她(身shen)子(娇jiao)软纤细,面庞上浮着两朵红云,像是将开未开的芙蓉般灵动漂亮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(身shen)上,可是她那么轻,像一朵棉花似的,他甚至单手就能将她托起来。

    喉头微动,他将她拽下去的力道逐渐弱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微小的改变被沈妙言察觉到,她顿时得寸进尺,整个人都贴到他的(胸xiong)膛上,“国师,我想要气死张璃,你快搂着我的腰!”

    明目张胆的争宠。

    见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也无动作,沈妙言(禁jin)不住捶了他一拳:“君天澜,我问你喜不喜欢我,你不回答,我叫你搂我的腰,你不肯动!明明就喜欢我喜欢得要命,承认一下会死吗?!”

    她鲜少直呼他的名字,君天澜呼吸一滞,直接翻(身shen)将她压在(身shen)下,大掌紧紧箍住她的面颊:“沈妙言,本座是不是待你太宽松了些?”

    灼(热re)的男(性xing)气息扑面而来,沈妙言眉头一挑,双手自然地环上他的脖颈:“国师,就是这样,不要怂,不要闷(骚sao),直接上!”

    君天澜差点被气得吐血,正想着怎么对付这小姑娘时,房中突然响起压抑的哭声。

    两人回头看去,只见整理干净的张璃站在珠帘后,双手捂住嘴巴,眼泪不停地往下淌落。

    沈妙言见势,毫不犹豫扳住君天澜的脸,直接吻上了他的唇瓣。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有一瞬间呆滞,盯着(身shen)下少女放大的双眸,唇上柔软的触感叫他几乎忘记推开她。

    张璃瞳眸瞬间放大,下一瞬,她再也无法容忍,大哭着转(身shen)跑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努力地想要好好吻君天澜,然而她没有经验,只是凭着直觉,在他的唇瓣上辗转。

    君天澜被她弄得烦躁,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,直接霸道撬开她的贝/齿,瞬间化被动为主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战栗了一下,他整个人都压了上来,那么高大,单手就将她的双手扣在了头顶。

    她试图扭动(娇jiao)小的(身shen)躯,然而在那铁塔似的躯体下,她根本就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沉浸在她的柔软和甜蜜里,想要进一步,想要更进一步……

    心底有野兽在叫嚣,将她占有,将她占有!

    (胸xiong)腔里的野火燃烧得愈发猛烈,他的吻犹如狂风骤雨,试图将她所有的滋味都品尝一遍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呼吸不过来,大力推搡着(身shen)上的男人,可他却纹丝不动,只是不断索取她的甘甜。

    她心中恐惧,努力挣开他的手,纤细的手指在空中努力摸索抓取,最后抓到窗台上的竹筒插花瓶,直接敲到君天澜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君天澜吃痛,动作顿住,凤眸中的意乱(情qing)迷逐渐散去,瞳孔重新清明起来。

    他缓缓松开口,只见(身shen)下的小姑娘面颊涨得通红,急剧地大口喘息,俨然是窒息太久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坐起(身shen),努力平息快速的心跳,别过头,耳尖发红,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这二十一年以来,他从未吻过任何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味道极好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的手攥成拳头,有些为刚刚的冲动而懊恼。

    明明想好了这样的吻,该等到她长大后,该等到他们订亲后再给她的,可刚刚,嗅着她(身shen)上的女儿香,他该死的控制不住自己!

    沈妙言慢吞吞坐起来,小嘴有些红肿,害怕地瞟了眼这个男人,见他别着脸不说话,不由伸手去扯了扯他的衣袖: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颊更红,不肯同她对视,只是不语。

    屋中气氛尴尬,沈妙言咳嗽了声,又拉了拉他的衣裳:“那什么,国师,你不必介怀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连脖颈也红了,双拳紧紧握起,却只是别着脸不说话。

    沈妙言实在弄不懂他在害羞什么,便只得(挺ting)起小(胸xiong)膛,霸道地扳过他的脸,抬高音量:“国师,你放心,以后我会对你负责的!”

    拂衣和添香正进来送茶点,听见这句话,再看看两人衣冠不整的模样,顿时大惊,小姐这是……把她们主子给强了?!

    添香连忙转过(身shen):“啊啊啊,奴婢什么也没看到!”

    说罢,连忙小跑出去。

    拂衣也急忙转(身shen),抱着托盘声音急促:“小姐,主子这些年来从未近过女色……若有些地方不会,您多担待些!实在不行,实在不行奴婢去外面,请个懂这事儿的嬷嬷回来指导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