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62章 她的味道有多甜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他走过去,捏了捏她鼓鼓的包子脸:“沈妙言。”

    对方双眼紧闭,睡得死沉死沉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张红润的小嘴巴微微嘟起,嘴角边隐约还有一串口水渍。

    君天澜静静看着,突然就想起下午他吻她时,她的味道有多甜。

    他的手紧了紧,朝周围看了看,见四周静悄悄的没人,便过去掩了门,又走回(床chuang)边,俯下(身shen),一手捏住沈妙言的面颊,试探着靠近。

    凤眸低垂,他紧紧盯着她的小嘴,紧张的碎光从睫毛间隙漏出,扑面而来都是小丫头脸上抹的杏仁露香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心狂跳不已,试探着用嘴唇碰了下她的唇瓣,软软嫩嫩,带着暖暖的体温……

    与他的冰凉,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——国师,你吻我的时候,就像是在啃一个馒头,啃得我又痛又不舒服。

    下午的话,浮现在耳畔,位高权重的男人苦恼地咬住自己的唇瓣,盯着熟睡的小姑娘,一时之间,竟不知如何下口。

    他的吻技,就那么糟糕吗?

    沈妙言忽然嘤咛一声,君天澜连忙直起(身shen),内心油然而生一股做贼心虚感,只将脸转向旁边。

    然而过了会儿,却只听到沈妙言翻了个(身shen),仍旧是呼呼大睡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狂跳的心稍稍平静了下,将她轻轻抱起,转(身shen)出了厢房,往衡芜院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觉睡醒已是天黑,摸了把嘴角边的哈喇子,见自己睡在东隔间,连忙起(身shen)洗了脸。

    她披了外裳走出东隔间,瞧见君天澜坐在寝屋里那把黄花梨木雕山水大椅上,正拿着本古籍在灯下看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下意识地摸了摸唇瓣,心有不甘地斜了他一眼,冷声道:“你当真不准备对我负责?”

    君天澜放下书卷,凤眸清冷:“本座只是吻了你一下,又没把你怎么样。况且,即便负责,也该等到你及笄之后。”

    等她及笄,他会用十六抬大花轿,十里红妆,风风光光迎娶她过门。

    沈妙言对他的心理活动毫无察觉,走到他(床chuang)榻上坐了,晃悠着双腿,盯着他看了片刻,轻蔑一笑:“国师真是有够无耻的,明明占了便宜,却不肯负责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下眼帘,貌似,是她先吻上他的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,望了眼这间简约中透着奢贵的寝屋,淡淡道:“我这个人呢,没什么太大的野心,也不指望你给太过贵重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说着,稚嫩的脸蛋上,笑容逐渐腹黑起来,“所以不如这样,你的寝屋和书房归我,我的东隔间归你,如何?”

    君天澜端坐在大椅上,摩挲着腰间佩玉,一双凤眸紧盯着那个笑容欠揍的小姑娘,面色(阴yin)沉如水。

    “国师不肯吗?”沈妙言眨巴着圆眼睛,满脸无辜地歪了歪脑袋,“那我就去告诉花狐狸、顾钦原他们,你亲了我,还不肯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两个人对峙着,君天澜紧紧攥住腰间佩玉,他捡回府的,似乎不是什么天真无邪小白兔,而是一头,小狼崽……

    他还记得,当初这小姑娘进府第一天,他坐在大椅上,她跪坐在他脚边,乖巧地为他捶腿,小嘴里说着什么“国师大人英明”之类的恭维话。

    可如今……

    烛火明明灭灭,沈妙言踢掉绣花鞋,斜倚在(床chuang)榻上,把玩着垂纱帐幔,倨傲地抬起下巴:“国师,你说,若花狐狸他们知道,你吻技一塌糊涂就算了,还想趁着我熟睡时偷亲我,又会是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君天澜瞳眸骤缩,在素问房中时,这小丫头根本就没睡着?!

    沈妙言笑容腹黑狡猾如狐狸,随手拉过一(床chuang)锦被,“哎呀,国师的大(床chuang)睡着就是舒服,这被褥的料子都是极好的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站起(身shen),冷峻精致的面庞,此刻看起来分明是咬牙切齿的模样:“沈妙言,算你狠!”

    说罢,大步转(身shen)进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(床chuang)上爆发出一阵大笑,在那张大得过分的(床chuang)上直打滚儿。

    她滚累了,呈大字躺在(床chuang)上,注视着华美的帐幔顶部,从今天开始,这间大屋子,还有书房,就都是她的了。

    光是想想,就美滋滋的呀!

    这一觉,她睡得无比踏实。

    翌(日ri),沈妙言天刚蒙蒙亮就起来了,蹑手蹑脚走到东隔间的月门边,挑开帘子,只见君天澜缩在她的那张小小的(床chuang)上,一双剑眉紧皱着,俨然是很不舒服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心中大快,咳嗽了声,“国师,该上朝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坐起来,瞪着她,她视而不见,哼着小曲儿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东隔间于君天澜而言,实在是太过狭小,他想洗个脸,一转(身shen)却带倒了椅子。

    他窝了一肚子火,终于更衣洗漱完毕,黑着脸走出东隔间,就瞧见那小丫头翘着二郎腿坐在他那把黄花梨木雕山水大椅上,正聚精会神地抠着扶手上嵌着的一块玉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,你在做什么?”他不悦。

    “把这块玉抠出来呀。感觉成色怪好的,我要拿出去卖。”沈妙言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君天澜眉头皱得更深:“沈妙言,不许碰本座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的吗?昨晚明明说好了,寝屋和书房都归我的。”沈妙言抬头,不屑地瞥了他一眼,轻哼一声,继续抠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那把大椅,眼中闪过心疼和算计,看来,得赶紧想个法子,叫这小丫头赶紧把房间还回来……

    他今(日ri)休沐,用过早膳便去书房看书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长廊中散步消食,夜寒兴奋地从房顶上翻下来,“小姐,主子说,花园那边,新进了几十盆观赏型小杏树,好像还结了杏子,说是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“小杏树?还结了杏子?”沈妙言想着那黄橙橙的果(肉rou),(禁jin)不住馋了起来,连忙道,“把素问叫上,咱们过去瞧瞧!”

    沈妙言带着素问和夜寒来到花园围墙下,抬头一看,那围墙上果然并排摆着二三十盆小杏树。

    此时刚进七月,小杏树上挂满了金色的小果子,密密麻麻,看上去一派喜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垂涎三尺,正好看见不远处有架梯子,便挽起袖子,兴冲冲打算爬上去摘果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