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63章 腰带一松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猫儿般敏捷地窜上围墙,放眼望去,黄橙橙的杏子就在眼前,跟金块儿似的耀人眼目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提着篮子等在围墙下的素问,高声道:“我马上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手脚并用地朝前爬了一段距离,跪坐在那围墙上,用围裙兜着,开始摘果子。

    而不远处,君天澜负手而立,薄唇抿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。

    跟他斗,这小丫头道行还是太浅了些。

    等她将杏子摘得差不多了,便叫她赔。

    到时候她拿不出银子,就只能将寝屋和书房还给他。

    他想着,低低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一旁侍立的顾明毛骨悚然,这人真的是他家主子嘛,他家主子什么时候笑得这样恐怖了……

    他擦了把额头的冷汗,望了眼摘果子起劲儿的沈妙言,不(禁jin)暗自为她祈福。

    沈妙言摘了一兜果子,顺着梯子下去,放到素问的篮子里,又继续爬上去摘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摘那么多杏子做什么?”素问仰头问道。

    周遭聚集了不少小丫鬟,都好奇地望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“分给大家吃啊,这么好的杏子,不摘多浪费!”沈妙言坐在围墙上,拿袖子擦了擦一颗果子,咬了一口,回答得义正言辞。

    等她吃完,随手将核儿丢到花园里,继续摘。

    素问带来的篮子放不下,看(热re)闹的丫鬟便自作主张去拿篮子,一会儿工夫,便摘了足足三篮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在围墙上,怀着丰收的喜悦擦了把满是灰尘的小脸。

    虽是七月,可清晨的阳光尚算柔和。

    沈妙言伸了个懒腰,“好舒服!”

    “小姐,您当心掉下来了!”素问担忧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平衡很好的!”沈妙言冲她灿然一笑,像是走平衡木般,双手伸平,哼着小曲儿,沿着围墙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考虑着回去之后留一篮杏子,做成杏子酱慢慢吃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没注意脚下,右脚一滑,直接往下栽去。

    围墙距离地面颇有些高度,她尖叫一声,盯着越来越近的地面,正想着和土地来个亲密接触,阵风掠过,却被人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正要冲上去救人的夜寒和素问顿住步子,只见他们的主子,正抱着小姐缓缓落地。

    绣金蟒黑色袍摆和大袖徐徐落下,怀中的小姐睁着圆眼睛,惊讶地同主子对视,而主子面容虽精致冷峻,可凤眸里却藏着满满的柔(情qing)。

    微风吹来,树叶簌簌作响,这画面绝美到极致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良久后,君天澜才勾唇一笑:“胆子不小,竟敢摘了本座的杏子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呆呆望着他的面庞,他用黑金发冠束发,几缕长长的碎发从额间垂落,明明是面如冠玉的翩翩贵公子模样,却因周(身shen)的凛贵气质,而显得高高在上。

    尊贵霸道与矜持在他(身shen)上完美地融为一体,那张魅惑苍生的容颜,若是清冷也就罢了,此刻却偏带上了平时没有的笑容。

    薄唇勾起的(性xing)感弧度,凤眸眼尾挑起的典雅清贵,足以让这世上任何一个女子,迷失心智。

    她呆呆看着,一时竟也没听见他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君天澜不(禁jin)蹙眉,“沈妙言,你吓傻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伸出手,突然就摘掉了他头顶的黑金发冠。

    那头丝绸般的长发,在风中飞扬起来,愈发衬托出他面容的绝世潇洒。

    四周的侍女有一瞬间的窒息,这样的主子,她们从未见识过……

    积石如玉,列松如翠。

    郎艳独绝,世无其二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他怀中,一手勾住他的脖颈,一手握住他的几缕长发,垂下眼帘,耳尖有些泛红,“国师,书中所言美貌无匹的白石郎,也不过如你这般吧?”

    听不出是赞叹还是陈述的语气。

    君天澜很想将话题转回到杏子上,然而此(情qing)此景,提起杏子似乎不大合适。

    他仔细思考了会儿,敛去笑容,只淡淡道:“人的外貌,不过是一张皮囊。真正重要的东西,是皮囊里的心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将沈妙言放到地上,理了理衣袍,扫了眼那三篮杏子:“你可知,这些杏子树,乃是花大价钱养出来观赏用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弄死它们。”沈妙言翻了个白眼,颇觉扫兴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了她一眼,咳嗽一声,淡淡道:“你毁了本座的杏子树,合该受罚。那寝屋和书房,本座就收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背着手往衡芜院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忽然转向夜寒:“夜二哥,你说,是你家主子告诉你,这边杏子长得极好的?”

    夜寒挠挠头:“是啊,主子叫我带你过来瞧瞧呢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罢,不(禁jin)冷笑一声,转向君天澜远去的背影,这货为了收回寝屋和书房,居然跟她玩这一招,当真是好腹黑的心思!

    她随手捞起篮子里的一颗杏子,往空中一抛,很快接住,盯着君天澜消失的背影,嘴角噙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华容池。

    池岸上,栽种着无数梨花树。

    那些梨花像是永远不会凋零,只纷纷扬扬随风而舞,在灯笼光晕的映照下,像是落在(春chun)(日ri)里的白雪。

    君天澜泡在水池中,许是因为从小丫头手中夺回寝屋的缘故,心(情qing)十分舒畅。

    然而刚泡一会儿,梨花林里便窜出个小姑娘,正是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臂上挽了个竹篮,将君天澜搭在软榻上的衣裳尽皆放进篮子里,微笑着冲他挥了挥手:“国师,再见!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色一凝,这死丫头,竟然又想拿走他的衣裳?

    沈妙言哼着小曲儿,蹦跳着往前走,然而没走多远,(身shen)后破风声起,下一瞬,她整个人被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腰被人揽住,那人的足尖点在梨花树上,快速往温泉池而去:“小丫头,本座今晚要教你的是,本座不会在同一个坑里摔倒两次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只觉腰带一松,下一瞬,巨大的落水声响起,她直接被君天澜从半空中丢进了温泉池里。

    她艰难地浮起来,抹了把脸上的水珠,君天澜已经落在岸边,正背对着她,悠游自在地披上竹篮里的干净外裳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