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66章 魇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踌躇片刻,他终于接过她手里的酒盅,抿了一口后,搁在桌上。

    安似雪见他喝了酒,彻底放了心,将沈妙言扶起来,笑容满面:“大家吃菜。”

    一顿晚膳,在众人各怀心思的诡异中度过。

    七月之夜,深蓝色的夜幕上遍布着浩渺星辰,一条银河横跨夜幕,蜿蜒着通向未知的天际。

    一辆黑金马车缓缓行驶在寂静的长街上,车中缀了夜明珠,并不十分昏暗。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地坐在君天澜(身shen)边,两人皆都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沈妙言有些困,便打起瞌睡来。

    等马车到了国师府门口,她已经靠在君天澜(身shen)上,睡着了。

    夜凛挑开车帘,正要开口,君天澜示意他噤声。

    马车就这么停在这里,侍卫们守在马车外,沉静的夜色中,只能听见沈妙言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任由她靠着自己的手臂,他透过夜明珠的光芒去看她,她睡得那么安心,看起来十分信任他。

    唇角牵起一抹苦涩的笑,这小丫头是信任他,可她的安姐姐,却那么不信任他……

    好像若是没有这层兄妹关系,他就会吃了她似的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轻轻抚摸她的头发,凤眸中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。

    那张冷峻的面庞上,此刻呈现出的,是他自己都未曾注意到的柔(情qing)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睡梦中被他抚摸,伸手揉了揉朦胧睡眼,声音透着困倦,慢吞吞坐起来:“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说着,怜惜地摸了摸她的面颊,“下车吧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跨进门槛,沿着蜿蜒的抄手游廊,往衡芜院而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牵着君天澜的衣袖,仰头看他,只能看见他冷毅淡漠的侧脸。

    她垂下头,心底弥漫开一片凉意,却又想不清楚,这凉意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等沐浴过后,她站在东隔间的月门前,静静凝视着他坐在大椅上看书的(身shen)影,犹豫片刻,轻声唤道:“哥哥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拿书的手一紧,偏头望她,她那张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迟疑和彷徨。

    月光从雕窗洒进来,与烛火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角落的龙涎香静静燃烧着,甜冷的氛围中,他执书的手紧了又紧,满是(欲yu)言又止的惆怅。

    最后,万千话语都只化为了一个字:“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无言以对,瞳眸中的光彩一点点黯淡下去,那些深深浅浅的期望尽皆破灭。

    所有的幻想和希冀,犹如水月镜花、海市蜃楼,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她无言地转(身shen),进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而寝屋里的灯火,经久不灭。

    直到长夜过了大半,大椅上的男人才起(身shen),面容沉静地走向(床chuang)榻。

    眼见着明(日ri)便是七夕,沈妙言坐在庭院里的秋千架上,触目所及是不远处,藤架上的一盆蓝色水莲花。

    那是府中花匠精心培育出来的,花蕊和花瓣都是纯白,只在花瓣尖儿上,透着些沁人心脾的水蓝色,看起来十分漂亮高洁。

    这水蓝色十分特别,有点像她以前在国公府时,爹爹送她的一盏灯笼。

    那灯笼的灯芯石,便也是这样的水蓝色。

    她正发呆时,添香面色不善地领着张璃进来,看见她坐在秋千架上,于是行了个礼: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颔首,望了眼张璃,唇角的笑容便多了分冷讽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倒是学聪明了,知晓趁着太阳快落山的傍晚前来拜访,省的又被晾在门口晒太阳。

    张璃看也不看她,只保持着端庄得体的微笑,微微抬起下巴,跟着添香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踩在秋千上,收回视线,眼底都是不屑。

    君天澜正在书房中临字,张璃笑吟吟进去,屈膝行了个礼:“国师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君天澜声音淡漠,笔下游龙走凤。

    张璃捧上一张淡蓝色请柬,“明(日ri)便是七夕,小女府上于明(日ri)傍晚举办七夕游船盛会,还望大人能赏脸光临。”

    说着,(娇jiao)怯地抬眸望向君天澜:“大人,陛下赐婚之后,咱们从未一同出现在人前。如今京中都传出流言蜚语,说大人抗旨不尊,厌弃小女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语之间,满是威胁。

    似乎君天澜不同她在一起,便是抗旨不尊,便是大逆不道。

    君天澜眼底多了丝厌恶,丢下毛笔,漠然地在一旁水盆中净手:“张璃,张耀是如何死的,你清楚得很。”

    张璃怔了怔,随即轻声道:“小女不懂大人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在帕子上擦净双手,背转(身shen)漠然地望向窗外:“听闻贵府后院,长有一种奇特的植物,名为魇。用它的汁液入药,涂于银针之上,扎入人的皮肤,可让人于不知不觉中丢掉(性xing)命。”

    当初白珏儿贴(身shen)丫鬟阿彩之死,便是他吩咐下的魇毒。

    张璃神色一凛,抬手摸了摸发间金簪,俏脸上的笑容多了丝牵强:“不知大人是从何处听说的?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并不回答。

    张璃咬了咬唇瓣,目光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就瞧见窗外的庭院中,那个(身shen)着素白襦裙的小姑娘站在秋千架上,哼着小曲儿((荡dang)dang)来((荡dang)dang)去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沈妙言没有一点世家贵女的风范,哪有小姐踩在秋千上这样的没规矩!

    可是偏偏,大人竟然就这么注视着她!

    那张冷峻的面庞,似乎也因为她,而稍稍变得柔和。

    她紧紧攥住绣帕,声音透着急促:“既然大人心中没有小女,又为何要接受陛下的赐婚?莫非是沈妙言?大人舍不得她背上杀人凶手的罪名,是不是?!”

    君天澜依旧没有回答她的话,只静静注视着庭院秋千架上,那个精灵一样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张璃有一瞬间的崩溃,“大人喜欢她?”

    书房中是长久的沉默,君天澜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    张璃的呼吸愈发急促,她站到他面前,仰着头,泫然(欲yu)泣:“大人,请您看清楚,庭院里的那个女人,她是罪臣之女,她的(身shen)份,如何配得上您?!”

    “我张璃,出(身shen)世家贵族,才貌双全,被人称作贵女典范,所以我才是大人的良配啊!”

    她歇斯底里地喊出声,最后被那双典雅精致的凤眸、绝世风华的面容所迷惑,竟不顾一切,踮起脚尖想要试图亲吻君天澜的唇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