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68章 到底打不打算娶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沈妙言是真的怒了,一把将他推开,翻过(身shen)就跨坐到他的腰间:“君天澜,你真的是男人吗?!”

    对方面容沉静,声音清冷:“本座是不是男人,你不是都看过摸过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一红,又羞又气。

    她真的好想拿刀剁了这个家伙!

    “再过一年半,我就能行及笄成人礼!我就问你,到底打不打算娶我?!”

    她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抓狂的沈妙言,君天澜不知怎的,突然好想笑。

    事实上他也没有克制,盯着跨坐在他腰上的小姑娘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这笑声打破了暧·昧的气氛,沈妙言脸颊红得通透,趴在他(身shen)上又抓又咬:“你笑什么笑!笑死你算了!”

    青嫩的女儿香萦绕在鼻尖,那柔软的小(身shen)子在君天澜(身shen)上蹭来蹭去,蹭得他又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沈妙言浑然未觉,拿起一旁的软枕,去砸他的脑袋:“不许笑、不许笑、不许笑!”

    然而下一瞬,她(身shen)子一轻,被君天澜拎了起来,直接丢到(床chuang)下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沈妙言揉着摔疼的(屁pi)股,恼火地撩开帐幔,“君天澜,你想干嘛?!”

    对方面沉如水,穿好靴子,径直走向门外。

    沈妙言追出去,就看到他也不撑伞,直接站在了庭院里。

    雨点急剧地冲刷着他的(身shen)体,他却毫不在意般,只背对着她,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皱起眉头,撑开靠在墙壁上的纸伞冲过去,踮起脚尖想为他挡雨,高声道:“这样大的雨,你疯了不成?”

    君天澜瞥向她,她的面颊还泛着潮红,瞳眸中全是担忧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怜惜地摸了摸她的脸蛋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的瞳眸暗了几分,冰冷的雨水让他的头脑无比清晰,连带着(身shen)体里的灼(热re)都冷却下来。

    他不该那么对她的。

    明明想好了,要等到成亲之后再做那种事,可他刚刚,却有一瞬间的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那样龌龊的念头,不该生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还很柔弱,万一他占有了她,却又不幸在权力的倾轧争斗中失败死去,那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到时候,谁又能护着她呢!

    若她的清白还在,即便他不幸离世,至少,她还能好好嫁给旁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想着,心尖剧痛,瞳眸又黯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沈妙言并不知晓他这些顾虑,只当是他突然发疯,擦了把脸上的雨水,很吃力地举着伞:“你进去吧,再这么淋下去,会生病的!”

    雨水被风吹进伞下,将她的衣裙和头发都打湿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护在臂弯,拿过她手中的纸伞,伞面大半都倾斜到她的头顶上:“咱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瓢泼大雨倾盆而下,沈妙言呆在他那结实有力的臂弯里,莫名的心安。

    她抬头望向这个男人,但见他侧脸的线条精致完美,有雨珠顺着那(挺ting)拔的鼻尖滑落,凤眸中的光芒坚定而温暖。

    是那种只对她一个人流露出的温暖。

    电闪雷鸣,风雨大作。

    可她一点都不怕,只更靠近了他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夕这(日ri),拂衣拿了新的襦裙进来,说是府中绣娘赶制的,请她参加游园盛会时穿。

    那襦裙是月白底色,袖口和领口上用青色丝线绣了莲花,缀着碧玉盘扣,看起来格外青嫩大方。

    沈妙言(套tao)上襦裙,又在外面穿了件葱绿色绣荷叶的半臂。

    拂衣为她梳了两个整齐的发团,簪上两支小小的青色流苏,又将刘海儿梳拢。

    这么看着,包子脸嫩生生的,整个人白嫩可(爱ai)。

    她实在喜欢得紧,恨不得将小妙言搂在怀里亲两口,可到底是克制住了,笑容温婉亲切:“小姐,主子已经在外面等着了,您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拂衣姐姐!”沈妙言晃了晃她的手,便笑眯眯走出去。

    此时,君天澜正坐在大椅上看一份公文,听见(身shen)后有人脆生生喊他国师,便偏头去看。

    夕阳余晖从雕扇投洒进来,那个(娇jiao)(娇jiao)软软的小姑娘打扮精致,站在光中,巧笑倩兮,像一只漂亮的瓷娃娃。

    凤眸泛起涟漪,他放下公文,很快收回心思:“收拾好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可以出发了!”她点头,蹦跳着过去,想和平时一样拉他的手。

    然而君天澜不知是无意还是有意,避开她的小手,起(身shen)大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冲着他的背影扬了扬粉拳,不甘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心思藏得太深,不是她轻易就可以挖掘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要花时间,一点一点,才能剥开他层层包裹的心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唇角的笑容愈发天真无邪,跟在后面小跑:“哥哥,你走慢点,等等我!”

    君天澜听着她的称呼,眉头不觉皱了皱。

    两人乘坐马车,很快抵达张府。

    相府举办七夕游船盛会,京中的富贵人家大抵都巴巴儿地赶了来捧场。

    侍女引着二人穿过游廊,却不是往花园方向走,而是径直往后院去。

    快接近相府后院时,领路的侍女在一处亭子里停了,屈膝行了个礼,笑道:“大人在此稍后,我们小姐很快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傍晚的风带着一丝凉意,沈妙言张望着相府的景致,但见亭台楼阁掩映丛木之间,布置精美,处处透着读书人特有的书卷气息。

    她正观望着,张璃在一群小丫鬟的簇拥下款步而来。

    张璃今(日ri)穿着月白色交领曲裾,外面笼着一层浅黄色薄纱,长发梳成朝云近香髻,簪一根流苏金钗,耳垂上戴着两粒珍珠,面庞(娇jiao)美动人。

    她带着众多丫鬟屈膝行礼:“见过国师大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定睛去看,那些丫鬟里,有个十四五岁的姑娘,并未穿丫鬟服制,而是穿着件半旧的梨花色长裙,隐约可见面容清秀沉静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中掠过暗光,这少女,大约就是相府的庶女,张耀的亲姐姐,张晚梨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没看张璃一眼,淡淡道:“可以去湖上了吗?”

    他今(日ri)来此,不止是因为小丫头想来玩儿,还因为,他想拿到一件东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