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71章 碾压韩叙之(2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而棋盘上的局势,君天澜这方也十分不利。

    他那白棋所占的领地,逐渐被黑棋侵吞,蜿蜒的黑子犹如一条大龙,逐渐将猎物圈至一角,不容许逃跑挣脱。

    韩叙之优雅地品着茶水,眉梢眼角都是舒展开来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见君天澜低着头注视棋盘,许久不曾落子,便含笑望向上座的沈妙言:“妙言妹妹,你不来观棋吗?”

    他要让妙言看到,他比君天澜,优秀得多。

    沈妙言捏了捏裙摆,红润精致的唇角流露出一抹乖巧的笑容,“不必。”

    这局棋,没有任何可观(性xing)。

    结局,她早已知晓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一点一滴流逝,眼见着白棋被((逼))入死地,几乎再无生还的可能,韩叙之丢掉指间的棋子,声音温和:“国师大人,既是技不如人,不如认输?这么耗着,也挽不回你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赤/(裸luo)/(裸luo)的羞辱。

    人群中,已经有公子哥儿不顾君天澜的(身shen)份,发出轻声哄笑。

    之前从座位上站起(身shen)时,弄得那么声势浩大,可如今一看,也不过是绣花架子,中看不中用。

    可君天澜巍然不动,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夹着一粒白棋,依旧注视着棋盘。

    他落了一子。

    人群中的嗤笑声更加响亮了,这一子落得毫无水平,根本挽救不了败局。

    “国师大人,您就认输吧!”

    “大人这么耗下去,反而更加没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放心,今夜之事,我们绝不会说出去!”

    这群人说着,哄笑声便再无遮掩,回((荡dang)dang)在整座大厅。

    张璃皱着眉头起(身shen),望了眼依旧不肯认输的君天澜,不(禁jin)对他多了几分埋怨,他自己没面子也就罢了,如今她是他的未婚妻,岂不是跟着没面子!

    她正要上前阻止两人下棋,沈妙言忽然伸手攥住她的衣袖:“且看着吧。”

    张璃愣了愣,低头望向沈妙言,但见她坐在上座,巍然不动,稚嫩秀美的面庞上是自信的微笑。

    韩叙之(热re)血沸腾,得意忘形起来,捻着黑棋,落子时,先落在了白棋背上,停顿了半秒,才缓缓滑落到棋格上。

    压棋!

    这是对弈中,十分不尊重对手的行为,乃是挑衅与轻视的意思。

    众人发出爆笑声,不知是谁起了头,喊起“国师、认输”,所有人都跟着喊起来。

    这声音从画舫中传到湖面,整座画面,都回((荡dang)dang)着这四字。

    群(情qing)激奋时,(身shen)着浅蓝色对襟长袍的韩棠之,坐到画舫的雕窗窗台上,从腰间摸出一管竹萧,垂眸吹奏起来。

    这箫声悠远怡人,仿佛天生便具有镇定人心的作用,众人的哄笑声逐渐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上座的沈妙言垂下眉眼,就着眼前的茶具,斟了一杯茶,放在茶托中,小心翼翼端到君天澜手边,屈膝行了个礼,甜美的笑容中透着尊重: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唇角抿着的笑意便更甚了,他靠到椅背上,毫不遮掩这笑容。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痴呆,他们从未见过君天澜的笑容,他这样坐在月光下微笑的模样,仿佛集聚了世间最极致的美,无论何种风景,何种人物,都无法同他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他坐在那里,俨然就是一个发光体。

    韩叙之眼中掠过嫉恨,冷声道:“大人,该你落子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棋盘上,黑棋几乎将白棋全部包围,白棋奄奄一息地缩在棋盘一角,似乎再走几步,便算是彻底输了。

    然而君天澜却不紧不忙地拈起一子,优雅地落在了黑子所成的大龙边。

    众人愣了愣,回过神时,脸色瞬间就变了。

    白子一落,黑龙被生生斩断。

    角落的白棋,不仅活了过来,更是同零散落在棋盘上的白子合并,形成纵横吞天之势。

    棋盘形势,瞬间逆转。

    韩叙之捏着棋子的手陡然一紧,不可置信地盯着棋盘,他明明将君天澜的棋路都堵死了,怎么会,怎么会变成这样?!

    君天澜淡漠地呷了口沈妙言奉上的茶,淡淡道:“茶艺又有进步,很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小脸一红,语带傲(娇jiao):“都是大人教导有方!大人文武双全,叫妙妙钦佩!”

    韩叙之握着棋子的手不可抑制地颤抖,盯着棋局,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滑落,甚至连后背都出了一(身shen)冷汗。

    在众人怪异的目光中,他逐渐意识到,刚刚棋盘上的一切,刚刚他能够占据上风,都是君天澜的掌控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从一开始,就将他玩弄于鼓掌之中!

    这个认识叫他恼羞成怒,他丢了手中棋子,站起(身shen)来,将棋盘上的棋子尽数扫落在地,怒道:“大人明明棋艺精湛,却做出刚刚那种行径,可是故意想要叫下官颜面扫地?!”

    画舫中格外寂静,只能听见韩棠之悠扬婉转的箫声。

    而这箫声却使韩叙之更加恼怒,他觉得,这就是韩棠之嘲笑他的方式。

    众人压抑的沉默中,君天澜品着茶,嗓音低沉清寒,却透着说不出的(性xing)感:“颜面扫地?”

    众人呼吸一滞,他低低笑了起来,“你在本座面前,本就没有颜面,又何来‘颜面扫地’一说?”

    韩叙之面色陡然涨得通红,呼吸急促,鼻翼和额头的冷汗,叫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狼狈。

    可面对气势拔高的君天澜,他竟不敢反驳半个字。

    所有人屏息凝神,韩棠之抬眸,静默地望了眼被围在中间的两人,又很快垂下眼睫,箫声逐渐高昂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起(身shen),抬步往大厅角落的莲花灯盏走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乖巧地跟在他(身shen)后,眼中是难以遮掩的雀跃和欢喜。

    然而没等君天澜去拿那座灯盏,韩叙之忽然高声道:“这场比试,比的是文武。大人在棋艺上胜了我,那么,(射she)艺呢?”

    他喊完后,心跳得极快。

    他在赌,赌君天澜(射she)艺方面比不过他。

    因为紧张和好胜心作祟,这一刻,他忘记了君天澜其实不是一届文官,而是武将出(身shen)。

    那么多次率领将士平定叛乱,那么多次镇压剿匪,这些功绩,全都被韩叙之遗忘。

    他唯一的念头,是君天澜的(射she)艺,比不过他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