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72章 碾压韩叙之(3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背对着众人,精致冷峻的面庞上,垂下黑燕翎似的眼睫。

    夜凛已经背着长弓进来,恭敬地单膝跪地,双手将弓箭高举过头顶。

    那是一把乌金木长弓,雕刻着谁也看不懂的复杂花纹,古雅而凛贵,就如同它的主人一般。

    沈妙言吃力地抱起沉重的长弓,唇角翘起: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单手就拎了起来,沈妙言从夜凛手中接过长箭呈给他,他在众人复杂的视线中,拈弓搭箭。

    箭头闪烁着冰蓝色的寒光,他仿佛只是随意拉了一下,那支箭刺破空气,呼啸着(射she)往人群。

    一群公子小姐们吓破了胆,尖叫着抱头躲开,再抬起头时,就瞧见长箭笔直地朝着韩叙之(射she)去,直接(射she)穿他的衣领边,力道之大,竟将他整个人带着往墙壁撞去!

    等反应过来时,韩叙之已经被这支箭钉在了画舫墙壁上,他整个人呆若木鸡,甚至忘记了动弹。

    箭头深深插进墙壁里,可见(射she)箭之人臂力有多强悍。

    韩叙之终于打了个哆嗦,在这一刻,清晰地意识到,他和那个男人,差距有多大。

    而韩棠之的箫声,也适时结束。

    寂静的画舫中,君天澜淡淡道:“把灯盏取下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应了声好,笑眯眯抱住灯盏,轻轻摸了摸,琉璃灯壁透出些许温度,叫人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带了她,众目睽睽中,往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张璃回过神,连忙过去拦住两人:“如今时辰尚早,焰火都还未开始放,大人回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君天澜望向沈妙言:“你要看焰火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灯盏,焰火什么的她是没兴趣的,不过……

    她的眼角余光落在角落的张晚梨(身shen)上,眼中划过暗光,笑道:“好啊,焰火很漂亮,我喜欢看呢。”

    张璃松了口气,同时却又担忧地望向君天澜,这个男人,今晚为沈妙言如此出头,叫她相府大小姐的颜面何在?

    总要让大家知道,她张璃,会成为国师夫人,会成为这个风华绝代的男人,捧在手心上的珍宝。

    而墙上的韩叙之被人放了下来,满(身shen)狼狈,不敢逗留,灰头土脸地乘坐小船离开了画舫。

    厅中恢复了觥筹交错,可在座的人因为刚刚嘲笑君天澜的事,个个战战兢兢,连说话声都小了许多,唯恐被那人注意到。

    张璃几次三番向君天澜敬酒,暗示(情qing)意,然而对方始终不为所动,叫她泄气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等几支歌舞结束,便有丫鬟进来,说是********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来到甲板上,十几艘画舫围绕在湖心小岛上,但见小岛中央火光璀璨,几名小厮拿着焰火,正紧张地轮番点燃。

    很快,那焰火越燃越大,从地面直入云天,在深蓝色的夜幕中绽放出硕大的烟花,五彩斑斓,令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而小岛边缘围着一圈橘黄色灯笼,(身shen)着软罗轻纱的美貌舞姬围绕着岛屿跳舞,歌声远远传来,那么奢靡华丽,犹如是在歌颂一个王朝的盛世巅峰。

    贵女公子们都各自结伴,叽叽喳喳地评论着焰火,有人开始摇扇吟诗,一派(热re)闹繁华。

    君天澜望向(身shen)边的小人儿,她抱着琉璃灯盏,静静趴在船舷上,琥珀色的瞳眸中倒映出异彩纷呈的光芒,美丽绚烂至极。

    夜风有些大了,他脱下织锦外裳,披在沈妙言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抬头看向他,对方的视线却落在焰火上,只留给她一个精致完美的侧脸。

    她捏住外裳,心中更加温暖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互动被不远处的张璃看在眼中,(娇jiao)俏的面庞在黑夜中扭曲,平(日ri)里的端庄矜持尽皆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又一朵巨大的焰火绽放,火光在这一瞬映亮了她狰狞的面容,旁边的张敏不小心看见,吓了一跳:“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璃瞬间恢复了端庄得体的表(情qing),语带无奈:“明明我才是国师大人的未婚妻,可他处处,却只在乎那个罪臣之女。敏敏,你的婚姻已经不幸,难道,我也要步上你的后尘吗?”

    张敏心中酸楚,轻轻握住她冰凉的手:“姐姐,要怪,只怪沈妙言那个小((贱jian)jian)人从中作祟,不止破坏了我的姻缘、毁掉我的孩子,还阻挠了姐姐你的幸福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互诉衷肠,这一刻显得很是姐妹(情qing)深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焰火停了,四周暗下来,岛上的小厮似乎在准备更隆重美丽的烟花。

    张璃紧了紧张敏的手,轻声道:“我刚刚说的,你可记牢了?”

    张敏点头,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很快,张璃走到君天澜(身shen)边,满脸焦急:“大人,刚刚我最后从厅中出来,丫鬟掩门时,却见韩大公子似乎还在里面。他独自坐在黑暗里,不知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盯向她,她双手攥着帕子,脸上全是焦急:“我一个女孩子家,不好随意同他搭话。我知大人同他关系极好,大人不如进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她眼神真切,不似撒谎。

    君天澜看向沈妙言,沈妙言扬起一抹笑容:“国师,你去吧,不必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张璃很快带着君天澜往大厅而去,沈妙言低头望向手中蓝莹莹的灯盏,失而复得的滋味儿,令她十分满足。

    正独自开心时,一个透着怨气的女声响起:“沈妙言,你毁掉我的一切,自己却过得这般好,真是令人憎恨呢!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看去,只见张敏形容憔悴,站在她(身shen)后,双手拢在袖子里,眼神之中满是浓浓的恨意。

    她勾起唇角:“张敏,你该怨恨的人早就被大火烧死了,与我何干?更何况,你的一切遭遇,都是你自己所求,与旁人没有半分关系。”

    四周的人都涌去了船头,这边甲板上,只剩她们两人。

    夜风拂过,张敏怒不可遏,上前一把将沈妙言怀中的琉璃灯盏砸落在地:“你还敢狡辩?!沈妙言,我虽愚笨,却也知道,如今御史府的局面,都是你在背后一手促成的!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地面,上好的白玉灯盏,碎裂成了无数片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