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78章 国师追妻三十六计(6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喝完一碗燕窝粥,见君天澜正盯着她看,不由拿帕子擦了擦唇角,又朝旁边的青铜镜里瞄了眼,旋即微微挑眉,自己脸上并没有脏东西,他在看什么?

    “国师,你不会是看我长得越来越貌美如花,想着怎么吃掉我吧?”她双手托腮,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君天澜收回视线,喝了口清茶:“本座还没有饥不择食到,对未成年少女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切,”沈妙言白了他一眼,像是自我安慰,“我很快就要及笄成年了,我娘长得美,我也不会差,一定会惊艳四方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傲(娇jiao)地起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关于那四条追女孩儿的计策,君天澜不知道该如何发展下去,便将这事儿搁到一旁,只专心处理朝政。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七月下旬,大周国传来消息,大周使团将于九月重阳前抵达楚国京城,商议签订和平盟约之事。

    更有小道消息称,这次大周使团,将由大周五皇子亲自带领出使。

    君天澜忙于监督官员布置行宫和做好接待准备,一时之间分(身shen)乏术,也没顾上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每晚都等着他回来用晚膳,菜(热re)了一遍又一遍,却总不见他回来。直到深夜时分,她躺在(床chuang)上,才迷迷糊糊听见他回来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很想跟他说说话,然而一早起来,他又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不就是接待个使团么,至于这样劳心劳力?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便打包了行李,自个儿搬去倚梅馆住。

    谁知一连住了多(日ri),竟也不见他派人来寻。

    她百无聊赖地盘腿坐在软榻上,啃着果子,一边看安似雪给人抓药,一边发几句牢(骚sao)。

    等晚上白清觉从宫中回来,三人围坐在圆桌旁用晚饭时,她才知,国师这几(日ri)都被楚云间留在宫中歇脚,不仅要商议和大周的盟约条款细节,还要准备九月初九的重阳宫宴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着筷子,有些好奇:“不知那大周五皇子,是何许人物?”

    白清觉笑容温厚,给安似雪夹了片(肉rou),“大周比楚国强大数倍,皇室成员,皆以美貌闻名于世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似是想起了什么人,脸上笑容更甚:“妙言你若是见到那位大周五皇子,可千万要把持住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噎,一团米饭梗在喉咙里,小脸顿时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安似雪连忙拿了茶水递给她,又连连拍她的后背,责怪地望向白清觉:“好好吃饭,胡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白清觉笑得有些不好意思,给沈妙言扯了个鸡腿,“都是我胡说,妙言你千万别忘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夜里,沈妙言同安似雪睡一张(床chuang)榻,她望向雕窗外的明月,对那位大周皇子十分奇心。

    以美貌闻名于世的皇族,到底会有多美貌呢?

    比国师还美?

    而另一边,国师府衡芜院,君天澜今夜回来,望了眼漆黑的东隔间,只当那小丫头睡着了,便自个儿去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楚云间对大周使团来访之事格外重视,这些天他同楚云间一道忙于公事,再加上他自己也有些私事要处理,倒是疏忽了那小丫头,也不知她有没有好好用功。

    他沐浴完后,拿着从宫里带出来的点心,去东隔间看她。

    然而东隔间空空如也,小(床chuang)上被褥折叠整齐,好几天都没住人了。

    他眉头一蹙:“拂衣!”

    拂衣匆匆进来,忐忑地屈膝行礼:“主子。”

    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小姐她,去倚梅馆了。”拂衣低头,满脸心虚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点心放到(床chuang)头,又望了眼空空如也的小(床chuang)。

    翌(日ri)一早,沈妙言还在赖(床chuang),迷糊之间,听见外面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好像是,国师的声音……

    她一骨碌坐起来,赤着脚跑到屏风后,悄悄探出半个脑袋,就瞧见君天澜坐在大椅上,正同安姐姐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(日ri),麻烦你照顾她了。”

    今(日ri)国师穿了(身shen)白色绣祥云纹锦袍,外面罩着件宽松的玄色衣裳,袖口和衣裳边缘用金线绣着巴掌宽的纹路,黑金冠束发,端坐在那儿,怎么看怎么酷。

    夜凛带着两名侍卫进来,将捧着的礼物放到桌上。

    安似雪瞥了眼堆满一桌的锦盒,优雅地端起茶盏,拿茶盖轻轻抚开叶片:“大人心疼妙言的心意,我领了。只是这礼物,我却收不得。于我而言,大人待妙言好,才是最好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安姐姐……沈妙言趴在屏风边缘,心中感动。

    君天澜呷了口茶,“白夫人放心。”

    安似雪听着这个称呼,怔了怔,抬眸望向对方,对方一脸淡定地搁下茶盏,朝屏风后看去:“本座从宫里带了些点心,就放在东隔间的(床chuang)头,再不回去,添香她们要偷吃了。”

    莫名宠溺的语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(禁jin)不住绽出一个笑脸,应了声是,欢快地去洗漱更衣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安似雪扶着门框,目送他们离开,美眸中隐隐有着触动。

    白清觉站到她(身shen)边,轻轻将她揽进怀里:“大人他,是很认真地在对待妙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安似雪望着远去的黑金马车,想着君天澜对待妙言的态度,唇角不(禁jin)浮起一抹浅笑。

    或许,前段时间,是她多虑了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跟着君天澜回到国师府,想起白清觉说的话,又有些好奇:“国师,白太医说大周使团即将前来签订盟约,他还说大周皇族以美貌闻名于世。那位大周皇子,真的很好看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“再好看,也不过是一介凡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从君天澜的语气里,莫名听出了一丝潜藏的敌意。

    直觉,国师并不喜欢那位大周皇子。

    难道,他们有什么渊源?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了大早,趁着凉爽,打算去街上逛一逛。

    她带了素问和夜寒,买了不少东西,正要去金玉满香楼用午膳,却听见不远处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她抬眸看去,只见一座新建的酒楼,高挂一张“福缘楼”的匾额,矗立在醉仙楼对面。

    醉仙楼是温倾慕的财产,这酒楼建在她对面,摆明了是抢生意的。

    她带着夜寒和素问进去,小二很(热re)(情qing)地开口:“这位小姐,雅间都被包下了,不知能否在楼下大堂用膳?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点头,坐下后,随口问道:“你们东家是谁?”

    那小二笑嘻嘻的,“小姐用膳,只管膳食好不好吃不就得了?何必管咱们酒楼背后的人是谁!”

    说着,又很得意地将抹布往肩头一搭:“小姐只需知道,我们东家,是当之无愧的皇亲国戚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亲国戚?”沈妙言挑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