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79章 国师,有人欺负我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那小二不再多言,只笑嘻嘻道:“小姐点菜吧!”

    沈妙言点了几道菜,又问了素问和夜寒(爱ai)吃什么,便催那小二赶紧去上菜。

    小二走后,她托腮凝思,京城中皇亲国戚屈指可数,而和晋宁王府有过节的,似乎只有她庶叔一家。

    上次御史府莲花宴,晋宁王妃帮她解围,当时沈月如虽没说什么,可定然暗地里记下了这笔账。

    如今庶叔出资开酒楼,便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开在了醉仙楼对面。

    她饮了口茶,瞳眸中暗光流转。

    很想要,为晋宁王妃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正苦思冥想间,两个打扮明艳的女子跨进门槛,一位个子高挑些的做少女打扮,另一个则束了发髻,已然是妇人模样。

    正是张璃和张敏。

    “妙言妹妹!真是巧了,你也在这里吃饭?”

    一道男声响起,(身shen)着碧色对襟长衫的公子满脸惊喜地从楼上下来,径直往沈妙言这边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愣了愣,韩叙之竟然也在这里!

    而他那声称呼,成功将张璃和张敏的目光引了来,两人望着沈妙言的视线,俱都是仇恨。

    她讪讪抬手遮住双眼,韩叙之来得太不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韩叙之无知无觉地走过来,在她(身shen)边坐下,兴奋道:“自打上次相府一别,咱们便一个月没见过面了。妙言妹妹,这家酒楼是新开的,菜品很不错,我请你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小二叫来,打算加菜。

    沈妙言还未来得及阻止,张璃和张敏就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敏对她又怕又恨,压着声音道:“沈妙言,这酒楼是我夫君家的,谁准你进来吃的?!”

    “这里不欢迎你。”张璃同样冷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她们,瞬间就想好了如何帮温倾慕,唇角挑起一缕笑,淡淡道:“开店不就是为了做生意吗?凭什么我就不能吃了?我偏要吃。”

    一旁韩叙之帮腔道:“妙言妹妹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,你们至于如此这般吗?所谓名门贵女,难道不该心怀仁善?”

    “韩二公子,这里没你什么事。”张璃冷冷瞥向他,“你喜欢沈妙言不错,可惜人家拣着高枝儿飞,压根儿看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面颊涨红,无言以对,望向沈妙言,却见对方抱着茶盏,正慢吞吞地品茶。

    “妙言妹妹?”他试探着唤了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眸看他,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喜欢国师?”

    包括夜寒和素问在内,一圈儿人都盯着沈妙言。

    她砸吧砸吧小嘴,却不曾正面回答:“我喜不喜欢,与你们何干?总之,我今(日ri)就要在这里用午膳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对这个回答颇有些失望,因此极力劝道:“妙言妹妹,国师他对你,并非表现出来的那般好。他狼子野心,混乱朝纲,我只怕你在他手上吃亏呀!”

    沈妙言不耐烦听人说君天澜的坏话,“砰”一声将茶盏扣到桌案上:“韩叙之,你敢再说一句他的坏话,我便再不认你这个人!”

    韩叙之愣了愣,没想到她竟这般决绝,拢在袖中的双手紧了紧,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张璃冷笑,不忘继续挑拨:“韩二公子,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维护的人了!这样的女孩子,真不知道你到底看上她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准你说妙言妹妹的坏话!”韩叙之恼火不已,凶狠地瞪向张璃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事实。”张璃轻蔑地瞥向沈妙言,为维护自己形象,不忘压低声音,“像她这样的女孩儿,不过是被国师大人捡回家的一条狗,当自己还是国公府的小姐吗?”

    韩叙之被激怒,正要起(身shen)同她争执,沈妙言拉住他的衣袖,缓缓抬眸看向张璃:“即便是一条狗,也比你更得国师青睐。张璃,你连狗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说着,琥珀色的瞳眸又转向张敏,“你也是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张璃的面色顿时变得一片惨白,“你怎敢如此侮辱我?!”

    张敏的脾气则比她姐姐暴躁得多,上前就要掌掴沈妙言。

    韩叙之正要拦她,沈妙言忽然起(身shen),毫不犹豫地迎上去。

    夜寒一愣,正要拔剑阻拦,素问忽然按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这么一耽误,那巴掌便落在了沈妙言白嫩的面颊上。

    张敏愣了愣,连忙收回手,不敢置信地盯着沈妙言,这小((贱jian)jian)人,居然没有躲?!

    沈妙言唇角扬起一抹冷笑,毫不犹豫抬手还了她两巴掌。

    张敏被打得眼冒金星,(禁jin)不住怒火中烧,想扑上去跟她打。

    然而张璃却及时拉住了她:“敏敏,不要!”

    张敏愤怒地转向张璃:“我不过打了她一下,她便还了我两下!姐,你居然还拦我?!”

    张璃只盯着沈妙言,眼底隐隐弥漫着恐惧。

    她心思灵巧,自然知道沈妙言不躲开的原因。

    沈妙言是想要,带着巴掌印子,回府向国师大人告状。

    依国师大人对她的宠(爱ai)程度,敏敏她,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……

    正僵持间,楼上传来一阵温和的笑声:“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,今(日ri)可算是叫本王看了场(热re)闹。”

    众人抬头,只见(身shen)着墨绿色锦袍的男人缓步下楼,一双线条柔和的眼总是含(情qing)脉脉,语带温柔:“都是如花似玉的姑娘,这样打伤脸,难道不疼吗?你们自己不在乎,本王看着,却心疼得很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(身shen)后跟着的小厮便拿出两罐灵药,分别送给张敏和沈妙言。

    “女人便该是捧在掌心呵护宠(爱ai)的,打架这样的事,下次,万万别再做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说完,摇着折扇离开,俨然一副万花丛中过、片叶不沾(身shen)的潇洒模样。

    沈妙言得了个巴掌印,也不恼怒,冷哼一声,便带着素问和夜寒离开。

    张敏跺了跺脚,盯着她的背影,双眸中似有火焰燃烧:“姐,真是太可气了!”

    张璃心中不安,总觉得这事儿还没完。

    她强压下惊慌,握了张敏的手,“咱们先上去用午膳……”

    而沈妙言直奔国师府衡芜院,挑开书房的珠帘,就看到君天澜(身shen)姿修长,正站在窗下优雅地临字。

    她努力蓄出两个眼泪泡,哀嚎一声,奔过去抱住他的腰(身shen):“国师,有人欺负我,嘤嘤嘤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