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80章 带她去砸场子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(身shen)子一僵,回头看她,她巴巴儿地抬起头,萌萌的包子脸上挂着两颗泪珠。

    而左脸颊上,赫然一个通红的巴掌印。

    他心头一凛,搁下毛笔,转(身shen)摸了摸那张小脸,沉声问道:“谁打的?”

    沈妙言抱住他的腰,不住干嚎:“是张敏!我在福缘楼吃午饭,她说那是庶叔家开的,不许我在那儿吃,我不肯走,她就当众打了我!”

    这状告得极顺溜,君天澜虽然知道定然是他家小丫头先挑衅,人家才会打她,可那张白嫩的面颊上,五个指印还是相当刺目。

    他心疼不已,眸光隐隐发狠,声音低沉冷漠:“福缘楼?”

    沈妙言小鸡啄米般点点头,他便牵了她的手,“夜凛,备轿。”

    国师府的黑金软轿抬到福缘楼时,张璃和张敏还在二楼雅间享用午膳。

    轿辇停下,夜凛挑开轿帘,“大人?”

    轿辇内,一口放置着冰块的青花瓷缸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寒气,沈妙言倚着君天澜,手握一柄白玉团扇摇啊摇,大(热re)的天,却也相当凉快。

    软轿后跟着的上百名国师府精锐甲兵,直接将福缘楼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四周的百姓渐渐聚拢过来看(热re)闹,对着那座酒楼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在楼中用膳的人察觉到不对劲儿,也不顾吃喝,也不结账,连忙呼朋引伴地离开酒楼,掌柜的有心阻拦,却没有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雅间中的张氏姐妹终于感到不对劲儿,走到门口一看,就瞧见了甲兵围楼的架势。

    张璃暗道果然不妙,连忙走到软轿前,屈膝行礼:“小女见过大人!”

    张敏跟过来,一眼瞧见轿中的沈妙言,不(禁jin)心头一突,小腿一软,紧紧扶住丫鬟的手,美眸中隐隐闪烁着害怕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沈妙言也打了她两巴掌,她便有底气了些,朝君天澜行了个礼,轻声道:“大人可是为了沈姑娘脸上的巴掌印而来?这事儿,乃是沈姑娘出言不逊,我气急,才打了她一下。可是,她却当众扇了我两巴掌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抬起脸给君天澜看。

    君天澜瞥了眼沈妙言,这小丫头鼓起腮帮子,往他手臂上蹭啊蹭,一脸无辜的模样,仿佛那两巴掌不是她打的。

    他在心底松了口气,小丫头两倍打回去了,也不算笨。

    思及此,他抬眸,面不改色地编故事:“本座府前,有百姓告状,说福缘楼故意抬高食物价格,扰乱市集秩序。证据确凿,不容狡辩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抬起手,站在软轿旁的夜凛立即一声令下,那些甲兵便一道冲进楼中,不由分说就将楼里的摆设砸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张敏面色惨白,这酒楼是峻茂回来后,出资办的,花费了不少银钱。

    若他知道,这酒楼因为她,被国师大人砸了,一定会迁怒于她……

    他很宠(爱ai)从南城带回来的那两名小妾,她已经相当不受宠了,若再因这事,被他恼恨上……

    张敏浑(身shen)直哆嗦,几乎不敢去想自己是何下场。

    张璃想要求(情qing),可还没靠近那顶黑金软轿,两名暗卫握着刀剑出现,生生拦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紧紧抓住裙摆,盯着软轿,面颊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明明她是国师大人的未婚妻,可他却当众,不许她靠近。

    这叫她相府大小姐的脸面,往哪里搁?!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她们二人吃瘪的表(情qing),心(情qing)大悦,欢快地扇着白玉团扇,还不忘给君天澜扇一扇。

    正高兴时,沈峻茂终于闻讯赶了来,一眼就看到,他的酒楼被人砸得不成样,那些贵重的摆设,尽皆成了粉末碎片。

    一颗心滴血般的疼,他青着脸走到黑金软轿前,拱了拱手:“国师,这酒楼乃是我的私产,你公报私仇,我一定会禀告圣上!”

    “禀告圣上?”君天澜嗤笑一声,声音低沉清寒,一字一顿,“本座拭目以待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夜凛便放下轿帘,十六名侍卫抬起奢华的黑金软轿,上百名甲兵整齐地跟在后面,一路浩浩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、旗幡招摇地往国师府而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嚣张狂妄、尊贵霸道,在这一刻,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只留下满街百姓不嫌事大的看(热re)闹,以及脸色青白交加的沈峻茂。

    等国师府的人终于消失在长街上,沈峻茂沉着脸转(身shen),一巴掌扇到张敏脸上:“净会惹麻烦的((贱jian)jian)人!”

    张敏捂住脸,美眸中满含泪水:“夫君,你居然打我?!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博学多才的谦谦公子,可他,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扇她耳光?!

    明明为成婚前,他待她那么温柔……

    沈峻茂不理会她的震惊,只黑着脸拂袖离开。

    张敏无法抑制地大哭出声,“姐,他这是什么态度?我好歹是相府二小姐,他竟然打我?!”

    张璃递给她一块手帕,却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所谓聘为妻奔为妾,妾到底是妾,自然没有妻的地位高,夫君更不会像对待妻子般尊重。

    可惜当初敏敏太傻,竟然与沈峻茂做出那种事。

    如今后悔,怕也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她想着,又有些忧虑自己的婚事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醉仙楼,温倾慕(身shen)着红色刺绣襦裙,将一切都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她是聪明人,沈妙言的狡猾和示好,她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精致的唇角缓缓勾起一道轻笑,那个小妙言,有恩必报的(性xing)子,真是值得人喜欢,值得人待她好。

    黑金软轿中,君天澜面容淡漠地品着松山云雾,然而始终有一道灼灼的目光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偏过头,瞥向沈妙言:“为何盯着本座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双眼发亮:“国师,我发现你越来越帅了。刚刚怒砸福缘楼那一幕,简直霸道嚣张至极,真是叫妙妙喜欢!”

    君天澜闻言,心中便有些雀跃的小欢喜,面上却强自镇定:“你觉得,本座待你可好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答得毫不犹豫:“当然好,国师待我最好!”

    君天澜又饮了口茶,眸光深沉,这么说,他算是成功叫她习惯依赖他了?

    而第三条计策的后半部分,是在她习惯接受他的好时,再故意冷落她,叫她意识到,他的不可或缺和独一无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