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84章 没收她的零花钱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天澜猝不及防,等回过神时,沈妙言已经快速跑掉。

    她回到东隔间,以最快的速度换了干净衣裳,正要收拾东西去倚梅馆躲一躲,月门门帘却已经被人揭开。

    君天澜也换了衣裳,绛紫色的宽袖暗云纹锦袍,将他衬得宽肩窄腰,(身shen)姿修长高大,面容精致而冷峻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儿,一手挑着布帘,似笑非笑:“打算去哪儿?”

    (床chuang)榻上放着一只小包袱,里面隐约有几块散碎银子,还有几件换洗衣裳。

    而那小丫头拿着他的一本镀金字帖,正准备塞进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料到他这么快就能上岸换好衣服,咬了咬唇瓣,振振有词:“如今正是酷暑,我想着倚梅馆后面有树林子凉快,就想去安姐姐那儿住几天。这字帖,我也并非是拿出去卖,而是想着带过去临摹几天,也不算荒废了学业。”

    说着,正正经经地给君天澜屈膝行了个礼:“未曾与国师商量,是妙妙的错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眉头一挑,小丫头这副乖巧模样,是完全将刚刚池塘里,她踹他一脚的事给抛到脑后了?

    她是不是以为他大人有大量,不会同她翻旧账?

    薄唇勾起一道弧度,他背着手踱进东隔间,优雅地在(床chuang)榻边缘坐下,顺手翻了翻布包里的东西,掏出几两碎银子:“银子哪儿来的?”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奔过去,想将银子夺回来,君天澜一抬手,她直接扑了个空。

    “本座问你,银子哪儿来的。”君天澜挑眉。

    沈妙言揪着衣角,眼巴巴地盯着他的手,半晌后才轻声道,“端午龙舟赛的时候,你给我一百两银票,叫我去压胜局,我没压……后来出府玩,花掉了不少,就只剩这么点了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了然,将那几两银子塞进自己袖袋,“下不为例。”

    说着,正要起(身shen)离开,忽然瞥见沈妙言的眼睛里多了抹侥幸的暗光。

    薄唇再度翘起弧度,他倒提起小包袱,一张信封便同换洗衣裳一道,滑落出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大惊,正要抢过来,可对方已经将信封拿在了手里,打开来数了数里面的零散银票,笑道:“妙妙的私房真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攥紧了衣角,眼睛随着那信封摇晃。

    这一百八十两银票,都是平时君天澜给的零花里,她一点点省下来的。

    君天澜笑容更盛,扬了扬信封,“本座没收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连忙揪住他的袍子,满脸不舍: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要去倚梅馆吗?还不动(身shen)?”君天澜回头,将她那小表(情qing)尽收眼底,强忍住笑意。

    沈妙言不回答,也不松手,只目不转睛盯着他手中的信封。

    两人僵持半晌,君天澜狠下心,扯开她的小手,径直出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他在大椅上坐了,将信封扔到案几上,随手翻开那本字帖观摩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出去,站在不远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看了半刻钟的书,抬起头,就瞧见小丫头站在角落,双眼通红,正抬手擦眼泪。

    看起来柔柔弱弱,别提有多可怜。

    然而君天澜是不会忘记,刚刚在池塘里,她假装腿抽筋,害他下水,结果却狠狠踹他脸的事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太腹黑了,一不小心就会着了她的道。

    他打定主意不理她,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沈妙言站了半天,见他没反应,跺跺脚,也不哭了,冷哼一声,跑回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摩挲着下巴,心(情qing)更好。

    翌(日ri),风有些大,天空(阴yin)云密布,眼见着便是一场暴雨。

    君天澜上朝去了,沈妙言爬到窗台上坐着,抬头望向天空中纷飞的树叶,大风撩起她的刘海儿和裙摆,她看起来很有点可怜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荷塘中,满池莲花在风中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她忽然想起了连澈。

    那个小家伙,也不知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还有谢陶,在大周不知道过得好不好。

    她出神间,阿沁指挥着两个小丫鬟进来,将书房中的盆景换成新的,笑道:“小姐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见是她,跳下窗台,“没什么。阿沁这是什么花儿呀,雪白雪白,怪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那花儿开得碗口大,花瓣层叠雪白,衬着碧叶,看起来高洁晶莹,像是云端上的一捧雪,格外出尘剔透。

    “是雪塔山茶呀,大人最喜欢的花儿。”阿沁将花盆位置摆正,擦了把额头上的细汗,“府中花匠费了不少功夫,才培育出四季都能开的雪塔,名贵着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见沈妙言盯着雪塔山茶出神,像是闷坏了的模样,不由笑着为她解闷儿:“奴婢早上从府外回来时,听人说晋宁王爷同云香楼的老板娘吵了起来,似是为了争美人,京城中早已传得沸沸扬扬,真是趣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“云香楼的老板娘?”

    “似乎也是位大美人,却不知怎的和晋宁王爷起了冲突。风月之事,小姐这个年纪,是不应当听的,是奴婢失言了。”阿沁说着,歉意地笑了笑,行过礼后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起了心思,楚随玉不会无缘无故同女子打架,这一次,不知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想起两人对沈峻茂布下的杀局,她咬了咬唇瓣,进东隔间拿了把油纸伞,不顾拂衣等人的劝阻,直接跑出了国师府。

    虽是晌午,可乌云蔽(日ri),看起来犹如黄昏的傍晚。

    街上摊贩与行人寥寥无几,看起来格外空旷。

    她独自走了许久的路,终于找到了云香楼。

    这座楼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青楼,从早到晚,通宵达旦,从不关门。

    此时,尽管街上已无行人,可还是有三三两两的贵公子摇着折扇跨进门槛,隐隐有丝竹管弦声从楼中传出,可见里面依旧(热re)闹。

    她走上台阶,正要进去,守在门口的两名美人拦住她,(娇jiao)笑道:“小妹妹,这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嗅着她们(身shen)上的脂粉味儿,又望了眼里面那些(身shen)着软纱、媚态横生的女子们,咽了口唾沫,小声道:“我来找人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