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86章 妙言祝寿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语噎,这家伙要不要这样聪明!

    她清了清嗓子,一边研墨,一边试探着道:“国师,你不是在我庶兄(身shen)边放了两名美人嘛,能不能借我使使?”

    “要做什么?”君天澜笔下未歇,黑翎般的睫毛遮挡住了瞳眸中的华彩。

    云香楼的事,他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跟着楚随玉,行事愈发狡猾了,也不知是好是坏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有我的用处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搁下手中毛笔,“净手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转(身shen),很乖巧地端来小水盆。

    君天澜洗干净手,拿搁在木盆边缘的帕子擦了擦,声音淡然:“若是要传话给她们,只管吩咐夜凛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喜,笑道:“她们会听我的话做事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小水盆放到木架上,转过(身shen)时,就瞧见君天澜已经坐到软榻上,拿着本书翻看。

    夕阳从雕扇外洒进来,素白的麻纱袍子散发出浅浅光泽,叫他看起来犹如神祇降世,格外俊美好看。

    圆眼睛不由自主地眨了眨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,蹭了蹭他的手臂,忽然踮起脚尖,拔下他的发簪。

    一头丝绸般的乌黑头发,流水般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头发真的很长,顺着他的脊背铺在软榻上,发梢甚至垂落到了软塌下方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君天澜盯着书卷,微微蹙起眉尖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他(身shen)边,摸了摸那些头发,满眼羡慕:“国师头发披着,比束起来更好看。要是我的头发也能像国师的这样顺滑乌黑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爬上软榻,跪坐在他(身shen)后,开始给他编辫子。

    君天澜受不了她这样黏黏糊糊的态度,觉得完全妨碍了他看书,便将她拎远些,随便找了个差事打发她:“过几(日ri),温阁老七十大寿,你去库房挑几件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温阁老?”沈妙言脑袋瓜一转,“是王妃姐姐的祖父呀,那我要好好挑礼物!”

    说罢,快速跑走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松了口气,继续认真看书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君天澜的库房中,搜罗了几(套tao)古籍珍本,又拿了一副冷暖玉棋子,让拂衣帮忙盛进一个红木盒里。

    晚膳时分,君天澜在桌上看到这份礼物,不(禁jin)瞟了眼正欢快吃饭的沈妙言,小丫头的眼光忒毒了些,挑的东西,都是他库房中价值不菲的。

    “国师,你怎么了?”沈妙言抬起头,眨巴眨巴圆眼睛。

    君天澜摇了摇头,给她扯了个鸡腿儿。

    这些时(日ri)以来,天气愈发闷(热re)。

    沈妙言胃口不好,也不大学得进东西。

    可君天澜却还是跟往(日ri)一样,再(热re)的天,也依旧保持着面无表(情qing)的冷淡模样,只坐在那里看书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书房地面铺了凉席,旁边准备着两碟冰镇过后的瓜果,还有冰酸梅汁。

    她趴在凉席上,拿了阿沁帮她找来的画本子翻看,这画本子将四国历史用画面的方式表现出来,比史书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看完一卷书,听见那小丫头笑,不(禁jin)看过去,只见她躺在凉席上,翘着二郎腿,一手拿书,一手拿块西瓜,模样惬意极了。

    “沈妙言。”他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沈妙言偏过头,发团散乱,嘴边是一圈西瓜汁。

    毫无形象可言。

    君天澜指尖敲击着矮几,精致的眉尖微微蹙起,天底下的女孩儿没有像她这样不顾形象的,果然是因为没有请教习嬷嬷的缘故吗?

    若再这样发展下去,怕安似雪又要责怪他没教好这小姑娘。

    总不能叫她长歪了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咬了口西瓜,吐出西瓜子,满脸不悦:“叫我干嘛?”

    君天澜实在不想看她这副形态,别过视线,“明(日ri)去温府祝寿,晚上早些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她应着,继续翻画本子。

    温阁老历经三帝,德高望重,门生遍布天下。

    他过寿,且不说京官们纷纷携着重礼前来,许多门生也都特地从外地赶了来为他祝寿。

    这(日ri)一早,温府张灯结彩,宾客盈门。

    温倾慕和楚随玉昨晚就到了,现在正帮着温阁老在花厅接待客人。

    两人在人前颇为恩(爱ai),楚随玉待温倾慕更是极致温柔,好似那些他夜夜流连花丛的谣言,只是假的。

    因为沈妙言在家中磨蹭,她和君天澜到的时候,已经是晌午了。

    大厅和花厅中设了几十桌酒席,两人在靠前的一桌落座,温阁老坐在上座,外面放了炮竹后,便开始轮桌敬献礼物。

    轮到君天澜时,他瞥向沈妙言,沈妙言会意,立即抱着红木盒上前,对温阁老屈膝行了个礼,落落大方地开口:“祝温爷爷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!”

    她模样生得白嫩可(爱ai),为图喜庆,今(日ri)特地在腰间系了条红色绣锦鲤戏莲花腰封,声音脆生生的,十分招人喜欢。

    尽管在座的人之中,以张璃、沈月彤为首的不少世家小姐厌恶她,更有不少人觉得,国师派一个罪臣之女敬献寿礼,乃是对温阁老的不敬,可君天澜坐在这里,谁也不敢说半个不字。

    而温阁老凝视沈妙言半晌,捋了捋胡须,笑眯眯道:“是逸席的女儿吧,竟长这么大了!眉眼之间,同你娘亲还是有几分像的。记得你满周岁时,国公府办酒宴,老夫还抱过你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几句话,便将沈妙言同温府的关系拉近。

    逸席是沈国公的字,沈妙言抬头,笑容乖巧:“若我爹娘还在,今(日ri)也是要为温爷爷祝寿的。”

    温阁老瞧着她天真单纯的模样,在心底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同逸席在朝中颇有交(情qing),当初国公府出事,他没能救下逸席一家,逸席留下的这根独苗苗,他说什么也要护着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冲她招招手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到他(身shen)边,他示意(身shen)后的小厮拿来一只黑木匣子,塞到她手中:“这是温爷爷收藏的一(套tao)笔砚,你爹爹字写得好,你也要好好写字才行。切莫给你爹爹蒙羞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接过,不知怎的,鼻尖有些泛酸,哑声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的表现看在眼里,这小丫头私下里虽没规矩可言,可在人前,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教习嬷嬷,或许可以不必请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