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89章 沈峻茂之死(上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说着,那美妾在他跟前跪下去,轻柔地执起他的一只手:“公子,婢妾与妹妹午后把平安脉,府医说,我和妹妹,都有喜了!”

    沈峻茂一怔,不可思议地盯着这二人,但见她们粉面含(春chun)、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他声音颤抖,“有喜了?”

    “是!婢妾实在高兴呢!”两人跪在他(身shen)边,小意温柔,乖巧得紧,“因为想让公子也高兴高兴,所以才来找过来的,但愿公子不要生气才好。”

    沈峻茂心头涌上巨大的欢喜,“这是好事,本公子哪里会生气!”

    三人正说着,不防隔扇被人撞开,张敏泪流满面地冲进来,怒声道:“有喜?!我的孩子没有了,你们两个狐狸精就怀上了,你们是不是专门克我?!”

    两名美妾没生气,沈峻茂先气了: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自己没本事保住孩子,还敢说她们的孩子克你?!”

    “是我没本事吗?!”张敏冲到他面前,声嘶力竭地吼出声,“第一次,长公主害我,你帮我了吗?第二次,是你推了我,是你亲手害死了你的孩子!”

    沈峻茂冷笑,“你有了(身shen)孕,还敢跑到青楼找我,简直是不知所谓!就你这样的脑子,幸好孩子没生下来,否则定然也是个蠢的!”

    这话诛心至极,张敏气得(胸xiong)口剧烈起伏:“你说,我的孩子,幸好没有生下来?!”

    眼泪越流越多,她定定注视着沈峻茂,她当初真是瞎了眼,才看上这个薄(情qing)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“是,幸好他们没生下来!张敏,我警告你,注意对我说话的态度,若是惹了我不高兴,信不信我休了你?!”

    张相放了话,说张敏已经不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这样的妾,于沈峻茂而言,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。

    张敏气得浑(身shen)发抖,她紧紧攥住双手,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要冲动。

    厢房的屏风后,两张绣墩并排挨着。

    沈妙言和楚随玉坐在上面,静静听着房中的争执,楚随玉瞥了眼沈妙言,她会意,半个脑袋露到外面,悄悄对那美妾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两名美妾会意,一左一右站到沈峻茂(身shen)边,纤纤玉手轻抚着他的(胸xiong)口:“公子不要生气,张姐姐也是一时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公子便饶恕张姐姐这一次吧。张姐姐失去两个孩子,也是不容易呢。”

    这轻言软语,叫沈峻茂心(情qing)舒服不少,却让对面的张璃更加愤怒。

    她相府二小姐,什么时候低((贱jian)jian)到,要让两个玩物替她求(情qing)了?!

    一名美妾(娇jiao)笑道:“张姐姐,你给公子敬杯茶,赔礼道歉,公子肯定就不会再生你的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敏冷冷瞪向她:“姐姐也是你能喊的吗?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,也敢在我面前放肆?我即便沦为妾室,却也比你高贵得多!”

    那美妾像是害怕般,往沈峻茂(身shen)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沈峻茂轻哄般拍着那美妾的肩膀,朝张敏怒声道:“柔儿好心劝你,你这是什么话?!”

    “嫌我的话不中听?”张敏冷笑,忽然上前,大力去扇那美妾的脸,“我不止说她,我还要打她!”

    然而那巴掌还没落到美妾脸上,她就被沈峻茂推倒在地,声音冷厉:“((贱jian)jian)妇,还不滚!不知进退的东西,我这就休了你!”

    说罢,走到桌边,拿了笔墨纸砚,开始疾书。

    张敏剧烈地喘着气,盯着沈峻茂的动作,当初他在江边休了楚珍,她在一旁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却不想祸福轮流转,今(日ri),被休的人,轮到她了……

    她的目光落到沈峻茂背后,那里的墙壁上,正悬着一柄宝剑。

    她爬起来,冲过去取下宝剑,丢掉剑鞘,紧盯着他,握着剑柄的双手不停发抖:“沈峻茂,你若是敢休我,我、我就和你同归于尽!”

    沈峻茂没料到她反应会如此激烈,写字的手顿了顿,他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一名美妾柔声劝道:“敏姐姐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咱们既然嫁给公子,便该好好听公子的话。你用剑威胁公子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有了第一次,便会有第二次,敏姐姐想威胁公子一辈子吗?”另一个甩了甩帕子。

    沈峻茂原本动摇的心,瞬间坚硬起来,张敏既然敢拿剑威胁他,那就别怪他无(情qing)了!

    他冷着脸,写休书的速度越发快了。

    张敏双眼中都是不可置信,“沈峻茂,你为了两个玩物,竟要如此对我?!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!”沈峻茂面无表(情qing),写下最后一个字,从怀中取出私印盖了章,随手将那休书丢到张敏脸上,“从今以后,咱们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!”

    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……

    这句话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张敏猛地爆发出一声尖叫,大哭着拿剑刺向沈峻茂。

    沈峻茂不屑,丢掉毛笔正要躲开,(身shen)子一僵,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他震惊地看向点了他(穴xue)道的美妾,对面,张敏手中长剑已经刺进了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房间中,瞬间寂静。

    张敏陡然发出一声尖叫,猛地松开手,沈峻茂腹部插着那柄剑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张敏慌慌张张地后退,被椅子绊倒在地,整个人蜷成一团,抱住脑袋,不可置信地叠声尖叫。

    厢房的屏风后,走出两个人来。

    楚随玉把玩着腰间佩玉,望了眼血泊中的男人,笑容温润多(情qing),语气似是在感慨惋惜:“又是一条人命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(情qing),“咱们二人联手布下的杀局,既是成功,该高兴才是。这里并无外人,王爷作出这副惋惜模样,是给谁看?”

    楚随玉望了眼那名对沈妙言毕恭毕敬的美妾,含(情qing)脉脉地拿折扇挑起沈妙言的下巴:“本王若是表现得太过冷硬,怕会吓到三小姐。女人嘛,总该宠着的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往后退了一步,她亲眼见到过亭子里,这个男人威((逼))温倾慕承认,是她想要让温雅给人做续弦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若说对女人温柔,打死她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杀的,不是我杀的!”

    蜷在角落的张敏抱住脑袋,完全无视这两人,状似痴傻。

    沈妙言瞥了她一眼,走到血泊边蹲下,从袖袋里取出一把小木梳,将沈峻茂凌乱的头发梳理整齐:“堂兄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