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93章 大周皇族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回到国师府衡芜院,已是深夜。

    沈妙言去华容池泡温泉,君天澜独自站在软榻边,从软垫下面取出那张纸笺,注视良久,俊逸的薄唇噙起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他随手将纸条夹进矮几上的书卷里,(爱ai)(情qing)这种事,又不是打仗,哪里是计策能够平定的。

    (爱ai)(情qing)里拼的,大约,是一颗真心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来时,寝屋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她将香膏、毛巾等物放进东隔间,擦着半湿的头发出来,在君天澜的书房晃悠一圈,踱到软榻前,将毛巾搭在颈间,拿了矮几上的书,打算放回书架。

    然而刚将那书拿起,就瞧见里面飘下一张素白纸笺。

    她弯腰拾起,上面黑纸白字,伴着个明晃晃的大标题:“如何让女人喜欢上你”。

    眉头一挑,她逐字逐句看下去,越看,越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前些天国师突然变得很奇怪,不仅问她喜欢什么样(性xing)(情qing)的男人,还将她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,却分明同这纸条上的计谋相吻合。

    圆眼睛弯成了一条缝,她握着纸笺坐在软榻上,莫非,国师是在追她?

    她双手捧脸,小嘴(情qing)不自(禁jin)地咧开一道弧度,竟发起花痴来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沐浴完,挑了珠帘进来,一眼看见她这副痴相,不由皱了皱眉头,正要开口,却看见她手中攥着的纸笺。

    神色一凛,他三两步过去,夺过那张纸:“谁准你翻本座东西的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神,小脸蛋红彤彤的,“国师,你喜欢我就直说嘛,干嘛拐弯抹角,还弄个什么‘如何让女人喜欢上你’,啧……”

    屋中灯火略显昏暗,位高权重的男人耳尖泛红,将那纸片凑到烛台前烧掉,声音透着不自然:“沈妙言,要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闻言,忽然扑到他(身shen)上,双腿缠着他的腰,双手搂住他的脖颈,温(热re)的气息喷吐在他脸上,她居高临下,语带霸道:“君天澜,吻我!”

    “沈妙——”

    君天澜话未说完,沈妙言已经主动吻上来了。

    那么生涩,那么主动,那么(热re)(情qing)。

    柔软的唇瓣在他的上面碾压,********有些笨拙,想要撬开他的牙关,却辗转不得其法。

    房中灯笼柔和的光,将两人的(身shen)影拉长投(射she)在雕花窗格上。

    君天澜抬起眼帘,丹凤眼对上那双纯净的琥珀色瞳眸,这一瞬,所有的拒绝的话语,似乎都无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吻顿住,磨着他的唇角,声音透着俏皮,“国师,我甜吗?”

    说着,调皮似的,((舔tian)tian)了下他的唇。

    君天澜被她挑逗,呼吸比平时重了许多,双手托着她柔软的腰肢,忽然之间,就将她压在了软榻上。

    薄凉的唇流连过她的额头、鼻尖和唇瓣,声音沙哑:“甜不甜,要尝过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尾音(性xing)感的拉长,他垂眸,含住了她的小嘴。

    携裹着浓浓男人气息的舌头长驱直入,轻而易举便同她的纠缠到一起。

    与他而言,(身shen)下这个小姑娘是毒药,是能够一次又一次令他把持不住的罂粟。

    偏偏,他对她食髓知味,哪怕只是她的一个寻常眼神,在他眼里,都是妩媚。

    更遑论,这般明目张胆的勾引。

    这个吻(热re)切而绵长,温柔和(热re)(情qing)完美地融于一体,沈妙言凝视着他英俊的面庞,脑海中有一瞬间的放空。

    即便一开始是为了复仇才找上他,可到如今,他们共同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,她的心早已迷失在他温柔里。

    想要和他,好好走下去,一直走下去……

    这个吻在烛火燃尽时,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君天澜扶起喘息的她,犹豫半晌,轻声问道:“这一次,还像上一次那样难受吗?”

    沈妙言的面颊早已染上绯红,她垂下眼帘,轻轻摇首。

    君天澜便放心了些,两人沉默片刻,他替她拢了拢刘海儿:“该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应着,却依旧盘膝坐在那儿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月光透过雕窗洒进来,伴着夏秋之虫的鸣叫,龙涎香与夜色中的草木香缠绻交融,一切都是如此美妙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手摸了摸唇瓣,忽然偏过头,啄了下君天澜的脸,旋即小鹿似的,逃进东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一怔,摸了摸被偷亲的地方,薄唇抿出一丝淡淡的笑,柔和腼腆至极。

    九月初,沈月彤被送进皇宫,得封贤妃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秋千架上,梨花树已经开始落叶了,天气凉凉的,秋高气爽,叫人很舒服。

    她听添香说完这事儿,笑道:“做人上人,她也算得偿所愿了。”

    下午无事可做,她从君天澜那里讨要了十两白银,揣在怀里,去逛街。

    此时长街上颇为(热re)闹,到处都是叫秋衣靴帽、糖糕点心、首饰玩偶的摊贩,还有人提着鲜艳的菊花,兜售给路人。

    她这里逛逛那里瞧瞧,兴致正好时,忽然听到前方有人高声唱喏,让临街的百姓都退避开来。

    她被素问拉到街边,放眼望去,只见不远处的街心上,一队白色骏马正慢悠悠迈过来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,一(身shen)银白细铠,腰间挂着宝剑,背一把银色弓箭,生得剑眉星目,模样很是英俊。

    四周有女孩子低声讨论,有知(情qing)的,说这是大周国的使团到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放眼看去,队伍后面果然有士兵扛着火色大旗,旗幡飞扬,大书一个“周”字。

    她仰头看向为首将军模样的男人,这男人英俊是英俊,可细看之下,眉间隐约有一道浅浅的伤疤,周(身shen)萦绕着冰冷气息,大约是在人命和鲜血中摸爬滚打惯了的。

    她(禁jin)不住往后退了几步,很快,三十六骑白色骏马从她面前走过,而骏马后面紧跟着的,是打扮明艳的女童。

    她们(身shen)着天青色绣圆荷叶袍子,领口露出雪白里衬,个个干净漂亮,有的手持莲花暗纹掌扇,有的手捧青铜小兽香炉,前后簇拥着一顶火红色软轿。

    那软轿打造的奢华精致,四角垂着宝珠和秋香色璎珞,轿帘上绣满了暗红莲花,所经之处,徒留下阵阵莲花异香,令人对轿中坐着的人物不可避免地产生遐思。

    秋风拂过,红纱车帘拂动,沈妙言隐约看见里面那人的侧脸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