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96章 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衡芜院的院子里,种了不少菊花,现在开得正好。

    君天澜喝过解药后,(身shen)体恢复得很快,没过两天,便拿了长剑,在庭院中练习剑法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秋千架上,静静看着他头发一丝不苟地束起,(身shen)着黑色窄袖劲装,腰(身shen)劲瘦,长腿有力,在院中舞剑。

    她虽然看不明白这(套tao)剑法,却也知道国师的功夫是极好的,这么舞着,宛如苍龙翻转腾挪,别有一番气势。

    偶尔映照在雪亮剑(身shen)上的丹凤眼,虽然平静,却隐隐透出愤怒。

    她一手抓着秋千架,一手握着枝金色桂花,嗅着桂花甜香,国师大约,是在愤怒那位大周五皇子对他下毒吧。

    她想着,一朵碗口大的菊花扑面而来,她下意识地接住,那人收了剑,面无表(情qing)临风而立:“明(日ri)要去参加重阳宫菊花宴,今晚早些休息。”

    她应了声好,将菊花捧起来,那人已经沉着脸转(身shen)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重重叠叠的花蕊,琥珀色瞳眸中满是思量。

    翌(日ri)。

    沈妙言穿着新衣,襦裙洁白,外面(套tao)着件柳黄色的褙子,褙子后绣了一朵栩栩如生的重瓣白菊,腰间系着深色腰封,看起来格外甜美可(爱ai)。

    拂衣给她扎了两个发团,本(欲yu)用素银铃铛装饰,想了想,还是从匣子里取出两只垂小流苏的金铃铛,说是与衣裳比较配。

    等在衡芜院外的君天澜听见(身shen)后的铃铛声,回转(身shen),就瞧见那小丫头捧着块百香糕走出来,看起来一派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那红润的小嘴巴不停歇地吃吃吃,他看着,想起那小嘴的温度,瞳眸便幽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,比当初来到府上时,要长大许多。

    这样的漂亮乖巧,若是带出去,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其他人惦记上。

    他想着,伸手握住她的一只手腕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只乖乖跟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今(日ri)重阳,市集上(热re)闹非凡。

    国师府的马车穿过重重人群,一路往郊外驶去。

    重阳宫建在郊外的紫阳山顶上,距离这儿要一个多时辰的车程。

    沈妙言在车中吃完了百香糕,((舔tian)tian)干净手指,偏头望向君天澜,但见他闭目养神,看不出丝毫(情qing)绪。

    她捧起茶水喝了一口,国师这样睚眦必报的人,今(日ri),大约会对那位大周五皇子下手吧?

    可那位五皇子代表的是大周,而国师代表的是楚国,如今楚国势弱,楚云间为了维护国家安宁,不会(允yun)许国师与那位五皇子对上的。

    她喝完(热re)茶,双手托腮,又望了眼面无表(情qing)的君天澜,轻轻叹息一声,只觉自己比他还要((操cao)cao)心这些事。

    此时的紫阳山脚下,比平常要(热re)闹得多。

    除了京城里的达官贵人前来参加重阳宫菊花宴,其余百姓都也都纷纷过来凑(热re)闹,无数摊贩支起了货架,叫卖粉面蒸糕、煮花生、烤红薯、石榴柿子、栗子葡萄、锦簇花团等物。

    洒满百果的蒸糕上,摆着粉团捏成的狮子蛮王像,引了不少孩童注意,纷纷围观嬉笑。

    百姓们(身shen)着新衣来来往往,盛世太平景象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沈妙言趴在车窗边缘看,对那些食物垂涎三尺,下车后想凑过去买,却被君天澜提溜着上山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通往山顶的石阶,那么长那么高,大约要爬很久才能上去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便不肯上山了,说什么都要买一把花生,带着路上吃。

    君天澜跟她吵了一会儿,犟不过她,只得带着她先去买花生。

    过了小半个时辰,沈妙言气喘吁吁,终于是爬到山顶了。

    山顶平坦,遍植金色菊花,一眼望去,犹如海洋,在秋天的阳光下泛出金色波纹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而花海最中间,矗立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宫(殿dian),朱墙碧瓦,高挂着“重阳宫”匾额,耀目至极。

    美貌的宫女们(身shen)着统一宫装,手捧红漆缠枝纹托盘,顺着(殿dian)外的木制悬梯蜿蜒而上。

    宫(殿dian)上层,编钟声声,乐声十分隆重正式。

    一架拱桥从宫(殿dian)大门悬空通往石阶处,君天澜握了沈妙言的手,正要上去,她捂住肚子,皱起眉头:“国师,我好像吃坏肚子了!那花生里面,有烂的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瞥了她一眼,沈妙言往后缩了缩,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无法,只得叫来一名宫女,让她带她去西阁(古代的卫生间)方便,自个儿先上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西阁也建造的奢华精致,里面燃有熏香,梳妆台、更衣间、(床chuang)榻桌椅等一应俱全,不知道的,还以为到了人家小姐的闺房。

    沈妙言方便完,对着青铜镜理了理衣裳,跟着那宫女走出去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就瞧见旁边树林子里,一位贵公子,正缓步而来。

    他生得极美,一头青丝只簪着根乌木发簪,白衣胜雪,腰间系金色盘龙纹腰带,凭虚御风遗世独立,仿佛神祇错落山野林间。

    他步出山林,在一丛堆雪砌玉般的瑶台御凤菊前驻足,垂下丹凤眼,指尖拂拭过重重花瓣,似是怜惜。

    薄唇微启,那音色婉转纯净犹如碎玉敲冰:“人生有八苦:生,老,病,死,(爱ai)别离,怨长久,求不得,放不下。你这瑶台御凤,生而为花,与人相比,不知又有何苦恼?是怨你生在山野林间无人欣赏,还是怨这秋风无(情qing)催你衰亡?”

    沈妙言呆呆望着他,这个好看过分的男人,在跟一丛花说话?

    男人对着花丛沉吟良久,忽然伸出手,掐下朵碗口大的,唇角噙起一抹淡然洒脱的微笑,“既如此,我便携你共赴重阳宫宴,也叫你领略一番人间(热re)闹,不枉你来这世间白走一遭。”

    说罢,缓缓抬手,将那朵瑶台御凤簪于鬓角。

    举手投足,却并无半点脂粉气息。

    秋风拂过,将他雪白的大袖和袍摆吹得鼓动起来,他朝远处的山脉极目远眺,仅仅一个剪影,便已绝艳出尘。

    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领路的宫女与沈妙言尽皆看得痴呆,脚下步子也迈不动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