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297章 你是君天澜的什么人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过了半晌,那公子收回视线,转向她们二人,目光似是悲悯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个激灵,回过神来的时候,那人只留下一个精妙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脸颊,这个男人,就是那位大周五皇子吧?

    对一朵花儿尚且如此慈悲,却又为何,会对国师痛下毒手?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便叫那宫女自个儿回去,自己拎了裙角,悄悄跟着大周五皇子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她没走多远,就跟丢了人,大约是冤家路窄,偏还遇上了沈月彤。

    沈月彤如今已是宫里的贤妃娘娘了,(身shen)着水红色洒金蝶妃子宫裙,云鬓高耸,约莫在宫中过得还不错,(身shen)量比未出阁时要圆润许多。

    十几个宫女们簇拥着她,她摇着绢纱团扇,瞧见鬼鬼祟祟的沈妙言,翻了个白眼,语调(阴yin)阳怪气的:“哟,这还真是巧了,本宫出来转一转,就碰到了堂妹……堂妹在这里做什么?是不是又想害什么人?”

    沈妙言并不恼,笑嘻嘻地朝她行了个屈膝礼:“见过贤妃娘娘!贤妃娘娘真是悠闲,不去陪着陛下,竟在这儿晃悠,难不成想找机会勾搭我家国师?娘娘如此痴(情qing),不知皇帝陛下是否知晓?”

    沈月彤面颊一红,怒声道:“沈妙言,你胡说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胡说,贤妃娘娘自己最清楚。”沈妙言懒得跟她啰嗦,绕过她便想去找那位大周五皇子。

    沈月彤不顾形象,一把揪住她的衣裳,将她给拽回来,破口大骂:“沈妙言,你这小((贱jian)jian)人,你少在这里信口雌黄!本宫眼里心里,都只有陛下一人!”

    因为紧张,她的呼吸都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围在她四周的宫婢,并非全都是她的心腹。

    若是让陛下知晓她心中还有国师,她这个贤妃,也算是做到头了!

    “松手!”沈妙言挣扎着,稚嫩的小脸皱成一团,伸手就去推她。

    她力气大,沈月彤猝不及防,尖叫一声,直接被她推倒在花圃中。

    四周的宫婢连忙将她扶起来,她喘息着,涂着鲜红丹蔻的手指,愤怒地指向沈妙言:“你以为有国师大人撑腰,就能对本宫如此无礼吗?!等到张璃嫁进国师府,本宫倒要瞧瞧,你会落个怎样的下场!”

    因为愤怒,她那张(娇jiao)美的小脸狰狞可怖,完全失去了刚刚的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“想嫁给国师,那也要看张璃她有没有那个本事。楚云间一道圣旨就想进国师府的门,天底下没有这样的好事!”沈妙言双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沈月彤如今已不敢再对她动手,撂下句“走着瞧”,便带着宫女趾高气扬地离开。

    沈妙言转(身shen),正要去追五皇子,忽然瞥见旁边大树后面,被风撩起的一块雪白袍摆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放轻脚步,走到大树后,仰起头,就对上那双仿佛盛着华彩的点漆丹凤眼。

    那人不知从哪儿寻来一只小兔,正宝贝似的捧在怀中,轻轻抚摸。

    山风将他的一缕长发吹起,他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“你是君天澜的什么人?”他挑眉,声音还算温和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他的容颜,咽了口口水,“你管我是什么人!倒是你,躲在这儿偷听小姑娘说话,岂有君子之风?”

    这人曾经下毒害她家国师,国师的仇人,就是她的仇人。

    就算是大周皇子,她也不会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那人闻言,低低笑起来,松开手,将那小兔放进草丛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后退一步,正想逃走,却见他在袖袋里摸了摸,摸出个纸包。

    她疑心那是毒药,正害怕时,他将纸包打开,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她瞄了这男人几眼,小心翼翼接过,纸包里摊着块洁白软糯的芸豆糕,卷着金黄的南瓜馅儿,看起来清甜可口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不明白这人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男人摸了摸下巴,微微挑起的丹凤眼中盛着疑惑: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沈妙言咬住唇瓣,不敢要他的东西,又递还给他。

    男人将纸包包好,放进袖袋里,顺手又摸出另一个纸包,打开来递给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他一眼,接过纸包,里面是一块半透明的金黄色点心,软乎乎的很有弹(性xing),正散发出酸甜的果香气息。

    “(奶nai)油菠萝冻。”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摸不透他在想什么,又将纸包还给他。

    男人便蹙起眉来,将纸包放回袖袋,凝视她半晌,“不喜欢甜食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沈妙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男人瞧着她蠢萌蠢萌的表(情qing),忽然一笑。

    那笑容极美,好似蕴藏进一整片花海,叫人如沐(春chun)风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莫名一红,只觉面前这男人杀伤力太强,(禁jin)不住又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正尴尬间,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自不远处响起:“妙言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过头,君天澜正在花海边缘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他(身shen)着黑色绣金蟒锦袍,宽肩瘦腰,(身shen)姿修长。

    黑金玉冠束发,面容冷峻而精致,周(身shen)散发出凛贵威严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还没说话,旁边的男人倒是先站了出来,笑容倾城:“国师大人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声音淡淡:“五皇子好兴致,独自一人在山中闲逛,就不怕走岔路,遇到刺客?”

    “若刺客有心行刺,无论本王在哪儿,都会遇刺,又何必计较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咬住唇瓣,这两人的风度气质不相上下,这么对立着,周围的空气都仿佛僵持冷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妙言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蹙眉,又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拔腿跑到他(身shen)边,牵住他的衣袖: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他(身shen)上散发出淡淡的龙涎香,她嗅着,心中稍稍安定了些,仿佛只有在他(身shen)边时,才不会害怕。

    她望向对面的男人,那位神秘的五皇子保持着微笑,也正意味深长地望她。

    那目光太过诡异,与刚刚他眼中的慈悲包容全然不同,吓得她紧忙又后退几步。

    君天澜牵了她的手,往拱桥而去。

    那位五皇子独立林木之间,抬手抚摸着鬓间的瑶台御凤,注视着二人的背影,笑容舒展开来,宛如和风漾开一池(春chun)水。

    花田上的拱桥,由纯木打造,雕龙画凤,华美异常。

    走上最高处,放眼看去,是一片金色菊花海,更远的地方,则是起伏的苍翠山峦。

    沈妙言握紧了君天澜的衣袖:“国师,你怎么会折回来寻我的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