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04章 敢伤她一分,本座百倍奉还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哪有人总无缘无故盯着姑娘家看的。

    她想着,有些不高兴地往君天澜背后躲了躲。

    君天澜目光对上君舒影的,对方唇角的笑容更深了些,客客气气地朝他举起酒盏。

    而君天澜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满山菊花在夜风中摇曳,重阳宫的乐曲声经久不绝,灯火辉煌,宛如山顶上的一场锦绣盛世。

    宴席很快到了后半段,有舞姬跳舞助兴,(殿dian)中的端肃气氛在觥筹交错中,逐渐化为嬉笑玩闹。

    韩叙之端着酒盏过来,在沈妙言(身shen)边跪坐下来,因为受伤的缘故,左手臂还缠着绷带。

    “妙言妹妹,你下午去哪儿了?我到处都找不到你。”他说着,放下酒盏,从怀中取出一本书,里面还夹着一枝墨菊,“我瞧这墨菊开得极好,颜色又正,就悄悄摘了来,做成书签,想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没接,只淡淡道:“你做了承议郎,便该以国事为重,不要玩物丧志了。”

    她只是说客气话,可韩叙之却觉得,这是她在鞭策鼓励他,因此眉开眼笑,将那本书合上,塞到她怀中,“今儿下午,我看不过大周人的挑衅,就去应战,谁知道不仅受了伤,还输给了萧城烨。心里有些难过,就出去散散心,这才碰到这枝墨菊,也不算玩物丧志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云淡风轻,脸上都是作为楚国人的自豪,好似又变回从前那个温文尔雅的韩二公子。

    沈妙言自己也是楚国人,自然看不惯萧城烨对楚国的不屑,听韩叙之这么说,心里便有些触动,摸了摸那本书,态度稍稍好转了些:“你这伤,也是为楚国受的,要好好休养才是。”

    韩叙之愣了愣,脸上立即涌出一阵欢喜,“妙言妹妹,有你这句话,我不吃药,这伤都能痊愈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君天澜冰凉的视线飘过来,韩叙之虽有些怕,却努力保持镇静,暗道这样隆重的宫宴,国师应当不会对他出手的。

    坐在不远处的张璃笑道:“妙言,韩二公子待你真好,叫姐妹们好生羡慕呢。”

    上方的沈月彤,既看不惯沈妙言被男人捧着,又因着沈峻茂被张敏所杀,而看不惯张家的人。

    她以袖掩面饮了口酒,冷声道:“有什么好羡慕的!她这样的(身shen)份,就算嫁过去,顶多也只能做妾而已。怎么,张大小姐喜欢妾这个(身shen)份?”

    她声音不小,再加上正逢乐声低迷下来,附近坐着的贵人们几乎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大(殿dian)陷入剑拔弩张的气氛,谁也不敢随便接这话茬儿。

    沈月如瞥了眼沈月彤,微微咳嗽了声,“彤儿!”

    沈月彤轻哼一声,并不买她的账:“怎么,妹妹我哪里说错了不成?沈妙言是罪臣之后,难道还能嫁给官宦人家做正妻吗?”

    沈月如压不住她,便干脆饮酒不语。

    楚云间摩挲着酒盏,雅致的面庞上虽然带着浅笑,可视线却极其薄凉复杂,正从沈妙言脸上掠过。

    若她不介意,其实他很想让她进宫。

    哪怕奉上后位,他也愿意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乐声渐停,那些舞姬都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沈月彤刚刚说的那番话,无人敢接,所有人都保持着沉默。

    沈妙言攥紧了拳头,刘海儿遮挡住双眼,看不出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对面的君舒影笑容优雅,正要发挥君子风度,开口为这小姑娘解围,谁知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先响了起来:“罪臣之后?呵……”

    这低笑声透着彻骨凉意,叫满(殿dian)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君舒影挑眉看过去,只见君天澜正注视着那小姑娘,伸手(爱ai)怜地摸了摸她的脑袋:“妙妙寄住国师府,乃是因为本座认了她做妹妹。本座既是她的兄长,那么贤妃是否觉得,本座也是罪臣之后?”

    沈月彤面颊涨得通红,因为震惊而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人俱都有些回不过神,国师他,竟然说,认了沈妙言做妹妹?

    满朝文武,多少人急不可耐地要同罪臣之后撇清关系,即便是沈国公的故旧门生,都有恨不得去踩一踩沈妙言,以显示自己与叛国之人毫无牵扯。

    可国师大人他,竟然说认沈妙言做妹妹?!

    君舒影摸了摸下巴,微微斜挑的丹凤眼中,流露出一抹轻笑。

    楚云间则抬眸,深深望了眼君天澜。

    满(殿dian)人心思各异,却也有人开始盘算,是不是该让自家女儿与那沈妙言打好关系,以便攀上国师府。

    旁边的张璃,先是愣了愣,随即绽出一个笑颜,这还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,只要国师大人认沈妙言做妹妹,沈妙言对她而言,就失去了威胁。

    原来国师大人那般宠(爱ai)沈妙言,也不过是因为,他将她当做了妹妹……

    这么想着,连带看沈妙言的目光,都顺眼了几分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仍旧低垂着头,任由君天澜抚摸她的脑袋,没有半分反应。

    妹妹?

    她才不要做这个人的妹妹!

    她想要的,明明是……

    心中,很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沈月彤张了张嘴,红着脸瞥了眼君舒影,觉得面子上有些过不去,便轻声道:“本宫并非那个意思,只是沈妙言(身shen)份在那里,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,国师大人还是不要同她走得太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说过,沈妙言是本座的人。”君天澜抬眸,冰冷无(情qing)的眸光落在沈月彤(身shen)上,“若有人,执意要同她过不去,便是同本座过不去。若是有人敢伤她一分,本座定当百倍奉还,绝不手软!”

    一番话掷地有声,叫沈月彤浑(身shen)都瘫软下来。

    她匆匆收回视线,恐惧地不敢再说话。

    宴席正要继续进行,旁边张璃对韩叙之递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韩叙之怔了怔,意识到她是在提醒自己,趁这个机会,向妙言妹妹求亲。

    拢在袖中的手紧了紧,他望向沈妙言,这小姑娘是他从小时候起就喜欢的,虽然现在没了国公府做后台,可毕竟靠上了国师府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权倾朝野,若是妻子娘家有这么个兄长,似乎,也不错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