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07章 君天澜的身份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两个女童将后面的软毯捡到前面铺好,那人轻轻巧巧踩上去,笑声纯净:“几(日ri)未见,妙妙可有想我?”

    沈妙言目光上移,进来的正是大周五皇子。

    他今(日ri)打扮得格外隆重,头戴白玉冠,踩着双红宝石绣莲花翘头靴,行走之间,雪白绣祥云纹的袖袍轻盈摆动,莲香四溢。

    这样的装束衬着他那张绝艳出尘的脸,惹来市井中不少女子围观,满脸(爱ai)慕地聚在了古董店外,也有大胆的,跟着进来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掌柜的手中拿过青鱼珠,塞进荷包中:“五皇子不是要遍览楚国京城的风景吗?怎的有空在这儿散步?”

    君舒影手持黑绸折扇,摇开来,笑容满面:“市井人(情qing),又何尝不是一种风景?在我看来,这儿的人,这儿的房屋建筑,都是漂亮到可以入画的。”

    他保持着谦谦风度,轻摇折扇的潇洒模样,令在场的女子心跳加速,纷纷压抑住惊艳的低呼。

    沈妙言瞥了眼他脚下的红毯,冷笑:“若真要欣赏,便该与市井融为一体。五皇子踩着红毯逛街,算什么欣赏?”

    这话很不客气,君舒影顿时面露委屈,丹凤眼中甚至蒙了层水雾,连声音都软下来:“妙妙……”

    美人梨花带雨的模样,总能引起旁人的怜惜。

    一旁户部侍郎的闺女儿愤愤开口:“沈妙言,人家好好跟你说话,你这是什么态度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!五皇子翩翩风度,因为那双鞋履价值不菲才会踩上红毯,你竟然拿这个来讽刺五皇子!”礼部侍郎家的小姐皱眉。

    旁边兵部侍郎家的大姑娘生得虎背熊腰,她上午一听说五皇子在游街,就紧忙穿了自己最漂亮的裙子,一路尾随,只为一睹五皇子风采。

    如今见自己的心上人被沈妙言如此冷讽,而那美人儿一副要落泪的姿态,真恨不得将他搂到怀里好生安慰,因此抬高音量道:“沈妙言,你这样的粗人,不配欣赏五皇子的美貌!五皇子要看古董,你就别在这儿碍眼了,赶紧出去!”

    沈妙言被气得几(欲yu)吐血,直直盯着君舒影,却见他面上虽作伤心之色,可眼底分明含着浅浅笑意。

    她气不过,不想跟他同处一个屋子里,正要抬步离开,对方忽然朝她走来,十分客气地拱了拱手,话却是对着众人说的:“沈小姐年幼,不懂事也是有的,大家就不要责怪她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众人便交口称赞,五皇子风度翩翩,被沈妙言那么刺了一句都不生气,果然是天下君子典范。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这些称赞,再看向君舒影,对方挑眉,朝她露出一个无辜至极的微笑。

    她强忍住将青鱼珠砸他脸上的冲动,冷哼一声:“素问,我们走!”

    正要转(身shen),手腕处却紧了紧。

    她回头,这个妖孽的男人不知何时到她(身shen)边的,正握着她的手腕,虽是笑着的,可眼底却是不容拒绝的威严:“相遇也是缘分,沈小姐不如随我去茶楼小坐片刻?”

    说罢,笑吟吟的,拉着沈妙言出门。

    素问正要拔剑,然而香风拂过,不知怎的,(身shen)体竟然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她眼睁睁望着自家小姐被拉走,想张口呼喊,却根本喊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

    沈妙言大呼着,周围的人指指点点,暗道这沈妙言真不识趣,能被这样美的男人邀请喝茶,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,她竟然还敢反抗!

    君舒影当众将沈妙言拖上马车,直到车帘掩上,他才从袖中取出一方锦帕,仔细擦拭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摸着被捏痛的手腕,最是见不得他这嫌弃人的模样,扬眉道:“既然嫌我脏,干嘛还要捏我的手?”

    说着,也嫌他脏似的,气愤地掀起裙角,使劲儿擦拭手腕。

    君舒影轻笑:“我这洁癖,一时半会儿改不了。在旁人面前需要维持完美的君子形象,现在没人了,自然要恢复本(性xing)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潇洒地将帕子扔了。

    而这马车并未去京城中任何一家酒店,只浩浩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往郊外走。

    君舒影一手托腮,注视着趴在车窗上的沈妙言,丹凤眼盛着光彩:“我在这附近有个秘密庄子,请你过去喝茶。你也不必这样费劲儿地记路,他若知道你在我手中,自然会找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便这样笃定,国师他会来寻我?”沈妙言回头,瞪了他一眼,“我不过是个小侍女,想用我引他上钩,怕是不成的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摩挲着自己的下巴,俊美的脸上,逐渐呈现出高深莫测的表(情qing):“听闻你在他府上住了一年零六个月,可看样子,你对他并不了解。他没告诉过你,他的(身shen)份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怔了怔,尽管知道这大周五皇子和国师是死对头,可这一瞬,她还是很想从他口中知道,国师的真实(身shen)份……

    她其实,好奇了很久。

    于是她轻声问道:“国师他,到底是何(身shen)份?”

    君舒影正襟危坐了,正要开口,马车轻晃了下,外面传来萧城烨的声音:“(殿dian)下,到了。”

    车停了,有女童挑开车帘,君舒影走出去,踩着红木漆莲花纹小方凳下了车,径直往别庄里走。

    沈妙言跟上去,仰头看他:“你还没说,他的(身shen)份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不知是改变了主意还是什么,笑眯眯地低头看她:“你伺候得我高兴,我便告诉你他的(身shen)份。”

    秋天的阳光落在他的眉宇间,他长得极美,可一张嘴,偏说不出什么好话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气得不行,懒得再搭理他。

    说是别庄,里面却建着亭台楼阁,修建得诗(情qing)画意,打扫得也十分干净。

    来往的侍女穿着整齐,很有规矩的样子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沈妙言独自待在四楼一间华美的寝屋里,趴在窗口边,晚风徐徐,触目所及都是青山绿水。

    她回头望了眼紧闭的房门,她怕有人突然进来,就从里面栓了门,还费劲儿搬来桌子椅子,将门抵得死死。

    门口有侍卫看守,她若想逃,便只有走窗户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她正小心翼翼盘算着,不防阵风拂过,她吓了一跳,连忙后退,只见一个女童,面无表(情qing)地将手中食盒拎到桌上:“主子说,晚膳还未做好,让你先用这个垫吧垫吧肚子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