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19章 不要,再碰我!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御花园,风雨如晦。

    艳丽的花圃中,碗口大的菊花被风雨摧残,纤细的枝叶无力承托花朵,它们在风中剧烈地晃动摇曳,直至匍匐进泥土中。

    那些丝丝缕缕的花瓣,被泥水染脏,已然看不出原本的颜色。

    树下,被打湿的头发紧贴着苍白的面颊,(娇jiao)小的(身shen)躯颤抖着,可那双琥珀色瞳眸中,仍旧满是倔强。

    似是嫌那(身shen)襦裙碍眼,“哧啦”一声响,楚云间粗暴地撕掉她的衣裳,随手丢到一旁。

    雪白的薄薄衣衫,被秋风送上云天,扶摇而上九霄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指甲在楚云间背后抓出道道血痕,他的肌(肉rou)绷得很紧,察觉不到疼痛般,脑海中,只余下占有沈妙言,这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冰冷的大掌迫不及待地握住她的亵裤,因为激动,(禁jin)锢她双手的那只手放了下来,只托住她的(身shen)躯,将她送到和他等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么一松手的功夫,沈妙言拔下霞草花发簪,毫不犹豫地划破了他的右臂。

    她使出了吃(奶nai)的力气。

    从手肘到手腕,划下长长的一道口子,狰狞可怖,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血液狂涌而出。

    楚云间一声不吭地捂住手臂,猩红的双眸紧盯着沈妙言,她握着发簪的手在发抖,眉眼间却都是凌厉,一字一顿:“不要,再碰我!”

    雨水在地面汇聚成细小的溪流,他垂下手臂,鲜血顺着指尖滴落,同雨水一起,蜿蜒而向远处的池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雨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御花园中,沈妙言独自跪坐在树下,因为恐惧和紧张而剧烈喘息。

    刚刚楚云间流了很多血,李其带着人过来,撑着伞,惊恐地将他扶走了。

    霞草花发簪从她手中掉落进泥土里,雨水冲刷着地面,却总也冲刷不干净那血迹。

    她的裙摆上也染了血,如此沉重的颜色,同她那张稚嫩清丽的容颜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她仰起头,雨水顺着纤细的脖颈滑入衣领,冰冷彻骨。

    天地之间,只剩下潇潇雨声,以及……

    脚步声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偏头看去,白衣胜雪的贵公子撑着一把十六骨的紫竹柄白绸伞,从乌蒙蒙的远处缓步而来,那么光鲜亮丽,仿佛踏光而来的神祇,将整座御花园照的明光灿烂。

    绸伞倾过她的头顶,君舒影解下披风递给她。

    因为寒冷,沈妙言脸色苍白中泛着淡青,她裹好披风,君舒影将手递给她,声音温柔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眼那只白净如玉的手,正要将手递过去,却瞧见自己手上早已沾满泥土和鲜血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(爱ai)干净的。

    她想着,缓缓收回手,试着起(身shen),可微微抽搐的小腿,根本支撑不起她。

    她试了几次,最后脚踝一扭,跌坐进泥凼中。

    溅起的泥点,弄脏了君舒影的锦袍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瞳眸已经无法聚焦,只是下意识地害怕,(禁jin)不住往后面缩。

    君舒影静静看着她,一股说不清的(情qing)绪在心底蔓延开,像是,心疼?

    唇角总携着的温润笑容敛去得一干二净,他转过(身shen),在她面前蹲下:“趴上来。”

    不容抗拒的语气。

    沈妙言淋了太久的雨,整个人恍恍惚惚趴上他的背,紧紧搂住了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君舒影一手托着她,一手执伞,朝乾和宫走去。

    丹凤眼平静地注视着前方,托着沈妙言的手极紧,仿佛生怕她摔下来。

    乾和宫,仪元(殿dian)。

    楚云间躺在(床chuang)上,俊脸上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太医院的太医都被叫了过来,院判亲自给楚云间包扎,整个过程中,眉头始终紧锁着。

    李其见楚云间面色苍白,试探着问道:“院判大人,陛下这右手……”

    那院判捋着胡须:“短时间内,是用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(日ri)后,还能恢复如常吗?”李其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,”院判蹙眉,避开他的视线,“若是养得好,兴许还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兴许还能恢复……

    李其心下了然,将太医们都送走,吩咐底下的宫女去煮药。

    沈月如过来的时候,华丽的裙摆都被雨水打湿,可见来得有多仓促。

    她闯进仪元(殿dian),一眼看见龙(床chuang)上的男人,连忙奔过去:“陛下他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李其犹豫片刻,还是将御花园中的事和盘托出。

    “她竟敢划伤陛下?!”沈月如面色冷凝,下一瞬,起(身shen)就要往外走,“本宫找她算账!”

    李其连忙拦住她:“娘娘,陛下晕过去前说——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!”沈月如不耐烦。

    李其低下头,放低了声音:“说,不准任何人,找沈姑娘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仪元(殿dian)中,一片静默。

    半晌后,沈月如冷笑出声:“陛下睡梦中的话罢了,岂能当真?沈妙言伤了陛下龙体,莫非还想全(身shen)而退?!天底下没有这样便宜的事!”

    说罢,便带着宫女们,快步去找沈妙言。

    李其望着她的背影,并未阻拦。

    他走到龙榻前,望着楚云间的目光满是疼惜,自言自语道:“奴才看着陛下长大,沈姑娘伤了陛下的(身shen)子,奴才实在是气。您醒来,若她被皇后娘娘弄没了,合该是她的命,您万万不要生气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穿过雕龙绘凤的长廊,宫女们托着那华丽的裙摆,一路进了不远处的偏(殿dian)。

    刚踏进偏(殿dian),浓浓的姜汤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沈月如看向(殿dian)侧,(床chuang)榻上的帐幔低垂着,隐约可见沈妙言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她缓缓走过去,挑开垂帘,秋水剪眸中,有一瞬间的怔滞。

    沈国公夫人,也就是她的伯母,生了张花容月貌的脸,那是一张令京城女子都嫉妒的容颜。

    如今,那张容颜,传给了沈妙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她已经不是稚嫩的小孩子了,她已经是个姑娘。

    是一个,能让陛下心动的姑娘……

    她俯(身shen),金色的甲(套tao)拂拭过沈妙言的脸颊,在垂下眼睫的瞬间,水眸中的(情qing)绪陡然变得(阴yin)狠。

    金色的甲(套tao),缓缓掐进白嫩的面颊中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见血,一个沉稳清寒的男音忽然响起:“楚国皇后。”

    她面不改色地收回手,含笑看向君舒影:“真巧,五皇子也来看望妙言?”

    君舒影端着一盏姜汤走过来,在(床chuang)榻边缘坐下,隔开了沈月如和沈妙言,“妙妙在花园受了凉,是本王背她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眼角余光清晰地瞥见沈妙言脸上那个月牙形掐痕,他不动声色,舀了勺姜汤,喂到沈妙言嘴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