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21章 是他惹不起的杀神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衡芜院,书房。

    君天澜临窗而立,注视着满塘枯荷,夜凛在他背后低声道:“张耀死前所中之毒,如主子猜测的那般,正是魇。相府花园,就种有这种植株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抬眸望了眼君天澜,又很快垂下头:“张敏所中之毒,则是一种潜伏期长达两个时辰的慢(性xing)毒药。也就是说,早在沈小姐进天牢之前,她就已经中了毒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手指叩击着桌案,冷冷道:“那个牢头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被属下控制起来,就在地牢中关着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转过(身shen),削薄的唇含着一缕笑,虽然好看,却冷到骨子里: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几盏灯笼挂到墙壁上,漆黑的地牢瞬间显得亮堂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被绳索牢牢绑在木架上,大约处于昏迷状态,头低垂着,没有一丝动静。

    君天澜在夜凛搬来的大椅上落座,手肘撑着扶手,修长的指尖摸了摸下巴。

    夜寒立即拎来一桶冷水,直接泼到那男人头上。

    男人一个激灵,睁开双眼,触目所及是陌生的环境,以及,一手遮天的当朝国师。

    他双腿战栗,向来能说会道的嘴也变得结巴起来:“国、国师大人?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:“张敏死掉的那天,张璃是不是去探望过她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牢头眼珠一转,笑嘻嘻道,“不曾、不曾!”

    君天澜闻言便扯动唇角冷笑了下:“她给了你多少好处?”

    牢头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肥厚的嘴唇,油光满面的脸上快速掠过算计的光芒,陪着笑,不答反问:“大人是让想小的,为沈小姐做清白证明吗?”

    君天澜不语。

    那牢头觉得自己大约猜中了,鼠眼中闪烁着精光,笑道:“张大小姐出手大方,事成前就付了小的一千两白银,还承诺,若她能顺利嫁给大人,就再给小的两千两白银!不知大人开什么价?”

    君天澜垂眸,摩挲着指间的墨玉扳指,“听闻,沈国公一家入狱之后,一直都是你负责照管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的是天牢牢头,重要些的犯人,都是小的亲自照管。”那牢头回答着,却不解君天澜为何问起这个。

    而他说完,地牢中就陷入了寂静。

    他眨了眨眼睛,只见灯笼的光照在这个俊美过分的男人脸上,低垂的眼睫十分修长,他的坐姿很优雅,周(身shen)的气息却冷峻得可怕。

    他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嘴唇,“国师大人?”

    君天澜朝旁边伸出手。

    夜凛取下挂在墙上的皮鞭,恭敬地呈到他手中。

    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,漫不经心地握住那根长鞭,君天澜站起(身shen),皮靴踩在地板上的声音,回((荡dang)dang)在整座地牢中,清晰而笃定。

    他在那个牢头面前站定,双手拽了拽皮鞭,试探了下弹(性xing),便后退一步,在那牢头惊恐的表(情qing)中,猛地抽下一鞭。

    皮(肉rou)炸裂的声响,很清脆。

    牢头惊叫一声,全(身shen)都抽搐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他记得,当初那小丫头说,她娘亲用了贴(身shen)玉佩,才从狱卒那里换来一碗牛(肉rou)面。

    他想着,脸上的表(情qing)愈发冰冷无(情qing)。

    而那鞭子不同于天牢里的,鞭(身shen)上布满细小的倒刺,一鞭子抽下去,皮(肉rou)都被倒刺拽起,那种钻心的疼,令那牢头根本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他怎样挣扎,都挣不脱这绳索。

    他鬼哭狼嚎着,开始哀求君天澜饶恕他。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又是一鞭子抽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地牢中便只剩鞭子抽在皮(肉rou)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二十鞭子下去,那牢头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鞭子丢到地上,在夜寒端来的水盆中净了手,姿态之优雅绝伦,仿佛刚刚做的并不是什么伤人(性xing)命的事,而是参加完一场上流贵族的诗会。

    夜凛拎来一桶溶了盐的冷水,照头浇到那牢头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牢头奄奄一息地睁开眼,嘴唇发抖,直到此刻才明白,眼前这个男人,并非是他可以讨价还价的对象,而是他惹不起的杀神。

    似是察觉到他打量的目光,君天澜眼角余光瞥过来,声音冷漠:“若是愿意做人证,本座赐你全尸。若是不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太过(阴yin)寒冷酷,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,叫牢头(情qing)不自(禁jin)就打了个哆嗦,回过神后,哭着道:“小的愿意,小的愿意给大人做证!只求大人饶了小的这条命!”

    君天澜却看也不曾看他,径直往地牢外走去。

    踏上最后一级石阶,他低头,望着溅到他袍摆的血点,面无表(情qing)地脱掉外裳,“扔了。”

    夜凛捧过,立即去办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头望了眼渐渐掩上的地牢大门,牢固的青铜门,将血腥和残酷尽数锁在里面。

    阳光在他睫毛间跳跃,他盯着远处的蓝天,似是在缅怀什么人。

    夜凛很快回来,轻声道:“主子,如今人证物证俱全,可要进宫面圣,救沈小姐回来?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君天澜眸中呈现出玩味儿,“三天后,是张璃出嫁的(日ri)子,本座得先送她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这目光太过可怕,夜凛抖了抖(身shen)子,那位相府大小姐,怕是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皇宫内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汉白玉台阶上,君舒影正给她讲故事听:“……这就是大闹天宫的故事,有意思吧?”

    沈妙言有点不高兴:“那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,没有人来救他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只是这故事,又长着了,我改(日ri)再讲给你听。”对方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“可你明(日ri)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听着那略带惋惜的语气,心里暗自开心,“你舍不得我走?果然,你已经迷上了我这般风姿卓绝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瞪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秋风徐徐,君舒影凝视着她的侧脸,忽然鬼使神差般,从脖颈上取下一根红绳,轻轻(套tao)进她的颈间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愣,低头看去,红绳的坠子,是一块白玉雕刻而成的麒麟。

    白玉麒麟……

    她不可避免的想到,挂在君天澜脖子上的墨玉麒麟。

    君舒影将麒麟藏进她的衣裳里,笑容温柔:“别让其他人发现了,这东西贵重着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却触到沈妙言(胸xiong)前一块硬硬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掏出来,满脸鄙夷:“你干嘛戴这样没品味的玉?这雕刻的是,小鸡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