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22章 亲一亲,也没什么关系吧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面颊一红,连忙去夺:“这是凤凰!”

    君舒影站起(身shen),将那块白玉举得很高,笑眯眯的:“所谓礼尚往来,我送了你麒麟,你便该用这只小鸡来做回礼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努力在台阶上蹦啊蹦,却怎么都够不着,不由恼羞成怒,拽下白玉麒麟:“我不跟你换!把玉还给我!”

    君舒影往后退了两步,将白玉凤凰放进怀里:“送出去的东西,断没有再收回的道理。沈妙言,我明(日ri)便要回大周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说着,含笑拱了拱手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急,连忙去追他:“你先把凤凰还给我!”

    然而前面那货脚步倒是越发快了,衣袂飘扬,不用想也知道他定然是那副笑眯眯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沈妙言追着他,从乾和宫一路追到御花园,直到他拐进一处偏僻的院落,才终于停下。

    她扶着膝盖,剧烈喘着气,环视四周,但见草木荒芜,已是很久没有人打扫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直起(身shen)看去,那位五皇子已经登上宫室前的台阶,站在遍布灰尘的隔扇前,笑吟吟望着她。

    廊下悬着的两盏红绉纱宫灯在秋风中摇曳,颜色都已脏污,俱都破损不堪。

    庭院角落立着一棵枫树,金黄的枫叶落了一地,一阵风吹过,便又落下几片。

    此景,当真是萧条至极。

    而那个光风霁月的男人站在这样破败的环境中,面容绝艳出尘,周(身shen)气度更是如玉如莲,唇角噙着的轻笑,仿佛能够将这颓景点燃。

    他像是会发光。

    沈妙言脑海中莫名闪现出这个念头,看着君舒影的目光,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“妙妙,你跟我回大周吧?”秋风中,这个男人终于敛去那种漫不经心的微笑,瞳眸中呈现出一股少有的认真,“我不会让你端洗脚水,也不会让你做暖(床chuang)丫鬟,就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盯着沈妙言,并未将话说完。

    因为只是什么,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觉得,他只是想将君天澜喜欢的女人带走,叫他愤怒,叫他伤心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他的心底,会有一丝小小的期待?

    向来玩世不恭的丹凤眼,此时充斥着紧张,他甚至主动走下台阶,停在了沈妙言跟前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已经无法从她(身shen)上移走,大掌轻轻摸了摸他她的脑袋,她还很小,不过没有关系,他可以等她长大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冒出来,叫君舒影的瞳眸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为什么,要等她长大?

    他不过只是玩玩而已,不过是为了叫君天澜愤怒绝望而已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喜欢,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姑娘!

    沈妙言抬起头,就瞧见他的神(情qing)变化莫测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的白玉凤凰……”她小小声。

    那是国师送她的,她不愿意给别人。

    就算这个五皇子送她的玉要贵重十倍,她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君舒影眼底划过不悦,用力掐了掐她的脸蛋:“这小鸡到底哪里特别,叫你这样舍不得?”

    沈妙言只是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君舒影想起沈月如说过的话,不(禁jin)松了手,盯着沈妙言的眼神愈发复杂。

    将这小姑娘偷偷打包带走,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    管她愿不愿意,大不了到时候他多哄一哄她就是了。

    他想着,便笑了,心(情qing)愉悦地走出去:“妙妙,今晚可要休息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他由复杂到愉悦的表(情qing)尽收眼底,虽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会露出这样高兴的表(情qing),可此时的心思全在那块玉佩上。

    “你还我玉佩!”她唤了一声,猛地扑上去,却踩到一块石头,直接往地面栽倒。

    君舒影转过(身shen),几乎是下意识地将她抱到怀中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,都是小姑娘(身shen)上携带的淡淡清香。

    秋风携裹着枫叶,残破的红绉纱灯笼无力摇曳,台阶上生着青苔,角落的一丛瘦菊无力地垂落,这偏僻的庭院,处处充斥着浓浓的萧瑟意味。

    然而却有另一种东西,在人心底某处,萌动发芽,悄然生长。

    君舒影抱着沈妙言,心跳像是失去了控制。

    他盯着沈妙言,抱紧了少女那柔软的(身shen)躯,在这一刻,忽然明白了什么叫做温/香/软/玉。

    丹凤眼逐渐失去焦距,他盯着那双琥珀色瞳眸,渐渐地,望向那张红润的小嘴。

    虽然是君天澜的女人,但他亲一亲,也没什么关系吧?

    反正,只是为了让君天澜生气而已。

    并不是因为,他喜欢她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望着那越来越近的薄唇,瞳眸倏然放大,不可置信地将他推开。

    君舒影怔了怔,沈妙言气急,也不讨要白玉凤凰了,红着脸奔出了庭院。

    他转(身shen)望着她的背影,眉尖微蹙,心底蔓延开失落。

    沈妙言独自回到乾和宫,砰一声掩上(殿dian)门,背靠在门上,双拳紧握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那个五皇子,是要轻薄她吧,看起来那么光风霁月的一个人,竟然这般无耻!

    也是,他都能对国师下毒,这样的卑鄙小人,轻薄女子算什么?

    她走到(床chuang)榻边,有些疲倦地倒了上去。

    屋中沉静,一盆瑶台御凤静开得极好。

    她想睡一会儿,可眼前总浮现出君舒影含笑的脸,挥之不去,令她生气。

    大周五皇子,他鲜少会有刚刚那样失态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又想起,明明之前他还露出一副复杂表(情qing),后来又突然变得很高兴,还莫名其妙说了句,妙妙,今晚可要休息好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她休息好?

    明天离京的人,又不是她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从脑海中陡然浮现,沈妙言猛地睁开双眼,难道说,君舒影他想要……

    这个念头叫她不安起来,她想留在国师(身shen)边,她才不要去大周。

    她一骨碌爬起来,跑到(殿dian)门前,又有些犹疑,楚云间不会放她走的,那么,君舒影会用什么办法,将她带出宫?

    这里是楚国皇宫,哪里能由得他随便带人出去。

    除非,有人与他里应外合。

    她咬住唇瓣,纤细的手掌搁在(殿dian)门上,琥珀色瞳眸满是思量,这个内应,是谁呢?

    宫中,嫌她碍眼的人不少,其中犹以沈月如为首。

    如果是沈月如……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明天有国师和妙妙的一点(肉rou)(肉rou)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