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24章 我想要,嫁给你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灼(热re)的男(性xing)气息扑面而来,沈妙言凝视着君天澜的双眼,时隔多(日ri),这是她第一次认真凝视他的眼眸。

    她抬手,柔软的指腹轻轻抚摸过那双凤眼,唇角翘起:“国师的眼睛,和五皇子的眼睛,都是丹凤眼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握住她的手腕,不让她乱摸:“天底下,有丹凤眼的人何其多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国师的姓氏,似乎和大周皇族的姓氏一样。”沈妙言微笑。

    “天下姓君的人,也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的大掌固定住她的腰(身shen),不让她逃走,俯下(身shen),薄凉的唇瓣亲吻着她的锁骨。

    他吻得很认真,在她白嫩的肌肤上,留下一连串的草莓印。

    沈妙言周(身shen)微微战栗,不懂他今夜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最后,君天澜抬眸,吻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总是携裹着霸道,这个吻很用力,像是在宣泄什么,而他(身shen)下的小姑娘无法反抗,也不敢反抗。

    直到沈妙言喘不过气了,君天澜才松开口,缓缓坐起(身shen)来。

    他望向雕窗外的明月,声音低沉清寒:“你该庆幸,他只是吻了你。若他那(日ri)做出侵犯你的事,我发誓,倾尽毕生之力,也要将楚国覆灭,叫他楚云间,成为亡国之君。”

    寝(殿dian)寂静,月光洒在他的侧脸上,凤眸凛冽。

    “国师……”

    软糯的声音响起,君天澜回过头:“嗯?”

    这架拔步(床chuang)十分精美,(床chuang)架上雕刻着繁艳的牡丹,帐幔用的是水红色轻纱,月光下,奢靡而美艳。

    沈妙言满头青丝铺散在鸳鸯戏水枕上,因为刚刚的吻,衣襟大敞着,隐约可见(胸xiong)前雪白的柔软。

    瓜子小脸莹白精致,圆眼睛静静凝视着他,那眼尾像猫儿般勾人,红润晶莹的小嘴微张着,看起来就很可口。

    尤其是,一条雪白纤细的腿从裙子底下探了出来,压在锦被上,月光下,妩媚至极。

    他看着,心跳便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原本要离去的念头,也因她这副勾人模样而暂时停歇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在看他,看他被月光染白的头发,看他流转着光泽的玄色锦衣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周(身shen)总萦绕着冷冽气息,如寒潭里的一瓢水,如高山上的一捧雪。

    可她并不怕他。

    她坐起(身shen),抬手拔出他的发簪。

    三千青丝垂落在榻上,她垂下眼帘,将两人的一缕头发编织在一起:“等所有事(情qing)都结束后,我想要,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无关乎你的(身shen)份,无关乎你的才貌……

    只因为你(爱ai)我疼我怜惜我,只因为我愿意和你相(爱ai)相守一世不离。

    月光倾城,将两人的长发染上霜雪的颜色,仿佛他们会一直在一起,到老也在一起。

    沈妙言捧着编织到一半的发辫,低垂着眼睫,琥珀色眸光轻轻跳跃,楚云间说错了,彼此命运交缠不休的,不是她和他,而是她和……

    君天澜。

    正出神间,修长的手指勾住了她的。

    她诧异地抬眸,正对上那一双点漆丹凤眼。

    漆黑的瞳眸盛着温柔的深(情qing),又带着点点霸道,他的手指将她的紧紧勾住,“不许反悔。”

    这是,答应她的意思了?

    沈妙言呆呆望着他,好半晌后,鼻尖发酸,使劲一点头:“嗯!我不会反悔!”

    远处传来宴会上的丝竹管弦声,君天澜捧着她的小脸,俯首亲了一口额头,摸了摸她的脑袋,笑容英俊:“我回宫宴上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目送他从雕窗离去,抬袖擦了擦眼角的湿润,傻乎乎地坐在(床chuang)榻上笑。

    这世上,没什么事,比她喜欢他,而他也正喜欢着她,还要令人高兴的了。

    房中的瑶台御凤随着夜风轻晃,像是见证了一段动人的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翌(日ri),清晨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(床chuang)时精气神很好,在寝(殿dian)中洗漱一番后,从沈月彤的衣柜里翻找许久,才找出件勉强合(身shen)的衣裳。

    她梳好发髻,神清气爽地走出去,在满宫人诧异的目光中,一路往宫门而去。

    周围的宫女们(禁jin)不住窃窃私语:“那不是沈三小姐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会从咱们娘娘寝(殿dian)里出来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娘娘邀请来过夜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娘娘和沈三小姐的关系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无视这些眼神,蹦跶着走到皇宫门口,只见伞盖亭亭,大周的仪仗队伍十分壮观地停在那儿。

    长长的红毯上,楚云间和君舒影正并肩从远处走过来,两人笑谈着什么,俱都心(情qing)很好的模样。

    唇角翘起一抹腹黑的笑,她走过去,在两人跟前停下,屈膝行了个礼:“陛下、周国五皇子(殿dian)下。”

    君舒影瞧见是她,唇角的笑容瞬间僵硬了。

    妙妙她,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如果在这里的人是妙妙,那沈皇后凌晨送来的女人,又是谁?!

    沈妙言将他的表(情qing)尽收眼底,心(情qing)更加愉悦,“五皇子(殿dian)下,您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楚云间看见君舒影的表(情qing),又瞧了瞧沈妙言面容上的腹黑,想起李其昨夜在御花园搜集到的(情qing)报,心中隐隐猜到什么。

    他望了眼仪仗车队中的那几口大红木箱,朝(身shen)侧的顾钦原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顾钦原会意,上前拱了拱手:“五皇子(殿dian)下,在下昨夜送萧将军回行宫时,不小心将一枚扳指遗落在了行宫中,今早去找,却并未找到,恐怕是被贵国侍卫误捡了去,放进行李之中了。可否能容在下,检查一遍那几口木箱?”

    这番谎话说的毫无水准,可在场的四人皆都心知肚明,查的哪里是什么扳指,分明是在找人。

    君舒影微微一笑:“请便。”

    反正被带走的又不是妙妙,查出来也没什么,大不了就说是那人自己偷偷藏进去的。

    几名楚国侍卫立即行动,不过片刻功夫,就从一口木箱里找到了沈月彤。

    那侍卫显然不可置信,往后退了一步,舌头都开始打结:“贤、贤妃娘娘?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楚国的贤妃娘娘,藏进了周国人的仪仗队伍里,无论她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,这都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沈月彤呆呆站起(身shen),见所有人都看着她,不(禁jin)抿了抿嘴唇,紧紧捏住手绢,终于有些怕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