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35章 陛下,不要这样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月如、华氏以及沈榕围坐在(殿dian)中,宫女们端来瓜果、点心等物,还有几位同华氏交好的夫人小姐也在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夫人讲了个笑话,逗得大家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沈月如拿绣帕掩住唇瓣,抬眸望向坐在华氏(身shen)边的少女,她今(日ri)穿着件崭新的樱花色对襟长裙,(身shen)姿纤细窈窕,立着的领口上绣了两朵樱花,尽管没有敷粉,可肌肤依旧白皙,鹅蛋脸十分秀美。

    只是,她全(身shen)上下就戴了个水头一般的玉镯子,显得有些素了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沈榕也在悄悄打量沈月如。

    她在府中向来没什么存在感,穿的衣裳都是沈月彤不要的。

    昨儿晚上,嫡母忽然拿了新衣服叫她试穿,还送了她一(套tao)红宝石首饰,说是要带她进宫探望嫡姐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好事,向来是轮不到她的。

    她自然知道沈月彤被打入冷宫的消息,也知道如今嫡姐急需一个皇嗣,回院子之后,就猜测或许是嫡姐想要她进宫,代替沈月彤。

    而此时,她清晰地察觉到嫡姐正在打量她,这更证实了昨晚的猜测。

    可她并不想帮她。

    她故意没有戴那(套tao)红宝石头面,让自己看起来素面朝天,免得被皇上看中,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低垂下眼睫,心中不安极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沈月如含笑开了口:“榕儿,过来让本宫瞧瞧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望向沈榕,她不能违抗皇后的话,只得起(身shen),低着头慢慢走过去。

    沈月如微微抬起下巴,秋水剪眸中闪过暗光,沈榕这副畏畏缩缩的模样,虽然上不得台面,但长得还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在后宫中做个位分低些的妃嫔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就像是在打量一件货物,沈榕心中微微有些不舒服,却依旧低眉顺眼,并未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沈月如握住沈榕的手,笑道:“这样好的年纪,该打扮明艳些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采秋极有眼色地递上来一只红木盒子,沈月如从里面取出一只并蒂莲花红宝石发簪,亲手为沈榕簪上,又拿了两只成色极好的红玉镯子给她戴上,笑道:“这样看着,顺眼多了。”

    沈榕心中惶恐更甚,连忙垂头,想将玉镯退下来:“这样贵重的东西,民女不敢要……”

    华氏笑道:“你嫡姐赏给你的,拿着就是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人面色各异,正在这时,外面的宫女匆匆进来禀报,说是皇上到了。

    沈月如便让华氏招待女眷们去偏(殿dian)用午膳,沈榕想跟去,却被沈月如握住手腕,笑容端庄:“榕儿从未见过陛下吧?”

    “娘娘,民女——”

    “陛下驾到!”

    沈榕话未说完,楚云间已经跨进了门槛。

    沈月如拉着她走到楚云间跟前行礼:“给陛下请安!”

    楚云间的目光扫过旁边的少女,眼底掠过冷意,面上却含着笑意: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是臣妾的庶妹,单名一个‘榕’字。”沈月如笑吟吟的。

    “哪个容字?”楚云间走到上座坐下,像是对沈榕起了几分兴趣。

    沈月如望了眼低头的沈榕,笑道:“‘山城过雨百花尽,榕叶满庭莺乱啼’的榕。”

    “好名字。”楚云间喝了口茶,目光落在沈榕脸上,含着几许温柔的笑意,十分亲切。

    沈榕悄悄抬头,就瞧见年轻的帝王(身shen)着月白绣龙纹锦袍,坐在窗边的软榻上,端着茶盏的手指骨节分明而修长合宜,微笑的脸格外温柔俊美。

    她连忙低下头,心跳莫名有些快。

    沈月如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,微微一笑,说道:“陛下,臣妾去看看小厨房的食材准备好没有,今(日ri)臣妾亲自下厨,您可一定要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朕必定赏光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离开后,寝(殿dian)中就只剩楚云间和沈榕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今年多大?”楚云间见她眉宇间都是尴尬与羞怯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启禀圣上,民女今年十五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摩挲着腰间玉佩,笑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沈榕的心跳更快了,小心翼翼走过去,不防脚下一滑,竟直接扑到楚云间怀中。

    她吓得要死,正要跪下告罪,双手却被对方握住,带着磁(性xing)的声音自头顶上方响起:“投怀送抱?你倒是(挺ting)急的。”

    她的心骤然跳了跳,惊恐地抬头看他:“民女没有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却瞧见他并未生气,依旧是温和微笑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的脸红得更加厉害,连忙垂下头,对方大掌搂住她的腰,将她抱在了大腿上:“朕向来厌恶投怀送抱的女人,可是你……很特别。朕,很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那怀抱滚烫无比,温(热re)的呼吸喷涂在沈榕耳畔,她的脸红得能滴血,整个人微微战栗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楚云间忽然将她打横抱起,朝(床chuang)榻上走去。

    沈榕自然知道他要做什么,不(禁jin)抓紧了他的衣袖,满眼哀求:“陛下,不要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间将她放到(床chuang)上,欺(身shen)而上,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她,声音透着浓浓的(性xing)感:“不要怎样?”

    说着,便伸手拔下她头顶的发簪。

    满头青丝铺散在枕上,(身shen)下的(娇jiao)躯颤抖着,像是无助的小白兔。

    他垂下眼帘,灼(热re)的吻接连落在沈榕的脸颊、锁骨上,(娇jiao)弱的少女不敢反抗,她知今(日ri)是一场局,可无人会来救她,因此眼泪顺着面颊滑落进枕头里,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楚云间解开她的衣襟,玉体横陈,此景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他扶起她的腰肢,明明动作温柔至极,可他的眼底却是冰冷的。

    帐幔垂落下来,隐约能够听见里面的女子发出一声痛呼,随即便是痛苦的呜咽。

    然而没过片刻,那呜咽尽数化为缠缠绵绵的呻·吟,伴着(床chuang)榻的轻晃,十分挠心勾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寝(殿dian)外,沈月如面无表(情qing)地靠在隔扇上,那些断断续续的声音,接二连三地传进她的耳中。

    她抬头望向天空,明明这是她一手设下的局,可她心底并不高兴。

    采秋走过来,轻声道:“娘娘,奴婢守在这里,您去别处走走吧?”

    沈月如摇了摇头,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(穴xue):“本宫只盼她肚子能争点气,生下个皇子才好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