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41章 楚国落第一场雪时,我就回来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月如将那把瓜子放下,缓缓坐起(身shen)来,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庶小姐从娘娘宫中出去后,并未回长(春chun)宫,而是直接去找了沈妙言。娘娘猜测的不错,她们果然勾结到一起了!”

    沈月如冷笑了声,动作优雅地将双腿从(床chuang)上放下,金色的甲(套tao)轻轻扣在矮几上,“沈妙言她想煽动沈榕对付本宫,可沈榕是个胆小如鼠的,她能有多大的能耐?沈妙言她,看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说的是,”采秋走上前,为她将发冠和衣裳扶正,“这后宫的一切,都逃不过娘娘的眼睛,沈妙言算什么,娘娘才是真正的后宫之主!只是娘娘,庶小姐如此背叛您,实在可恶,咱们可要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沈月如左边嘴角勾起,“如今已是深秋,眼见着天一点点凉下来,你派人叮嘱绣院,多多‘照看’些沈榕。”

    采秋立即笑着应是,“膳房那边,奴婢也会格外‘关照’的!”

    沈榕入宫就像是一颗石子投进湖面,虽然泛起了圈圈涟漪,可不过瞬间,便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自然也有吃饱了撑的闲着无聊的嫔妃,结伴儿去找沈榕的麻烦。

    可沈榕听沈妙言的,总保持着温婉的脾气,任旁人如何奚落欺负也绝不还口,一来二去的,人家嫌无聊,也就不到长(春chun)宫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十月与十一月渐渐过去,宫中的枯荷与残花被收拾干净,崭新的火红宫灯被挂上檐角。

    绣院的人也将冬天的新衣发了下去,敬事房的人则给每个宫里的主子都送去了木炭等物,尽管是要迎接凛冬,可众人依旧高高兴兴的当差。

    沈妙言的信送不出去,因为怕冷,只得心不甘(情qing)不愿地换上宫里的衣服,好在这一次,楚云间并未叫人给整什么劳什子的妃子服制。

    她趴在(床chuang)上,很有些抓狂。

    这都过了多少天了,国师也不来接她,也不递个平安信给她,说是软(禁jin),可是以他的本事,向宫里递个信,算不得什么难事吧?

    沈妙言都有点怀疑国师不在京城了,谁知道他跑哪儿鬼混去了!

    事实上她的怀疑被很快应验,那****独自坐在书房打璎珞玩儿,顾钦原正好过来,趁着无人,丢了个纸包给她,说是国师托他送进来的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到偏(殿dian)拆开来,里面有一张纸条和一只琉璃瓶。

    她打开纸条,上面的那手金错刀无比熟悉:楚国落第一场雪时,我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怔怔望着纸条,强忍住鼻酸,又望向那只巴掌大的琉璃瓶,瓶(身shen)是半透明的,隐约可见里面盛着半瓶清澈晶莹的水。

    她晃了晃小瓶子,疑惑地拔开瓶塞闻了闻,扑面而来都是梅花雪水的清香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微微放大,这瓶子里是……融化了的雪?

    可楚国,并未下雪。

    她将琉璃小瓶紧紧攥在掌心,国师曾经说过的话,再度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——国师,北方是什么样的?

    ——北方是大周的领土,每年的十一月份,就会开始飘雪。三四月的时候,草长莺飞,(春chun)景极美。

    这是从大周的梅花树上,扫下的雪吧?

    她望向窗外明净的天空,她从未出过楚国的京城,既不知道楚国除了京城以外的地方是什么样,更不知道大周是什么样。

    可是国师如今去了大周,她忽然就很想知道,国师的家乡,是什么样子的。

    她将琉璃小瓶珍而重之地藏在枕头底下,欢快地往楚云间的书房跑去,这一次,她要认认真真地看完大周的地方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眼见着到了十二月中旬,楚国京城,终于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。

    沈妙言早上是被冻醒的,她匆匆穿上袄子,跑到雕窗旁,将窗户支起,就瞧见到处都是银装素裹,白雪皑皑。

    乾和宫地势较高,从她的窗户看去,无数错落有致的宫(殿dian)房顶上,满是洁白的雪,有(身shen)着精致冬装的宫女从廊下走过,青(春chun)的容颜与宏伟的皇宫融为一体,自成一幅美景。

    更远的地方,是明黄的宫墙与长长的宫巷,冬青树上也落了雪,湖面结冰,一切都是洁白晶莹的纯净颜色。

    她心(情qing)极好,穿上短靴,梳好发髻,从枕头底下捧出那只琉璃小瓶,认认真真亲了亲瓶(身shen),便将瓶子揣进怀中,撒野般推门跑出去,一路向北。

    经过的宫婢与内侍们无比惊讶地顿住步子,只看见这小姑娘(身shen)着浅黄色短袄,及到脚背的素白百褶裙,跑得那样快,小脸上的笑容那么灿烂,像是一团火焰,一路奔跑,一路燃烧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呆呆看着,他们忘了宫中有不能乱跑的(禁jin)令,也因此忘记呵止沈妙言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心,长期浸润在深宫中,早已变得干涸枯萎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瞬,那团快速移动的小小火焰,像是要将这深不见底的宫闺点亮,眼前的一切景象,都变得明快轻松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目送她远去,麻木的眼睛里,重新有了光彩。

    沈妙言并不知道她带给这些人的震撼与欢乐,她的唇角高高扬起,穿过结着长长冰棱的九曲回廊,穿过有着厚实冰面的荷塘,穿过深深浅浅的宫巷,一路向北,仿佛是在跑向那个有他的未来。

    直到她筋疲力竭,才终于爬到宫中最北面的钟塔上,触目所及,是皇城一望无垠的雪景。

    那雪景同白色的天际相连,仿佛能一直延伸到他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沈妙言扶着膝盖,重重喘着气,笑容却格外清丽可(爱ai):“国师,我等你回来!”

    她从钟楼下来之后,没回偏(殿dian),而是径直去了长(春chun)宫。

    长(春chun)宫冷冷清清,角落长着几蓬枯草,厚厚的积雪将道路都给掩盖了。

    她在外面伫立良久,直到(殿dian)门口出现一个(身shen)着旧衣的秀丽女子,才微微一笑,很快离去。

    沈榕扶着门框,注视着她的背影,眼中同样浮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冬天啊,正是万物沉寂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是,也总有特殊的植株,会趁着这个机会,在白雪的掩盖下,悄然生长。

    她忍了两个月,真的是忍够了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小腹,唇角的笑容依旧温婉大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