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42章 朕这只手,大约是废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乾和宫的书房烧了地龙,十分暖和。

    沈妙言从廊下过来,守在门口的宫女立即挑起厚厚的帘子:“三小姐。”

    她走进去,在书房角落的火盆旁蹲下,伸出手烤:“楚云间,去看雪吧?”

    正在批折子的男人头也不抬:“你又有什么鬼主意?”

    这两个月来,他吃了这小姑娘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这般会捉弄人的女孩儿,也不知君天澜是如何忍了她那么久。

    沈妙言抬头看他,他的右手拢在袖管中,仍旧在用左手写字。

    她起(身shen)走到他跟前,“你的右手还没好吗?”

    楚云间挽起衣袖,从手肘到手腕处的口子已经变成淡红色,尽管痊愈了,可乍一眼看上去,依旧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他用右手试探着握了下朱砂笔,大约是使不上劲儿,朱砂笔从手中滑落在龙案上,在奏章上烙下一道不合宜的红色。

    于是他淡淡笑了下,并不在意的模样:“御医并未明说,但朕明白,这只手,大约是废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表(情qing)有些微妙,过了会儿,她挪开视线,“出去看雪吧?我保证不害你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轻笑出声,合上奏章起(身shen):“走。”

    此时大雪初霁,景色实在令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两人漫步于雪地里,楚云间瞥向沈妙言,只见她低头朝掌心呵了团(热re)气,似是有点冷。

    他解下紫貂毛斗篷,正要披到她(身shen)上,小姑娘却主动站远些,依然是不肯亲近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只得重新披上,两人沉默地走过一段路,四周的景色却越加荒僻。

    不远处,林木的掩映下,一座破旧的宫(殿dian)静悄悄的立着,角落里隐约可见几片漆黑残瓦。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样荒凉的环境里,几株红梅开得艳丽至极,仿佛天地间所有的暖色都聚在枝头,绚烂得令人惊叹造物主的神奇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长(春chun)宫?”楚云间声音清淡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妙言双手拢在袖袋里,没过一会儿,就瞧见(身shen)着半旧樱花色长裙的秀美女子端着盆木炭出来,一缕浓浓的烟雾从炭盆里升起,那女子似是受不了了,将炭盆丢到地上,仔细拿火钳夹出冒烟的炭块,放到雪里浸灭。

    似是才看到站在路上的两人,沈榕怔了怔,连忙走过来,不可置信般愣了许久,才红着眼圈开口:“陛下?!”

    楚云间面无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沈榕连忙擦去眼泪,笑道:“今(日ri)天冷,陛下若是不介意,可以到臣妾宫中坐坐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还未回答,沈妙言搓了搓手:“是有些冷,沈美人宫中可有斗篷?”

    “有的!”沈榕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沈妙言没管楚云间,自个儿先跑进了长(春chun)宫。

    楚云间无法,只得抬起步子跟上。

    沈榕找来件素色的斗篷:“这还是刚进宫的时候,陛下赏的,可能有些薄,三小姐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沈妙言接过,她也不是真冷,不过是寻个进长(春chun)宫的由头罢了。

    楚云间喝了口沈榕亲自沏的茶,微微蹙眉,望了眼茶汤颜色,心中不喜:“这是敬事房送来的茶叶?”

    “是嫔妾去问敬事房的公公讨要的,茶叶虽粗陋,水却是好水,都是嫔妾天还未亮的时候,从梅花瓣儿上扫下来的。”沈榕笑容纯真,仿佛并没有因为敬事房的苛待而有怨言。

    楚云间看了她一眼,又品了口茶,倒是能隐隐尝出梅花的冷甜与雪水的澄澈。

    他放下茶盏,打量了下宫(殿dian),(殿dian)内原本那些华丽的摆设都不见了,显得很有些空落落的,不过还算干净。

    “朕记得,那多宝格上,还有好几尊贵重的白玉净瓶,去哪儿了?”他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沈榕面色有一瞬间的僵硬,旋即低下头,轻声道:“宫中的姐姐们前来拜访的时候,说很喜欢,嫔妾就送给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是明白人,沈榕说是送,怕实际上,是他那些个妃嫔们过来抢的吧?

    眼皮子这样的浅,难道他过去亏待了她们不曾?

    再看这宫(殿dian)里外冷冷清清,以前的宫女,大约都拣高枝儿飞了。

    皇宫这种地方,本就比别处更容易看出,人(情qing)冷暖世态炎凉。

    他对那些嫔妃与宫女的厌恶便又多了几分,手指敲击着桌案,“你将这里收拾得很好。外面的几株梅花,照顾得很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嫔妾这几个月闲来无事,读了些书,知道文人雅士讲究‘可食无(肉rou),不可居无竹’,追求的是高洁的生活。嫔妾想要模仿那些高士们,可惜宫中没有青竹,便只能用梅花代替,还请陛下不要笑话嫔妾。”

    沈榕神态轻松闲适,与过去那个总是畏畏缩缩的庶女,气度风华竟全然不同了。

    楚云间不由多看了她几眼,又看到那多宝格上果然摆着几本书,英俊雅致的面庞上,不(禁jin)泛起柔和的笑意:“你说的很好,朕不会笑话你。读书是个不错的消遣,能够开阔人的眼界。可惜后宫女子,总忙于争妍斗艳,所以(身shen)上,也就缺了诗书的灵(性xing)。你(爱ai)读书,这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谬赞。”沈榕垂眸,白皙的面颊上,晕染开绯红,像是颜色最美的胭脂。

    两人又谈了会儿,沈榕起(身shen),“臣妾为陛下添茶。”

    说着,往前走了两步,眼前却一黑,径直往地上摔倒。

    楚云间起(身shen)抱住她,她缓了好久,才勉强睁开眼,脸色很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“我去叫御医!”沈妙言丢下茶盏,目光若有似无地瞄了眼沈榕的肚子,立即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御医已经赶来为沈榕把了脉。

    他捋了捋胡须,对坐在一旁的楚云间拱手:“恭喜陛下、贺喜陛下,沈美人她怀了(身shen)孕,已经有两个月了!”

    楚云间一怔,“两个月了?”

    两个月前,在凤仪宫,他的确临幸过沈榕一次。

    沈榕睁开虚弱的双眼,瞳眸中都是欣喜:“太医,没有诊错吗?”

    “老夫行医多年,断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沈榕几乎是喜极而泣,伸手紧紧拉住楚云间的手,“陛下,嫔妾怀了咱们的孩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那么柔弱,配合着苍白的面容与微微颤抖的手,叫人不得不疼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