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45章 君天澜,我要……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的脸红得厉害,像个熟透的苹果,叫人看着,(禁jin)不住就想要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她在椅子上蹭了蹭去,最后起(身shen),道了声告辞,便想去外面吹风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走出两步,手腕就被楚云间扣住。

    她诧异地回头,一股大力径直将她拉到那个男人怀中。

    灼(热re)的男(性xing)气息,瞬间将她紧紧包裹。

    她不安地扭动起(身shen)子,明明想要挣开这个怀抱,可(身shen)体做出的自然反应,是(欲yu)拒还迎。

    楚云间握着她的小手,她的肌肤滚烫滚烫的,在他怀中不安地扭动(身shen)躯,叫他很清楚地意识到,这小姑娘并不是(热re),而是……

    他静静看着她,那双蜜糖般的双眸,此刻布满雾气,懵懵懂懂的,仿佛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向来被保护得很好,因此,大约未曾接触过世间最(阴yin)暗的那一类东西。

    “妙妙。”他唤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沈妙言神志尚在,她医术虽不精,却也明白,(身shen)体里那一阵阵(热re)流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她很害怕,不停地推拒楚云间,然而他幽深的瞳眸和渐渐大起来的力道,叫她意识到,这个男人起了那方面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咽了口口水,因为浑(身shen)的燥(热re),想要解开第二粒盘扣,可手指顿在上面,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脑海中有声音在哭喊,不可以,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“妙妙。”那人又唤了声。

    她盯着楚云间,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,这个男人的脸,与君天澜的脸渐渐融为一体,恍惚之中,她伸出手去摸,声音沙哑:“国师?”

    楚云间握住她的手,俯(身shen)想要吻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呆呆望着逐渐放大的脸,那双漆黑的瞳眸,盛着深深的眷念,很温柔。

    琥珀色瞳眸泛起涟漪,她忽然伸出手,挡在了唇前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吻戛然而止,他抬眸看向那双琥珀色的眼眸,里面有炽(热re)的(情qing)愫,却也有令人惊叹的理智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喘息着,拔下发髻上的霞草花发簪,并没有去刺楚云间,而是刺进了自己的掌心。

    血液顺着指缝,滴落在楚云间的龙袍上,他低头看着月白锦袍上晕染开的红色,眼中的(情qing)/(欲yu)逐渐褪去,她竟然,这般倔强?

    尖锐的疼痛令沈妙言清醒,她终于挣脱开那个怀抱,跌跌撞撞地跑出了抱厦。

    迎面的冷风让她不再那么燥(热re),她深深瞥了眼站在不远处廊下的锦衣美人,旋即快速往偏(殿dian)跑去。

    沈榕抱着暖炉,目光追着沈妙言,秀美的面庞上呈现出一股不甘。

    她又望向抱厦,这么好的机会,皇上他竟然放弃了?!

    为什么?!

    然而没等她想明白,一个冰冷的声音自背后响起:“朕讨厌被人算计。”

    她(身shen)子僵住,带着冷意的大掌探进她温暖的脖颈间,“若有下一次,朕会让这纤细的脖子,一点点扭断……”

    沈榕不敢回头,全(身shen)都战栗起来:“皇、皇上……”

    那大掌掐住她的脖颈,像是玩弄戏耍般,缓缓地,收紧。

    沈榕大气都不敢喘,全(身shen)绷得很紧,像是一根拉到极限的弦:“皇上饶命!臣妾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轻笑声响起,那只手一路往下,最后轻柔地揽住她的纤腰,温(热re)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耳畔:“朕不过是开个玩笑,榕儿被吓到了吗?”

    沈榕双腿发软,面色惨白,却勉强配合着,露出一抹笑容:“臣妾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楚云间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雅致俊逸的面庞上,浮现出温和的微笑,转(身shen)离去。

    沈榕盯着他的背影,直到他的衣袂从廊角处消失,才满脸惊恐地跌坐在地,刚刚,皇上的确是想要杀了她……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呢?

    她帮助他得到沈妙言,难道他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吗?

    她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打湿,抬起手,轻轻抚摸纤细的脖颈,睫毛轻颤,呆呆望着檐下飘飞的雪。

    雪,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跑回偏(殿dian),用门栓将(殿dian)门牢牢拴住,冲到(床chuang)上,几乎控制不住地将(身shen)上的衣物都扒了下来。

    明明是大冷的天,她却只(身shen)着单薄的中衣中裤,脸蛋透着不寻常的潮红,在(床chuang)榻上辗转扭动。

    汗水打湿了鬓发,她将脸埋进枕头里,她好难受,她好难受……

    脑海中掠过君天澜的面容,没有哪一刻,更想要那个男人在(身shen)旁。

    她猛地坐起来,将枕头砸了出去,红着眼咆哮出声:“你为什么还不回来!”

    枕头并未落地。

    她喘息着,抬眸去看,站在(殿dian)中的男人,黑金冠束发,(身shen)着玄色锦衣,(身shen)姿修长,肩头还落了一层雪。

    他站在烛火中,冷峻精致,一(身shen)风华,像是幻影。

    沈妙言收回视线,趴在(床chuang)上痛哭出声:“我好难受,你为什么还不来!”

    君天澜(性xing)感的薄唇抽了抽,这小丫头,以为他是幻觉吗?

    他缓步走到(床chuang)榻边,将枕头放到(床chuang)上,在榻边坐下,将她扶起来:“脸怎么这样红?”

    说着,大掌在触到她肌肤时顿了顿,她的(身shen)子,烫得吓人。

    “发烧了?”他蹙眉。

    沈妙言摇头,跨坐到他腰间,环住他的脖颈,扑面而来的男(性xing)气息,瞬间吸引了她,她小嘴微张,双眼半阖着,试图去亲吻他的唇瓣。

    她笨拙地在他唇瓣上辗转,他的味道还是跟从前一样,冷冽,苦涩,却又透着一丝甘甜。

    就像一杯清茶,细细品味之后,蔓延在唇齿间的,都是淡淡的香。

    很好吃。

    她歪了歪脑袋,吻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没有将她推开,大掌扣住她的脑袋,同她那香滑的小舌纠缠,将甘冽的冰雪气息带到她唇齿的每一寸。

    偏(殿dian)里安安静静,只能听见窗外北风刮过的声音,以及两人唇齿纠缠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君天澜,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亲吻着他的唇角,努力将他扑倒,一边亲吻他的脖颈,一边试图去解开他的腰带。

    君天澜揽着她的肩膀,感受着她不同寻常的(热re)(情qing),以及周(身shen)肌肤的滚烫,在这一刻,哪里还有不明白的道理。

    这小丫头,多半是中了媚/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