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52章 冒着窃取兵符的重罪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榕瞳眸一动,那女孩儿(娇jiao)笑着,琥珀色的眼睛里都是骄傲:“只要她死了,就没人再来夺你的孩子了!”

    说罢,蹦蹦跳跳地与她擦(身shen)而过,握着梅花枝无忧无虑的天真模样,像是养在深闺中什么都不懂的活泼小姐。

    可沈榕无比清楚,这个女孩儿,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她转过(身shen),盯着沈妙言的背影,声音中带上了恳求:“请告诉我,如何才能置她于死地?”

    沈妙言回头,笑容灿烂:“我不知道如何置她于死地,但我知道,如何能让你在(身shen)份上,与她平起平坐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?”因为心急,沈榕(禁jin)不住朝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利用龙胎,请求楚云间,将你的姨娘抬为平妻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说完,又笑了笑,蹦跳着离开。

    沈榕愣在原地,将她的姨娘,抬为平妻?

    若能如此,不止她能够由庶出变为嫡出,她的弟弟,也能够成为御史府的嫡子……

    黯淡的瞳眸瞬间点亮,她摸了摸肚子,脸上都是欢喜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转过小径拐角,步伐渐渐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张欺霜赛雪的小脸上,满是冷讽,沈月如将沈榕弄进宫里,以为弄进了一个帮手,却不知,分明是放进来了一匹狼。

    如果沈榕能够让她的姨娘被抬为平妻,那么华氏就没有办法,在御史府的内宅,通过拿捏她的姨娘来控制她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她才能彻底放手,和沈月如真正的斗上一斗。

    唇角翘起,她心(情qing)越发的好。

    入夜之后,沈妙言躺在偏(殿dian)的小(床chuang)上,扳着指头算(日ri)子,再过两天,国师就该被解除软(禁jin)了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她应该就能回府了。

    她实在很想念君天澜,心中欢喜,因此在(床chuang)上辗转反侧,久久不能成眠。

    这两天时间,她待在书房,几乎找遍了每个角落,却始终找不到有过沈国公府的卷宗。

    想想在宫中虽然没找到卷宗,可收获了半枚西南兵符,成功挑拨了沈榕和沈月如之间的内斗,这收获已经很丰富,于是她终于放弃,只收拾了包袱,随时准备走人。

    她的欢喜雀跃都被楚云间看在眼里,他站在廊下,清晰地瞧见,她走路的姿态,比往(日ri)更加轻盈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扳指,想起被动过的书架暗格和少了的半枚兵符,瞳眸晦暗不明,这小姑娘急着出宫,也得问问他,答不答应。

    第二天傍晚时分,君天澜进了宫。

    他头束黑金发冠,(身shen)着雪白梅花暗纹的里衬,外面(套tao)着件玄色银云纹外裳,整个人(身shen)姿修长高大,宽肩窄腰,面容一如从前冷峻精致。

    沈妙言抱着鸡毛掸子站在书房角落,静静看着他和楚云间说话,张岩站在一旁,想听他有关私自掘人坟墓、盗取骨骸的道歉,然而到最后什么也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嚣张跋扈,比软(禁jin)前更过,那冷厉的目光,让张岩即便有心想叫他道歉,也没有那个胆量开口。

    楚云间眼角余光瞥见站在角落的沈妙言,唇角勾起一道轻笑,“国师乃国之栋梁,希望今后,别再干出那些事了。李其,送国师和张相出门。”

    李其甩着拂尘走过来,躬(身shen)道:“国师大人、相爷,请吧?”

    君天澜看向沈妙言,她连忙丢了鸡毛掸子跑过来,拉住他的大袖,仰头乖巧道:“我东西都收拾好了,晚上我想吃拂衣做的四喜团子。”

    两人尚未迈开步子,楚云间又开了口:“国师要将妙妙带走?”

    君天澜转过(身shen),丹凤眼中冰寒更甚:“怎么,陛下不(允yun)?臣已经证实,张家那两人并非沈妙言所杀,陛下有何道理,将她留在宫中?”

    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触,书房中的气氛逐渐僵持危险起来。

    张岩看了看两人,又望了眼沈妙言,连忙跟着李其,脚底抹油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沈妙言盯着楚云间,那人脸上浮着的意味深长的笑容,叫她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她望了眼那座红木书架的底座,再看向楚云间,对方脸上笑意更深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咯噔,就听到他柔柔开口:“她是没有杀人,但是却犯下了比杀人更重的罪。她,窃取了朕的兵符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冷笑了声,握住沈妙言的手,“陛下的指证,毫无根据。”

    “国师要证据?”楚云间打了个响指,“来人,去把沈妙言所住的偏(殿dian),给朕仔细搜查一遍!”

    沈妙言面无表(情qing),悬着的心,却缓缓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云间也太看轻她了,偷了那样重要的东西,她难道会藏在那间偏(殿dian)里?!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果然,两刻钟后,几名侍卫进来,面面相觑:“陛下,臣等并未搜到兵符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的笑容有一瞬间僵硬,沈妙言翻了个漂亮的白眼:“陛下真是糊涂,自己弄丢了兵符,却说是我偷的!”

    说着,拉了拉君天澜的大袖,“国师,咱们回去吧,别理他!”

    两人并肩跨出书房,楚云间的脸色,黑沉得可怕。

    (日ri)暮的光从雕窗洒进来,他坐在昏暗里,冷声道:“仔细搜过了?”

    “是!但是的确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几个侍卫退了出去,楚云间起(身shen),打开了书架的暗格,里面确确实实少了半枚西南兵符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拂拭过其余几块青铜兵符,沈妙言放着这些不要,唯独偷走了那半块……

    这意味着,她曾经在别人手中,见过同样的半枚兵符。

    而他曾经,派过君天澜去西南平叛。

    好一个君天澜,明着将军功让给了夏侯铭,暗地里,却早将比军功更有(诱you)惑力的东西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而沈妙言她,竟然不惜冒着窃取兵符这样的重罪,也要帮他拿到那半枚!

    他于她而言,就这样重要?!

    他一拳砸到书架上,雅致俊逸的面容,陡然变得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李其听见动静,连忙跑进来:“陛下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去查,沈妙言住进宫中的这段时间,去过哪些地方,和哪些人有过接触。朕要最详细的记录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最后一缕暮光落下,年轻而(阴yin)冷的帝王,周(身shen)彻底被黑暗笼罩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