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55章 恍惚而怜惜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心中有些疑惑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,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“那么,镜儿,你选谁?”花容战挑起怀中少女的尖俏下巴,桃花眼中满是魅惑与勾引。

    镜儿浑(身shen)微微颤抖,将求救的目光投向温倾慕:“奴婢选王妃娘娘——”

    温倾慕勾唇,正要微笑,花容战忽然俯首,吻了镜儿的面颊。

    他的吻很轻盈,像是蝴蝶落于花间,一路向下,最后含住镜儿的耳垂:“你说,选谁?”

    这般轻薄的姿态,叫在场的女子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沈妙言小心翼翼望向温倾慕,对方的脸色难看至极,起(身shen)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云儿却不肯放弃,双手攥成拳头,“花公子,您太过分了!镜儿,你还愣着做什么,还不赶紧过来!”

    镜儿哭得厉害,她试图推开花容战,可对方根本就不松手。

    云儿气得跺了跺脚,转(身shen)去追温倾慕了。

    花容战抬眸,见温倾慕消失在楼梯拐角处,这才松开镜儿的耳垂,拍了拍她的脸蛋:“乖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将她放下来。

    竟是毫不留恋的态度。

    镜儿坐在旁边,只一个劲儿地哭,十分委屈。

    沈妙言尴尬地道了别,带着素问和夜寒下楼,朝前走了十几步,忽然神色一凛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当初她在乾和宫书房伺候时,听到顾钦原与楚云间商议,要先对花容战下手,顾钦原当时的提议是,找个美人去勾引花容战,用剧毒的胭脂涂于美人唇上,再叫花容战吃掉那唇上的胭脂……

    尽管知道顾钦原是国师的人,可沈妙言还是转(身shen),快速往醉仙楼奔去。

    那个镜儿出现得那般突然,说不准就是楚云间派出去的暗杀者!

    她气喘吁吁地回到楼上,镜儿已经不知去向,只有花容战独坐在美人靠上,一张艳若桃李的面容透着无聊,在看到她折返回来,桃花眼顿时一亮:“沈丫头,你折回来陪我玩?”

    沈妙言往四周看了看,快步走到他面前:“镜儿呢?”

    花容战翻了个白眼:“去找她的王妃娘娘了呗!竟然能不被本公子的美色所(诱you)惑,倒是个不简单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咬了咬唇瓣,还是将顾钦原和楚云间的对话,一五一十告诉了花容战:“……我总觉那镜儿不大对劲儿,你要防着点才是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听罢,笑得桃花眼眯了缝:“沈丫头,你晚了一步,钦原早告诉过我,那名暗杀者是谁,早在十天前,那暗杀者就被我收拾掉了!再者,温倾慕(身shen)边伺候的人,我全都查过底细,都是清白人家出来的姑娘,你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放了心,还未开口告辞,楼下忽然传来一片嘈杂声。

    “有人闹事?”她好奇。

    花容战起(身shen):“走,去瞧瞧(热re)闹。”

    两人下了楼,只见三楼楼梯口处,一位(身shen)着细铠、腰间佩剑的男人,正满面煞气地训斥跪在他面前的少女:“走路不长眼的吗?!什么东西,也敢弄脏本将军的盔甲!”

    那少女被吓坏了,哭得厉害,啜泣道:“奴婢不是故意的,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那男人银白的铠甲上,果然沾着酱汁,正顺着铠甲纹路滑下来。

    而跪坐在那里哭泣的少女,不是镜儿又是谁。

    旁边有公子劝道:“夏侯将军,这位姑娘是晋宁王妃(身shen)边伺候的婢女,想来是急着给王妃送菜,不小心才撞了你,看着怪可怜的,不如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听着这声称呼,顿时莞尔,这位将军,大约是夏侯家的嫡次子,以暴脾气和力大无穷闻名京城的夏侯湛。

    而夏侯湛不肯听那公子的劝,对着镜儿冷笑道:“本将军的银铠价值千金,你弄脏了,便该为本将军弄干净!”

    镜儿连忙起(身shen),从袖袋里掏出帕子想给他擦拭,却被他握住手腕,那张俊脸上的笑容十分邪恶:“本将军要你用舌头,一点一点((舔tian)tian)干净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四周寂静。

    镜儿惶恐地抬头看他,这副楚楚可怜的表(情qing),成功取悦了夏侯湛,他摸着她的脸,笑容愈发(热re)切:“当然,你若是不愿意((舔tian)tian)那里,((舔tian)tian)别的地方,也是可以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一只拳头砸到他脸上,那么高大的一个男人,竟直接从台阶上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花容战不知何时出现在镜儿面前,转(身shen)替镜儿擦净眼泪,柔声安慰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公子……”镜儿刚刚差点吓傻了,如今花容战救了她,不可避免地对他产生了崇拜和依赖的心(情qing)。

    花容战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模样,她的眉眼与那个人有两三分相像,这样哭泣的模样,叫他恍惚而怜惜。

    他正出神间,沈妙言大叫出声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只见夏侯湛从楼梯下方一跃而上,手持长刀,毫不犹豫地挥向了他。

    花容战抱住镜儿往后疾退,最后将她推到沈妙言(身shen)边,抽出腰间的佩剑,迎住夏侯湛的长刀。

    刀剑铮鸣,夏侯湛盯着花容战的双眼冷笑:“本将军听说,在重阳菊花宴上,你与大周那位萧将军打成平手,你这样的小白脸,竟也有那般本事?!”

    花容战将他推开,冷笑:“小白脸?”

    两人刀剑相向,空气中不停传来兵器相撞的声音,火花四溅,众人俱都闪避开来,一时之间无人敢上前劝架。

    镜儿满脸担忧:“花公子他不会出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沈妙言说着,深深望了她一眼,她眼底的担忧很真切,不似作假。

    可是看着那张与温倾慕有几分相像的面容,她总觉得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夏侯湛空有一(身shen)蛮力,不出二十个回合,花容战就将他的长刀挑开,剑尖抵着他的咽喉,笑容张狂:“你哥哥输给了萧城烨,你输给了我,夏侯家的人,可真没用!”

    夏侯湛亚眦(欲yu)裂:“区区皇商,怎敢如此侮辱夏侯家?!”

    说罢,大掌直接握住花容战的剑,高呼一声,竟不顾手掌流血,用蛮力直接将那柄剑折成两断,海碗那么大的拳头直接砸向花容战的脸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