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56章 他不会吻她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花容战闪躲开来,那拳头落在他(身shen)后的墙壁上,生生将墙壁砸出一个窟窿,在场的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,对夏侯家的轻视,瞬间改观。

    夏侯湛还要再打,温倾慕终于闻讯从楼下赶来,站在楼梯口,冷喝出声:“都住手!”

    夏侯湛偏头看她,她一步步走过来,维持着王妃的端庄高贵:“夏侯将军把本妃的酒楼,当做是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吗?!本妃是皇室的媳妇,代表的乃是皇家颜面,怎么,将军要将皇家颜面,踩到脚底下?!”

    这话很严重,夏侯湛冷哼一声,收了带血的拳头,又转过头,深深看了眼镜儿,冷笑道:“这事儿由你的婢女引起,将她赔偿给本将军,本将军就此作罢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温倾慕蹙眉,夏侯家手握军权,她不能给楚随玉惹上这样的麻烦,可是镜儿出生孤苦,她又怎能牺牲她?!

    夏侯湛自然知道温倾慕的为难,不(禁jin)唇角咧开,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。

    温倾慕正两厢为难之际,花容战走到镜儿(身shen)边,拉住她的手,朝夏侯湛笑道:“这女人是本公子的第十二房妾室,夏侯将军若要算账,大可冲本公子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温倾慕怔了怔,不可置信地盯着他,那双桃花眼此刻正含(情qing)凝睇地凝视镜儿,目光缠绻而温柔,一如他过去,凝视着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,她已然分不清,花容战是为了帮她解围,还是喜欢上了镜儿。

    她垂下眼帘,第十二房妾室吗?

    他的(身shen)边,竟有那么多女人了……

    夏侯湛也有些愣住,回过神后,冷笑一声,转(身shen)离开。

    人都走完后,镜儿望了眼温倾慕,又望了望花容战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她犹豫片刻,正要走到温倾慕(身shen)边,温倾慕却转过(身shen),抬步往四楼而去,声音薄凉:“你已经是他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镜儿站在原地,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上,又转过去看花容战。

    花容战面无表(情qing),走过去拉住她的手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任由他拉着手,随他一同下楼,整个过程,复杂的目光始终落在花容战的侧颜上。

    沈妙言拣了张完好的椅子坐下,见旁边长桌上还有一碟点心,便顺手拿了个啃,琥珀色瞳眸中满是思量。

    她总觉今(日ri)的事有点蹊跷,那个镜儿,出现的好突然,偏偏还同温倾慕有几分相像,并且还顺理成章发地进了花府,天底下哪有这样巧的事儿!

    可若说镜儿就是楚云间派出的暗杀者,花狐狸又说暗杀者已经被解决掉。

    她托腮,百思不得其解,决定还是打道回府,跟国师说说。

    此时的皇宫中,楚云间坐在乾和宫书房内,面前龙案上,摆着所有兵符。

    李其进来,呈上一份纸笺:“启禀陛下,这些时(日ri)以来,同沈姑娘有过接触的人员名单,都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接过,面无表(情qing)地看下去,在看到某个名字时,视线一顿:“她和顾钦原,怎么会有接触?”

    “那(日ri)顾大人从书房出去,沈姑娘正好从廊角跑出来,将顾大人撞了一下,是个小宫女在远处亲眼看到的。”李其恭敬答道。

    楚云间的视线在股钦原的名字上停顿良久,最后淡淡道:“宣他进宫。”

    “嗻!”

    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,顾钦原就来到了书房中。

    楚云间修长的指尖拂拭过面前冰凉的青铜兵符,声音透着漫不经心:“钦原觉得,一个君王所拥有的众多东西里,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微臣认为,是智谋。”顾钦原垂下眼帘,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朕认为,是军队,强大的、可以摧毁一切的军队。”楚云间抬起眼帘,“唯有手握说一不二的绝对权力,才能让臣民臣服于脚下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保持着拱手的姿态,面无表(情qing):“但是掌控军队,需要的恰恰是智谋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低笑着站起(身shen),走到顾钦原背后,手掌落在他的肩头:“钦原,朕从未怀疑过你的忠心,但是朕发现,你为朕办的事儿,几乎没有一件能够办成。”

    “也包括臣正在做的事吗?”顾钦原目不斜视。

    楚云间挑眉,就听得他声音薄凉:“那位暗杀者已经成功潜入花容战府中,想来再过些时候,便能事成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不是说,暗杀者死了?”楚云间走到前面,紧盯着他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死的只是微臣派去试探花容战的人,真正的暗杀者,被微臣命人稍稍易容,安排在了晋宁王妃(身shen)边。具体事宜,微臣已经写在了这本奏章上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恭敬地从怀中取出一封奏折来。

    楚云间深深盯了他一眼,接过那本奏折,翻看了会儿,唇角噙起一抹浅笑:“(爱ai)卿利用花容战与温倾慕错综复杂的关系,设下这一局,果然是好计谋。”

    说着,随手将那奏章丢到龙案上,踱步到顾钦原(身shen)后,唇角的笑容十分冷漠:“若暗杀花容战再次以失败告终,你当如何?”

    顾钦原盯着龙案上一字排开的兵符,沉默良久后,声音平静地开口:“陛下在怀疑微臣。”

    “朕说过,从未怀疑过你的忠心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垂下眼帘:“若失败,臣这条命,任由陛下处置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注视着他笔直的脊梁,拿过挂在衣架上的狐裘,亲手为他披上,循循善(诱you):“钦原,朕不管你从前效忠的人是谁,但朕想要你知道,若你能尽心尽力为朕办事,除掉君天澜后,楚国江山,朕与你平起平坐……”

    顾钦原面色淡然,目不斜视:“楚国江山,姓的是楚,微臣不敢僭越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什么都没说,只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,抬手示意他退下。

    顾钦原离开后,李其进来,试探着唤道:“皇上?”

    “派人监视他的一举一动,半炷香的时间都不许放过。”

    “嗻!”

    国师府,衡芜院。

    沈妙言回来的时候,君天澜正坐在窗边软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她将醉仙楼的事儿说了一遍,君天澜不以为意:“他不会吻她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坐到他(身shen)边,仰头看他:“为什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