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61章 四哥,我想上你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讪讪:“你还是带拂衣和素问去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她沐浴完后,回到衡芜院,君天澜(身shen)着雪白中衣,正坐在书房软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想起添香的话,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地瞄向他腿间某处。

    君天澜感受到不善的打量目光,抬头去看,就瞧见这小丫头的视线在他某个位置逡巡。

    这视线,还带着点邪恶……

    他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袍摆,咳嗽了声:“洗完了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沈妙言蹭过去,眨巴着眼睛爬上软榻,黏黏糊糊地抱住他的腰(身shen),抬手将他的头发放下来,“四哥……”

    她喊得千(娇jiao)百媚。

    君天澜将她推远些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不肯走,反而跨坐到他腰间,盯着那双点漆凤眸,试探着问道:“你,有没有过暖(床chuang)丫鬟?或者是跟旁的女人有过一夜风流?”

    君天澜神色微凛,“怎么会问这个?”

    沈妙言眨巴着圆眼睛:“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君天澜挑眉,察觉到这姑娘不安分的小手,低头去看,她正试图解开他的腰带。

    “沈妙——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想上你!”

    沈妙言抢在他前面喊完,便用小小的嘴,堵住了他的唇。

    君天澜猝不及防,被她扑倒在软榻上,这姑娘手脚并用,没一会儿将他扒了个干净,大冷的天,敞着结实漂亮的(胸xiong)肌,下(身shen)只剩一条丝绸亵裤。

    他终于醒过神,一把将她拎到旁边:“沈妙言,你吃错药了?!”

    沈妙言还想去扑他,可他一只手掌牢牢抵住她的(胸xiong)膛,不让她近(身shen),她顿时委屈不已:“四哥,你不能这样对我!”

    君天澜额头青筋直跳:“你还未及笄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窗外陡然响起炮竹燃放的声音,远处有烟花在夜幕上绽放,长街上百姓们的欢呼声也隐隐约约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盘膝坐好,鼓起腮帮子:“子时已到,我已经十四岁了。四哥,我可以睡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五岁才算及笄。”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穿上中衣,捏着盘扣的手指却顿了顿,为什么是她睡他?

    刚刚她似乎也嚷着,要……上他?

    沈妙言全然不知他在想什么,只捧着小脸看他,他的(身shen)材修长结实,肌理分明,手臂处的肌(肉rou)鼓鼓的,叫人很想摸一摸。

    事实上她并没有克制,脑海中刚有了摸他的想法,就伸出手,像是摸小狗一样,摸了摸他的手臂和(胸xiong)膛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她,满脸古怪,他从没见过这样色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摸得心满意足,收回手,很开心地回了东隔间。

    君天澜沉默好久,最后默默系上腰带,他是不是该庆幸,他长了副还不错的皮囊?

    正月初一。

    沈妙言醒来时,瞧见(床chuang)头搁着一个鼓鼓的红封。

    她爬起来,将红封拆开,里面装着十张百两面额的银票。

    她翘起唇角,连忙梳洗打扮好,跑到书房里,那个男人穿着一(套tao)崭新的朝服,腰间系着玉带,正坐在软榻上看书。

    她冲过去,抱住他的脖子,朝着他的脸颊吧唧一口,赞道:“四哥今年真是大方!”

    说着,目光从那(身shen)朝服上扫过,挑眉道:“你要进宫?”

    “群臣都要进宫。”君天澜望了眼角落的滴漏,搁下书起(身shen),“该用早膳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随他一同往花厅走,“我昨晚就吩咐拂衣,让她准备两碗水饺,大年初一早上,要吃水饺的。我还让她特别包一个糖饺子,若四哥吃到糖饺子,就要亲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低头看她,她满脸狡黠,脸蛋红扑扑的,十分可(爱ai)。

    “若你吃到糖饺子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那我亲四哥一下!”沈妙言说完,就抿着唇,腼腆地低头笑。

    寒风拂面,君天澜直视前方,薄唇也抿着一丝笑。

    那枚糖饺子最终被沈妙言吃到,一口咬下去,掺着豆沙与冰糖的馅儿流进嘴里,暖融融的温度触碰到舌尖,甜丝丝的。

    她送君天澜出门,在他走下两级台阶后,唤了声“四哥”。

    君天澜回头,她趁侍卫们不注意,快速啄了下他的唇瓣,旋即红着脸,拎着裙角转(身shen)跑进府里。

    君天澜注视着她的背影,向来不轻易在人前展示笑颜的冷峻面容,仿佛(春chun)风化水,格外柔和。

    沈妙言待在衡芜院的书房里,翻看着医书,没看几页,就往窗外瞧上几眼,直到晌午时分,才将那人盼回来。

    她很勤快地上前,为君天澜摘掉大氅,正往衣架上挂,就听到他开口:“楚云间抬沈榕的姨娘为平妻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动作一顿,旋即笑道:“沈榕她果然办到了!”

    君天澜在软榻上落座,“据我在宫中的探子回报,这几(日ri),沈榕同沈月如的争斗愈发激烈……今(日ri),沈月如下了懿旨,请皇城里三品以上官员,携家属在元宵晚上入宫参加宴会,每家都要带上一盏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走过来给他斟茶,笑道:“恐怕她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了。沈榕不是好掌控的人,她将沈榕弄进宫,完全是下策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样做才是上策?”君天澜品了口茶。

    沈妙言仔细想了想,却又白了他一眼:“四哥以后,不许像楚云间那样,养许多妾室,争来斗去的,平白叫人厌烦!”

    君天澜脸上笑意更深,却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大雪又落了两场,元宵节眨眼便到了。

    夜寒给沈妙言扎了一盏兔子灯,在兔子腿上装了四个会滚动的木轮,拉着兔子颈上的绳索,就能笔直朝前滚动。

    沈妙言很喜欢,便带着这盏灯,随君天澜进了宫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黄昏,御花园中人来人往,无数漂亮奇特的灯笼悬挂在空中,引得小孩子们格外兴奋,嚷着要猜字谜玩。

    园中设了桌椅,宫女们端着茶果点心等物来来往往,丝竹管弦声不绝于耳。树木和亭台楼阁上都装饰了金色灯盏,整座御花园徜徉在流光溢彩的灯海中,若从空中俯视,它就像是最耀眼的一颗明珠,镶嵌在楚国皇宫里。

    沈妙言一手抱着兔子灯,一手被君天澜牵着,她想猜灯谜,君天澜长臂一伸,直接从高挂着的灯笼上取下灯谜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蜜饯黄连,猜一成语……”她念出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