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63章 那盏兔子灯,是沈妙言的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咬着汤圆,悄悄抬起眼帘去看顾钦原,他仍旧面无表(情qing),起(身shen)拱手道:“只要张小姐愿意下嫁微臣,微臣喜不自胜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一口汤圆差点噎在喉咙里,他说是喜不自胜,可那张俊脸上,分明半分喜色都没有,不知哪儿来的喜不自胜……

    张相瞥向张晚梨,她低垂着眼睫,起(身shen)行了一礼:“启禀皇上,顾大人国士无双,能够嫁给顾大人,是臣女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唇角,这少女说是三生有幸,可那张清秀的面庞上,却也不见半分有幸的表(情qing),摆明了是不喜欢顾钦原的。

    而楚云间却很满意,笑道:“既是两厢(情qing)愿,李其,拟旨赐婚。”

    “嗻!”

    一桩婚事,便莫名其妙地订了下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咬着银筷,脑海中却浮现出谢陶单薄的(身shen)影来。

    那个抱着小黄猫、总是沉默不语的女孩儿,那么喜欢顾钦原,若是知道他要娶旁的女人了……

    会哭吧?

    没等她想太多,一声痛呼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寻着声音看去,只见坐在灯下的沈榕面色苍白可怖,双手捂着肚子,俨然十分痛苦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(身shen)后端着托盘侍立的宫女仿佛看到什么吓人的东西般,托盘“砰”一声摔落在地,哭着喊出声来:“血……婕妤流了好多血!”

    (殿dian)中寂静得可怕,沈月如第一个站起(身shen),怒喊道:“还不快请太医!”

    等太医匆匆过来时,沈榕已经被抬到屏风后的(床chuang)榻上,痛苦的呻·吟声不停传到大(殿dian)中,叫在场的人面色紧张而凝重。

    沈月如作为皇后,立即叫来大理寺的人,彻查整座大(殿dian)。

    好好的宴会进行不下去了,谁也不敢再动筷子,节(日ri)的欢乐气氛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沈妙言却不管这尴尬的气氛,继续吃汤圆,这碗汤圆很漂亮,颜色各异,甜而不腻,她很喜欢。

    沈月如眼角余光瞥到她这副模样,眼底的冷意和暗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屏风后的呻·吟声低了下去,几名太医满头大汗地走出来,齐齐跪在御阶下,说沈榕怀的是个男胎,只是……

    没保住。

    (殿dian)中呈现出诡异的寂静,坐在沈朋(身shen)边的李慧拿着手绢失控地啜泣起来,被沈枫拉了拉,这才勉强保持住御前仪态。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走到太医们(身shen)边,他(身shen)后跟着三名侍从,捧着沈榕接触过的茶水、元宵等杂物,问道:“烦劳二位检查一番,其中可有致人流产的药物。”

    太医们一一检查过,同时摇头。

    “榕儿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流产,其中必有缘故。”沈月如说着,蹙起眉尖,“都仔细检查过了?”

    沈妙言吃着汤圆,沈月如的模样很焦急,好似是真心在为沈榕出头,落在其他人眼中,大约就是母仪天下、主持公正的好皇后形象了。

    几名太医又检查了一翻,却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其中院判抬头,目光落在上方的兔子灯上,试探着问道:“可否劳烦大人,将那盏灯笼取下来,让老夫一观?”

    大理寺少卿会些功夫,直接旋(身shen)而上,取下灯笼,呈给院判。

    太医们围拢过来,一番检查后,那院判朝楚云间拱手:“启禀陛下,正是这灯笼的问题!灯笼的烛芯里,放了催人小产的强效药物,即便只是短时间嗅闻,对怀有(身shen)孕的人而言,伤害也是相当大的!再加上沈婕妤(身shen)子弱,这才导致当场小产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将汤圆吞下去,喝了口茶,优雅地接过君天澜递来的帕子,擦了擦唇角,眼中的笑意挡也挡不住,她就说好端端的,沈月如折腾什么宫宴,原来是冲着沈榕和她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出局,弄掉沈榕的孩子,顺便陷害她沈妙言,不愧是她足智多谋的好堂姐,当真是一箭双雕!

    沈月如面色苍白,似是不可置信般往后退了一步,缓缓转向楚云间,声音很轻,却足以让在场所有人都听见:“皇上,这兔子灯,是妙言的那盏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人的目光同时落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有疑惑的,有不屑的,更多的是鄙夷。

    寂静中,沈妙言声音清脆:“我为什么要害沈榕?害了她,我能得到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妙言,并没有人说,是你害了榕儿。”沈月如嗔怪地看了她一眼,“事(情qing)如何,还有待进一步查证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撇撇嘴,沈月如已经命人将御花园里,从沈妙言手中拿过灯笼的宫女叫了来,挂灯笼的内侍也被传召,一副要当场审问清楚的样子。

    两人瑟瑟发抖地跪在(殿dian)中,那宫女哭道:“奴婢什么也不知道、奴婢什么也不知道,求娘娘饶命!”

    这么说着,反而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更加暴露了她其实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沈妙言静静看着,眼底的嘲讽更多了些。

    那名内侍倒没什么,只是这个小宫女,怕就是被沈月如指使来陷害她的。

    她拿了桌上的一个苹果啃,“我本来不想把灯笼给你们,是堂姐你(身shen)边的采秋,喊了这个小宫女,帮我把灯笼送到承庆(殿dian)来的。我根本就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楚云间已经很厌烦看女子之间的争斗,手指关节敲击在龙案上,盯着那哭哭啼啼的小宫女,冷声道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宫女仿佛被他吓到,(身shen)子抖了抖,最后连连磕头:“一切都是皇后娘娘的主意,与奴婢无关,求陛下饶命!皇后娘娘她、她说沈婕妤是她一手扶上位的,却在当了婕妤、怀上皇嗣后,就不再听她的话,她气急,就想给沈婕妤一个教训!皇后娘娘给了奴婢五百两银子,叫奴婢把托人把灯笼挂在沈婕妤的位置上方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然而立即又有人发现,这小宫女虽然口口声声说是皇后指使,可眼角余光却不停地往沈妙言(身shen)上瞟。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人精,立即领悟,沈妙言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,这宫女大约是为了替她遮掩,才冤枉说是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旁边的小太监则立即哭起来:“皇上,娟儿给了奴才二两银子,叫奴才把兔子灯挂在沈婕妤位置上,奴才什么都不知道,只当是沈婕妤喜欢这兔子灯,奴才冤枉啊皇上!”

    楚云间扫了眼沈妙言,她正同旁边的君天澜细声说着什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