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65章 本宫已经……没有手足了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朋面色愈发黑沉,一拳砸到屏风上,巨大而坚硬的镂花乌木屏风震了震,旁边侍立的小宫女没眼色,轻声提醒:“大人,您这样会把屏风弄坏——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沈朋给了她一记凶狠的目光,她(身shen)子抖了抖,没敢多言。

    沈妙言和君天澜走到大(殿dian)中,她回头,朝坐在后位上的沈月如露出一抹轻笑,旋即挽着(身shen)边英俊高大的男人,在流金灯火的照耀下,脊背笔直地走出了承庆(殿dian)。

    沈月如盯着她的背影,始终面无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满(殿dian)烛火明明灭灭,不知过了多久,沈朋走出来,面色冷肃,缓缓抬步走上御阶。

    他站在沈月如面前,凝视她良久,扬起手。

    清脆的巴掌声,回((荡dang)dang)在空旷的大(殿dian)内。

    采秋不可置信地尖叫一声,沈月如捂着通红的脸,抬眸看向沈朋,一字一顿:“父亲,女儿是皇后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孩子的女人,坐得稳后位吗?”沈朋冷声。

    “沈榕屡次挑衅本宫,她的孩子,本宫瞧不上。”沈月如别过视线。

    “但你需要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但不会要沈榕的!”

    两人正争锋相对,沉稳的脚步声在(殿dian)下响起,两人同时看去,一双军靴正踏在光滑如镜的地板上,来人(身shen)着盔甲,手执银色长枪,相貌很是英俊:“御史大人,皇上有请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护国将军……”沈朋缓缓走下御阶,向来端肃的脸上罕见地露出笑颜,“将军可知,皇上找我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夏侯铭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沈朋走到他跟前,注视他半晌,笑道,“将军今年二十又三,本官听说,还未定亲?”

    夏侯铭面不改色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膝下幼女,今年四月及笄,将军若是不嫌弃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凤位上的沈月如眸光一顿,父亲这是要把沈枫嫁给夏侯铭?

    夏侯家深得皇上信任,又是楚国百年望族,若能与夏侯铭结亲,御史府在京城里的地位,也将稳固许多。

    她扶着大椅扶手,金色的甲(套tao)微微曲起,美眸中满是薄凉,与夏侯家结亲是很不错,只可惜,嫁到夏侯家的人,是沈榕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夏侯铭站在灯火下,正(欲yu)拒绝,忽然听见细细的脚步声响,他偏头看去,只见一位衣着简单的少女,梳着随云髻,耳垂上戴着两粒珍珠,正扶着御史府那位慧姨娘走出来。

    少女相貌很清秀,抬头与他对视,双眼无波无澜犹如古井。

    她就是沈枫……

    他转向沈朋,露出一抹俊朗的微笑:“我并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像是达成什么协议般走出承庆(殿dian)后,沈枫正要扶着李慧离开,却被沈月如叫住:“枫儿。”

    沈枫将李慧交给侍女,独自走到御阶下,垂眸屈膝行礼:“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沈月如直视她。

    沈枫低着头走上去,看见那只白皙柔嫩、戴着金色甲(套tao)的手从袖管中伸出来,握住了她的:“你姐姐的事,并非本宫做的。本宫不是彤儿,在府中未嫁时,待庶弟庶妹如何,你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后娘娘仁善,断不会做出害人的事。”沈枫依旧低垂着眼睫。

    沈月如便露出一抹柔笑:“父亲想让你嫁给夏侯铭,夏侯家人丁复杂,所娶的媳妇,大都是正正经经的名门望族世家嫡女。你嫁过去,本宫真怕你会被欺负。”

    “臣女惶恐,不知该如何是好?”沈枫未曾抬头,声音细弱。

    “本宫是皇后,你是本宫的亲妹妹,只要本宫地位保住,你在夏侯家,就可以(挺ting)直脊背做人。咱们都是从御史府出来的,无论嫡庶,都该相亲相(爱ai)才是,你说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沈枫抬头,迎上沈月如柔和的目光,笑容乖巧:“嫡姐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沈月如从发髻上取下一柄金钗,亲自戴到她头上,拍了拍她的手,“去见你姨娘吧。”

    沈枫规规矩矩行过礼,离开了承庆(殿dian)。

    采秋试探着问道:“娘娘,您这是?”

    沈月如抬起头,望着满(殿dian)灯火,秀美的面庞上浮起一抹寂寥:“采秋,本宫已经……没有手足了。”

    她只能,靠着金钱和手段,去收买别人的妹妹。

    采秋鼻尖发酸,“娘娘聪慧无双,就算没有手足,也一样能够坐稳皇后之位的!”

    此时的承庆(殿dian)外,沈枫扶着哭得奄奄一息李慧,李慧红着眼问道:“沈月如找你,说了什么?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沈枫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李慧眼圈更红:“你万不能被她收买了!她和沈妙言,都是害你姐姐的凶手,这两个人,咱们一个都不能放过!”

    沈枫面无表(情qing),低垂着眼睫,声音平静:“娘,注意脚下台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金马车行驶在繁华熙攘的长街上,沈妙言挑开车帘,但见满街烛龙,一眼望去,犹如淬银流金的灯海,河中从上而下流淌着成千上万盏火莲灯,无数百姓叫卖花灯。

    她拉了拉君天澜的衣袖,“四哥,你瞧那河岸边有人租船,咱们去坐船游灯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君天澜宠她,尽管不喜欢那乌篷船油腻腻的脏,却还是带着她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沈妙言给了船夫半两碎银子,那船夫高兴,竹蒿一点,乌篷船便驶离岸边。

    沈妙言坐在船头,望着岸上的灯火,那些鳞次栉比的酒家、茶楼等建筑物在黑夜中灯火通明,也有打扮明艳的姑娘倚在桥头,(娇jiao)笑着与心(爱ai)的男子说话。

    “四哥,”她望着两岸缓缓往后退的景致,拉了拉君天澜的衣袖,“这是我头一次坐这样的船呢。”

    “怕吗?”君天澜并不在意那些景色,只注视着(身shen)边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“不怕!我若是掉下去,四哥会救我的。”她双手捧脸,灯火映衬下,十分(娇jiao)俏动人。

    君天澜笑了笑,正要说话,却见一艘华丽的画舫迎面而来。

    那画舫垂着珠帘,内设有竹席,缠绻的丝竹声从里面传出,沈妙言好奇看去,斜坐在软榻上的男人(身shen)着红纱锦衣,妖美动人,不是花容战又是谁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