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66章 你是来找顾钦原的吗?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楚随玉也在,大约是喝多了,俊朗面庞上的笑容透着熏醉,(身shen)边还有两个(身shen)着金色露背纱衣的美人陪着。

    那个镜儿也在,正端着摆满水果的银盘,温温柔柔地同花容战说话。

    画舫与乌篷船错(身shen)而过,她回头看去,那画舫正往桥洞中驶去。

    目光上移,站在拱桥上的温倾慕,(身shen)着红衣,妆容得体,整个人端庄明艳,正俯视着那艘画舫。

    距离太远,沈妙言看不出她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她收回视线,玩乐的心(情qing)忽然有些压抑。

    “回府吧?”君天澜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夜睡得并不踏实,她很早就醒了,服侍完君天澜更衣洗漱,正梳头时,添香忽然闯进来,一脸(欲yu)言又止的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君天澜坐在镜台前,冷声问。

    添香轻声道:“谢二小姐,正坐在后门台阶上哭。”

    谢陶来了?沈妙言心头一动,望向君天澜,“四哥,我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君天澜还有公事要处理,便点了头,由她去了。

    今(日ri)天寒,沈妙言裹着斗篷、捧着暖炉走到后门,小厮打开门,台阶上果然坐了个(身shen)材纤瘦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谢陶?”沈妙言试着唤了声。

    那姑娘回过头,怀中依旧抱着只小黄猫,小脸脏兮兮的,纵横交错的泪痕格外显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妙言领着谢陶回去,让她在厢房好好洗了个澡,见两人(身shen)量差不多高,便拿了自己的新衣服给她换。

    她坐在屏风外,倒了杯茶,好奇问道:“你是从大周来的?”

    里面只有哗啦啦的水声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谢陶终于洗好,慢吞吞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看过去,她穿着樱草黄的小袄子,下(身shen)着浅碧色长裙,因为过于纤瘦,衣裳都显得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她的皮肤很白,是娃娃脸,虽然漂亮,却因为那双黑沉沉的眼,而显得有些(阴yin)郁。

    沈妙言起(身shen)给她擦头发,“大周离这儿有千万里远,你一个小姑娘这么孤零零地跑过来,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谢陶坐在凳子上,依旧不语,只是抱紧了黄猫儿。

    沈妙言给她擦好头发,在她(身shen)边坐了,满脸好奇:“你是来找顾钦原的吗?”

    问完,就瞧见这姑娘双眼一亮,眸中的光彩,挡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果然是了。

    沈妙言高兴她终于有了点反应,可又想起昨晚宫宴上的赐婚,顿时有点心塞,试探着道:“那什么,昨晚,皇上给他赐婚了,是楚国丞相家的庶女。”

    谢陶望向她,大大的眼睛里,顿时弥漫上一层水雾,结结巴巴道:“我找他……他不见我……我、我在他家门口,坐了两天,他还是、不肯见我。”

    说着,忽然抬手揉着眼睛,咧嘴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沈妙言吓了一跳,连忙柔声道:“你肚子饿不饿?我让拂衣准备了些饭菜,咱们一起去吃好不好?”

    谢陶一边哭一边点头,沈妙言让拂衣先领她去厢房外,自己走到屏风后,伸手摸了摸她换下来搭在浴桶上的袄子,这袄子单薄破旧,早已看不出原本的颜色,更挡不住风寒。

    琥珀色的瞳眸一片幽深,她不知道谢陶这个连话都说不完整的小姑娘,是如何跋山涉水、风餐露宿,来到楚国的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,顾钦原,不该将她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花厅里,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地用着早膳,沈妙言带着谢陶过来时,他抬眸,瞥了眼谢陶。

    两人落座,谢陶有点害怕君天澜,往沈妙言(身shen)边更靠近些,抱着小黄猫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向君天澜,对方已经用完早膳,起(身shen)往花厅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四哥……”她回头唤了声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步伐顿了顿,淡淡道:“三月楚云间会北上草原,与草原可汗会盟,她可以一直待到那个时候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脸上立即涌现出欢喜,谢过了君天澜,拉着谢陶用起早膳,滔滔不绝地向她介绍桌上的名点:“……等你吃完,我带你去逛街,街上还有好多花灯呢!我送你一盏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夹了只(春chun)卷,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谢陶眨巴着湿漉漉的乌黑眼睛,悄悄去瞅沈妙言,瞳眸中隐隐有着信赖。

    两人没带任何侍女与侍从,在十里长街上游((荡dang)dang)了整个上午,又乘船去水上玩儿,还买了藤球,约定回国师府时在花园里踢着玩儿。

    街头有卖走马灯的,画着漂亮仕女的灯旋转不停,谢陶很喜欢,沈妙言送了她一盏,又带她去倚梅馆吃午饭。

    安似雪听说这是沈妙言的好朋友,也很开心,(热re)(情qing)地做了一大桌美食,临走时还特地送了谢陶一盒子点心,谢陶红着脸,犹豫好久,才对她说了谢谢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正月间(热re)闹的长街上,谢陶头一次主动开口:“你(身shen)边的人……待你真好……”

    沈妙言笑眯眯握住她的手:“你(身shen)边的人,待你不好吗?”

    谢陶闻言,眼里的笑意浅了些,只是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下了然,也不再追问,正想着要不要带她去找顾钦原,就听见上方响起楚随玉含笑的声音:“三小姐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对方斜倚在雕花扶手边,握着一杯美酒,很是风流倜傥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带着谢陶上了楼,楚随玉所在厢房的门大开着,他坐在酒桌旁,瞧见她们进来,抬手示意请坐。

    两人坐下后,他望了眼谢陶,挑眉道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沈妙言淡淡道:“沈家的远方亲戚。”

    楚随玉见她一副不想多说的表(情qing),便换了话题:“据本王所知,沈朋那只老狐狸,已经将他的幺女沈枫,许配给夏侯铭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喝茶的动作顿住,抬眸看他,见他不似说笑,于是冷声道:“夏侯铭肯娶沈枫一个庶女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答应了。”楚随玉一字一顿,盯着沈妙言的双眼,“沈枫今年四月及笄,两家商议,及笄后就成亲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唇角,御史府和夏侯家联姻,于她而言,这并非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三小姐有何想法?”楚随玉吃了颗梅子,问道。

    沈妙言喝了口茶,心态很快恢复淡然:“京城中维护楚云间的世家,以御史府、夏侯家、张家为首。咱们力量尚还薄弱,只能一一击破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从哪一家开始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