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70章 她打扮得这样好看做什么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过了很久,她推开他的手,面无表(情qing):“他是你的表弟,是你的幕僚……但不是我的。你没有权力,让我去喜欢一个根本不尊重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便跳下他的大腿,往东隔间走。

    君天澜却一把握住她的手腕,将她拉到怀中,目光灼灼:“沈妙言,本座不希望(身shen)边的人起内讧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挣开他,转(身shen)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君天澜的手落在半空中,手指动了动,最后默然放下。

    元宵一过,天气便暖得快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已是二月中旬,谢陶在沈妙言和拂衣添香等人的帮助下,讲话比从前流利许多,连带着(性xing)格都开朗了些。

    沈妙言也学会了看账,珠算与心算的速度和准确率都有明显提升,面对纸上那些密密麻麻的数字,再也不会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君天澜站在窗前,静静看着这两个女孩儿嘻嘻哈哈地从抄手游廊跑过去,眼底都是黯淡。

    自打那晚争执过后,妙言便搬去跟谢陶住了,两人好的同吃同睡,压根儿不搭理他。

    他摩挲着墨玉扳指,冷峻精致的脸上没有丝毫表(情qing)。

    正独自站立时,一个调笑的声音响起:“大人。”

    他偏头,花容战(身shen)着最新定制的火红色重纱锦袍,摇着把折扇,一派潇洒,正笑吟吟跨进来。

    庭院里,沈妙言拉住谢陶,注视着站在屋檐下的镜儿,三两步走过去,“你在这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镜儿见是她,似是有些害怕,往后退了半步:“沈小姐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望了眼门帘,没搭理她,带着谢陶径直闯进屋里。

    花容战和君天澜话说了一半儿,看见沈妙言进来,不(禁jin)笑道:“沈丫头,明(日ri)去郊外踏青,我特地来邀请你们一同前往。马车及踏青之物都已准备好,你家四哥正好休沐,已经答应一起去玩了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瞥了眼君天澜,(娇jiao)笑道:“他若是去,我就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怔了怔,望向君天澜,见他的视线只落在窗外,便知这二人大约又闹脾气了,正要开口劝和,君天澜声音淡漠:“本座不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屋中气氛怪异,花容战尴尬地干笑两声,起(身shen)道:“那我明(日ri)过来接沈丫头和这个谁来着?”

    “阿陶!”沈妙言强调。

    “哦,阿陶姑娘。”

    花容战往屋外走,见谢陶还木头桩子似的呆呆杵在那儿,拉了拉她的衣袖,把她也拽走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摩挲着扳指,同沈妙言直视,声音透着漫不经心:“既是要踏青,还不去收拾东西?”

    沈妙言深深凝视他许久,才转(身shen)往外走。

    翌(日ri),花容战果然一大早就来接人了。

    君天澜独自坐在花厅用膳,一抬头,就瞧见沈妙言和谢陶走进来,两人说说笑笑,谁也没搭理他,坐下后就开始吃东西。

    君天澜盯着沈妙言,她今(日ri)似乎打扮过,穿着件崭新的素白长裙,外面(套tao)着水碧色绣白莲褙子,虽未敷粉却已是面若桃花、肤白如雪,猫儿似的眼尾透出一股特有的媚,明艳动人的叫人挪不开眼。

    君天澜喝了口茶,心里涌出一股不悦,不就是踏青么,她打扮成这样做什么?

    两个小姑娘很快吃完,结伴离开,依旧没搭理君天澜。

    他盯着沈妙言的背影,她已是个少女了,(身shen)量纤纤,如风中初初萌芽的柳芽般(娇jiao)美动人。

    正逢添香进来收拾碗筷,君天澜冷声道:“今(日ri)踏青,有哪些人去?”

    添香自然知道这些天主子和小姐冷战的事(情qing),因此笑道:“回主子,今(日ri)阳光好,去郊外的人可多了!奴婢听说书院也特地放了假,很多贵公子都会去看桃花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小心翼翼瞄了眼君天澜,唇角抿起轻笑,很快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君天澜端着茶盏的手紧了又紧,端坐良久后,搁下茶盏,面无表(情qing)地起(身shen)朝外走去:“备马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和谢陶乘坐花容战的马车来到郊外,郊外有座桃花山,山下遍种桃花,远远看去,犹如粉色彩云落于人间,格外柔软瑰丽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有不少人在其中游玩,才子佳人,鬓影衣香,嬉闹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几人下了马车,谢陶一眼看到远处的白衣男子,忙扯了扯沈妙言的衣袖。

    沈妙言望过去,只见顾钦原与张晚梨并肩走在桃林小路上,张晚梨面容上含着浅浅笑意,俨然是一对璧人。

    她拉着谢陶奔过去,躲在一棵桃花树后,小小声:“阿陶,咱们现在要不要出去跟他说话?”

    谢陶犹豫半晌,轻声道:“他不喜欢看见我。我……我偷偷看一看他就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,默默凝视着顾钦原的背影,小心翼翼而又满脸珍视,娃娃脸上不自觉就浮起两片绯红云朵。

    沈妙言心里泛酸,握紧她的手道:“那咱们就看一看他。”

    桃林小路上,张晚梨随手接住一片飘落的梨花瓣,语带随意:“我久在闺中,长居京城,从未见过其他地方是何种景色,何种风土人(情qing)。听闻大人曾游历四方,大人一定见过很多不同的风景。”

    顾钦原平视前方,并未接话。

    张晚梨笑容纯净:“只是再如何不同的州郡城池,其中一定有朱门富贵之人,也一定有贫困潦倒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张小姐想说什么?”顾钦原声音淡淡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间有太多不公,在外,四国边境零零碎碎的战争从未停止过,多少好男儿丧命于塞外他乡。在内,即便是繁华富庶如京城,却也有好人平白遭难,坏人富贵升官。顾大人(身shen)居高位、手握权力,难道从未想过,要改一改这个不公的世道吗?”

    顾钦原听完,不(禁jin)看了她一眼,这番话从一个闺阁女子口中说出,倒是难得。

    他起了与她谈论的兴致,苍白的面容也多了两分笑意:“我原以为,世家小姐,都只知道金银珠宝、绫罗绸缎,张小姐能有这番见识,实在是令在下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张晚梨微微一笑:“我是府中的庶女,在家里向来没有什么存在感,宴会什么的,也是轮不到我的。大把的闲暇时间,便都用来读书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