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75章 钦原断案(上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他放下酒盏,凤眸饶有兴趣地盯着街心,无论是哪一种原因,都很好。

    那对母子怯怯站起来,年轻女人谢过沈妙言,走到顾钦原跟前,作了个揖,哭道:“大人,您贤名在外,民妇在市集上能碰到您,乃是三生有幸。民妇愿意在此,申明冤屈。”

    说罢,擦了把眼泪,将事(情qing)一五一十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本是京城郊外庄子上的张员外之妻,这小男孩儿是他们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们的生活原本很是富裕,后来张员外两个月前暴毙而亡,她本以为孤儿寡母靠着夫君生前挣下的财产,能平安度(日ri),谁知族长之子带着亲戚朋友们上门,愣是将她夫君门面店铺、田产房屋等强行接收,她据理力争不过,告到京兆尹处,京兆尹却以公务繁忙为由,根本不召见她。

    那些族人甚至冤枉她红杏出墙,说她儿子并非张员外的亲生儿子,并威胁她,若不赶紧滚出庄子,就告她杀害张员外之罪,并将她和她的儿子一块儿沉塘。

    她惊吓不过,这才在昨夜带着孩子逃出来,无处可去时,在街上徘徊良久,看见穿着官袍的人经过,这才想起告状。

    众人静静听着,看着这母子俩的可怜状,猜测是那些族人为了侵吞财产,才做出这样的事(情qing),于是俱都对母子俩同(情qing)不已。

    谢陶也觉得他们可怜,眼巴巴地望向顾钦原,顾钦原跨下马,在侍从搬来的大椅上坐了,淡淡道:“来人,去把张氏族长之子传来。”

    两名侍从走后,他又低声对另一人吩咐了几句,那人点了点头,很快离开。

    清晨的阳光正好,街上围观的人越发多了,都想看看这位皇上最信赖的左膀右臂,会如何处理这桩官司。

    不过半个时辰,名叫张逊的族长之子衣冠不整地被带了过来,显然是才从花楼里出来,就被人抓了。

    他(身shen)上散发出浓烈的酒味儿,醉醺醺地看清了眼前的局势,有些恼火,扬起拳头就想打那位女子:“你这小((贱jian)jian)人,是嫌命太长吗?!当心本公子让你在京城再也待不下去!”

    顾钦原的侍卫将他架住:“大人在此,不得放肆!”

    “大人?哪位大人?!”张逊摇头摆脑地望向正襟危坐的顾钦原,轻蔑一笑,冲顾钦原道,“你知道,本公子的伯父是谁吗?!”

    顾钦原声音冷漠:“这位妇人说,你侵吞她夫君留给妻儿的遗产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放(屁pi)!”张逊一摆手,瞪了眼那女人,指着她说道,“本公子倒是觉得,她红杏出墙,勾搭外汉谋害丈夫!这个小孩儿,根本就是孽种!”

    那小男孩儿很害怕,抱着自己母亲的腿,哭得厉害。

    沈妙言默默看着,那位张员外已经死了,死无对证,这个案子实在难判,不知道顾钦原会如何做?

    她望向谢陶,这女孩儿脸上全然都是对顾钦原的信任。

    顾钦原慢条斯理地靠在椅背上,睨着张逊:“你如此说,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证据自然是有的。”张逊随手抽过旁边摊贩的椅子,翘着二郎腿坐下,“张二狗!”

    一名灰头土脸小厮模样的男人立即挤开人群,对着顾钦原点头哈腰:“大人!我叫张二狗,这个女人,她不知廉耻,以前经常勾引我,这个孩子,大约就是我的儿子!庄子里的翠婶也能作证!”

    “你信口雌黄!”那女子气急,几(欲yu)晕厥,“你们败坏我的名声,就是为了侵吞我夫君的财产!”

    顾钦原抬手,“真相如何,本官自有判断。传翠婶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!”张逊立即拱了拱手,掏出根牙签,众目睽睽之下,闲适自在地剔起牙来。

    年过四十的翠婶很快被带了过来,她(身shen)着大红缎裙,脸上涂得很白,偏两颊敷了粉红的两坨胭脂,发髻上戴着金簪子,行了个礼,朝顾钦原挤眉弄眼道:“大人,这女人和张二狗的确有过苟合,民妇亲眼所见呢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谎!”女子哭得双眼红肿,“你们狼狈为(奸jian),我夫君的财产,你也分到不少吧?!过去,你可戴不起这样的金簪子,穿不起这样的衣裳!”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在说什么,我听不懂!”翠婶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顾钦原微微一笑,“你这金簪做工真是精细,可否借本官仔细赏玩?”

    翠婶以为这当大官的男人对自己有意,顿时扭捏着上前,捏着嗓子嗲声道:“大人喜欢,当然可以!”

    说着,小心翼翼取下金簪,宝贝般送到顾钦原手边。

    顾钦原接过,翻转把玩了会儿,又在手中掂了掂,递还给她,漫不经心地笑道:“这簪子虽是镀金的,雕工却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镀金的?”翠婶愣了愣,不可置信地低头去看那柄金簪,在她眼里,这位大人高高在上,定然见过不少好东西,他说是镀金的,那肯定是镀金的。

    她猛地转向张逊:“你当初给我的时候,不说是纯金的吗?!你竟然拿镀金的敷衍我?!”

    张逊愣了愣,“是纯金的呀!”

    “这位大人都说是镀金的了,你还敢哄骗我!”翠婶气急,挽起袖子,众人才看到她手腕上各戴着两个金镯子,“这镯子,肯定也不是真的!你这泼皮无赖,让我帮你作伪证,却拿假的金子敷衍我!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她自觉失言,连忙捂住嘴,然而已经来不及了,所有人的目光,都意味深长地在他们三人(身shen)上扫视。

    顾钦原唇角的笑意消失不见,整个人不怒自威:“作伪证?按楚国律法,作伪证者,当杖责二十,重者问斩。”

    翠婶(身shen)子抖了抖,连忙哭着跪下,“大人啊,民妇冤枉,都是张逊他((逼))我作伪证的!民妇什么都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张二狗眼见着这个女人坏了事,只得跪下,跟着嚎啕大哭:“大人,都是张公子((逼))我们的!他就是为了陷害员外夫人,以便侵吞那巨额遗产!”

    张逊惊出一(身shen)冷汗,从椅子上站起(身shen),“你们胡说八道什么!谁要侵吞遗产了!”

    顾钦原面无表(情qing)地打了个手势,两名侍卫立即将他扣押,他慌得挣扎,大吼道:“你们可知我伯父是当朝相爷?!你们敢动我,他一定会要你们好看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