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风车小说网目录

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 第376章 钦原断案(下)

时间:2018-04-07作者:风吹小白菜

    ,爆萌宠妃:邪帝,要抱抱最新章节!

    沈妙言想起曾经在楚云间书房中,看过的京城贵族世家谱系图,冷笑一声,开口道:“张丞相并无亲兄弟,你这样的远方子侄,人家根本不会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本官为天子办事,即便是皇亲国戚,若是犯下重罪,也会按照律法处置。”顾钦原声音淡漠,却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众人皆都鼓起掌来,纷纷称赞顾钦原智谋过人,只简单地把玩了那根金簪,三言两语就成功挑拨了翠婶和张逊,而且办案如此无私,实在是令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顾钦原的威望与名声被争相传颂,老幼妇孺皆知其乃真正的国士无双。

    谢陶小脸上流露出由衷的高兴,看着顾钦原的双眼像是会发光。

    被扣押的张逊面色如土,在百姓们的声讨中,眼珠一转,又忽然笑道:“大人何必动粗,我将那些财产还给嫂嫂,向她陪个罪就是。”

    沈妙言咬了咬唇瓣,这个张逊真是狡猾多端,他只要主动道歉,再加上并没有对那位员外夫人构成真正的伤害,按律的确无法对他判刑。

    为显公证,财产交付必须当着官员的面进行,张逊派人叫来几位账房,他们各自抱着一尺多高的账本,恭恭敬敬地放到路边案几上。

    张逊笑嘻嘻地说道:“嫂嫂,我的确不该陷害你,在这儿给你赔不是了!至于财产,你赶快清点一下吧,清点完了,咱们也好回家吃午饭不是?”

    那位女子盯着大堆账本,她根本不会看账,又哪里知道这些账目对不对。

    若是张逊从中私吞大笔钱财,她也只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即便是顾钦原也无法插手,他瞥了眼得意洋洋的张逊,英俊而苍白的面容透露出深深的厌恶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沈妙言推了把谢陶。

    谢陶往前踉跄了几步,出现在那位女子跟前。

    谢陶诧异地回头望向沈妙言,对方朝她握了握拳头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这是要她去看账的意思吗?

    是要她在钦原哥哥面前,好好表现?

    她怯怯望了眼正皱眉的顾钦原,小心翼翼挪到账本前,拿起第一本,慢吞吞翻开来。

    顾钦原只当她是来捣蛋的,盯着她看了会儿,冷声道:“谢陶,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笔总账算错了,你、你少算了一个零。”谢陶有点胆怯地转向张逊,“这间店,两个月总的进账应该是整两千两白银,但是、但是你写成了两百两。”

    这假账做的……

    众人顿时哗然,不可思议地盯向张逊,对方却目瞪口呆地瞪着谢陶。

    顾钦原眸光冷冽,静静注视着谢陶,她已经将第二本账簿翻了一半了。

    众人回过神,这才惊异这女孩儿的天赋异禀,她连算盘都不要,就这么快速地一页页翻过去,居然就能瞧出问题来!

    “第二本,你少算了六百两。”谢陶放下账本,咬紧嘴唇,看着张逊的目光颇有些害怕,她向来不习惯跟人说话,而且还是这般心地歹毒的男人。

    整片长街鸦雀无声,连楼上的花容战都忘记喝酒,不可置信地盯着谢陶,讪讪道:“大人,这姑娘是个宝啊!有她在,花府里十位账房可以全都辞退了,能省许多碗米饭呢。”

    君天澜面无表(情qing),目光只落在沈妙言(身shen)上,她将谢陶推出去,让她在人前大放异彩,可钦原他,并不会因为这样的天赋异禀,就会喜欢上谢陶。

    (爱ai)(情qing),与天赋异禀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谢陶看到第六本时,张逊终于恼羞成怒,从腰间抽出一柄匕首,猛地扑向她。

    沈妙言惊呼“小心”,谢陶偏头看去,还未看清对方,(身shen)着碧海青天官袍的男人已经将她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匕首刀尖顺着顾钦原的脊背一路往下,划出长长的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皮开(肉rou)绽,鲜血染红了他的官袍,这场景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张逊还要发疯去捅顾钦原时,几名侍卫将他架起,匕首“当啷”一声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顾钦原本就(身shen)体虚弱,受了这一刀,整个人的力量都压在了谢陶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谢陶靠在桌案上,眼泪喷涌而出,将他抱住,不停地喊快请大夫。

    街心一片混乱,之前被派出去的侍卫骑着马回来,顾钦原抬手示意安静,那侍卫翻(身shen)下马,拱手道:“启禀大人,张员外的尸(身shen)已被挖出,仵作证明,乃是中毒才导致的暴毙!而据同庄子的人所言,张员外死前,曾接触过张逊。”

    张逊没料到这一茬,顿时吓得要死,不停喊着“不是我毒死他的”,可侍卫们并不听他多言,毫不犹豫就给他戴上镣铐。

    京兆尹骑着马出现在街道上,朝顾钦原拱了拱手,转向张逊,不(阴yin)不阳地开口道:“张公子,跟本官走一遭吧!”

    张逊、翠婶和张二狗都被带走,那母子俩连连对顾钦原与谢陶磕头谢恩。

    顾钦原快要支撑不住时,顾府的管家终于带着轿子赶了来,将他扶上软轿,一路往顾府而去。

    谢陶不管不顾地跟上,跟到大门口,却被小厮拦住,不许她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她只得坐在大门口的台阶上,哭得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沈妙言陪着她,心底却很有些震惊,顾钦原那样冷(情qing)冷面的人,居然会舍(身shen)去救阿陶。

    她相信,若被刺的人是她,顾钦原绝不会救。

    可见这男人心底,还是有阿陶几分地位的。

    有小厮从府里出来,谢陶连忙起(身shen)问道,“这位小哥,钦原哥哥他有没有醒过来?”

    小厮白了她一眼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又过了会儿,这小厮带着白清觉回来,白清觉对两人微微颔首,很快进了府。

    两人只得重又坐回到台阶上,从中午等到傍晚,眼见着暮色四合,(身shen)后的府门吱呀一声终于打开,两人连忙起(身shen)去看,管家正送白清觉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样了?”沈妙言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亲自为他煎了药,喝过之后就醒了。只是些皮外伤,不用担忧。”白清觉声音温厚。

    谢陶鼻子一酸,“钦原哥哥(身shen)体本来就不好,都怨我……”
小说推荐